2019年9月10日星期二

持有價值股越來越痛苦,散戶是時候向管理層提出 ”訴求”

前兩天Ch Liu兄給了我一個連結:
https://udn.com/news/story/6811/4017955
知名小說及同名電影「大賣空」的真實主角麥可‧貝瑞(Michael Burry)曾在2008年危機前,做空抵押貸款證券而名利雙收。現在,他看到了一個冷門機會,正從他所謂的被動投資「泡沫」裡浮現出來。
貝瑞接受彭博資訊書面採訪時表示:「透過指數股票型基金(ETF)與指數型基金這類被動式投資的泡沫,以及資產經理人湧向非常大規模企業進行投資,已使得全球較小規模的價值型證券淪為遺孤。」貝瑞的Scion資產管理公司管理約3.43億美元的資產。
許多市場觀察人士多年來,已對資金一窩蜂湧入被動式管理基金的現象表達擔憂,但迄今很少人直接稱被動式管理基金是個「泡沫」。6月公布的研究顯示,三家指數型基金管理公司合計管理超過1.8兆美元資產,未來數年可能控制標普500企業所有具投票權股份的三分之一。
投資人擔心,大量資金集中於被動型投資可能會放大股市賣壓,但ETF經理人指出,去年12月的大跌凸顯ETF能禁得起市場震盪。
隨著資金湧入ETF和其他傾向押注大企業的指數追蹤產品,貝瑞表示,在全世界各地、規模較小的價值型股票已被忽視。
在過去的三周中,貝瑞的Scion資產管理公司已揭露在美國與南韓的至少四家小型股企業的大量持股,並且對其中三家採取積極操作。
由於投資者不滿主動型基金高昂的管理費與令人失望的報酬率,主動基金管理公司近年來管理的資金大失血,這一趨勢更促使信評機構穆迪(Moody’s )預測,在2021年前,指數型基金規模將超越美國主動管理投資基金。這一轉變適逢價值型股票多年來表現不佳,小型股近期表現也不好。
貝瑞表示:「遍地都是機會,但很少有主動型經理人想要利用它 。」
儘管貝瑞最為人所知的操作手法是他的看空押注,但他表示他熱愛針對「被低估、且在被忽視的情況下,進行做多投資。 」貝瑞表示,他在某些情況下會轉向主動型投資操作,是因為「像我這樣追求小型價值股的主動型基金經理人」並不多,而且他還會協助企業提升對投資人的吸引力。
貝瑞本月請求影音遊戲廠商GameStop公司與男性服飾零售商Tailored Brands實施庫藏股。兩家公司股價28日分別上漲4.9%與7.6%。Scion資產管理公司近期還加碼南韓兩家小型公司Ezwelfare與貨運卡車、救護車製造商Autech的持股部位。
貝瑞說:「 南韓有很大的潛力 」,理由是南韓擁有技術實力,且教育水準高, 「然而 南韓股票總是很便宜,應該怪罪管理團隊,因為他們沒把股東當成老闆一樣來對待。 」
雖然包括避險基金艾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創始人辛格(Paul Singer)在內的活躍投資人近期力促南韓企業提高股東報酬,但韓股一直是全世界估值最受壓抑的市場之一。韓股基準的Kospi指數今年以來下跌約5%,而每股標普500指數同期間上漲16%。

筆者的意見:


越來越多人買指數基金,很多資金抽走被動或被逼買入指數成分股,於是有人就說這做成這些股票過高,而很多主動型價值基金被指數基金拿走生意,資金投放在價值股更小致股價更偏低,Michael Burry就是說這點;


至於大市是否出現泡沫可以這樣看,如果一半指數股高了兩成,其他價值股也低兩成,用指數看,大市好像過高,但整體並沒有,之前我提出要買和大市不關連股,例如KHC,YumC,也是因為如此。


香港和南韓更加慘,因為缺少像美國公司activist投資者,令這些區內的價值股的小股東,沒有派高息或被回購而受罰;

持有這些股很痛苦,因為在很長時間它們在大市上升時會不動或下跌。


希望Michael Burry的號召力能令更多小投資者向價值股的管理層提出善意。

如果你也是老散,不要小看自己的權益,大家可以看到最近香港群眾的力量如何有影響力。

兩個訴求,回購或高息, 不貪心,缺一”也”可

PS:筆者的KHC終於瞓醒,前幾天撈底後連升多天。

2019年9月4日星期三

近排做了明燈

筆者本年成績除了年頭因為川河大股東要約谷起去到 0.85至組合大幅度跑勝大市,之後就因為大股東增持令川河流通量低於25%要反手減持而逆轉,川河成交一向不大,減持做成股價非常大壓力,組合賬面值不斷下降。

本來農行轉中行的行動後,中行股價曾經一度高過農行4%,耐何自己沒有適時轉股,現在更打回原型。

種種情況令組合即使連同本年大賺的Yumc也不夠貼,跑輸大市,一度也為自己沒有在高位出貨,轉身太慢而非常惆悵。

檢討之後,發現轉身慢是結果而非原因,主因是近期送中事情嚴重影響個人的情緒和分析股票的積極性,準備不夠自然反應遲鈍。

主意已決馬上集中精神出發,每支股票都從頭思考一次,於是在高為44-45元放了大半Yumc,然後沽42.5的put。

數日前KHC換了CFO,人腳應該齊,本應是利好,但股價居然無反應,於是買上行動double注碼。

今天YUMC下跌4%,KHC卻上升2%,心馬上想
一來一回也不小,有冇咁邪,不過回頭想,其實自己做了幾個月明燈都已經好邪啦。

總之買股就是要精神啲,無論周遭發生什麼事 ,除了有關股票的,其他影響自己情緒的事情都要當它不存在,否則就自己攞嚟衰。

2019年8月27日星期二

入貨好機會

昨天股市大跌,筆者看到終於滿地機會,我在討論組出文為組員打氣,原因是

1.投資者是買股不買市,在安靜的市場,他時常會懷疑發現的所謂便宜股是否有自己看漏的內在問題才導致股價大跌,因為市場多數情況都是有效率,(即有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

2.在一齊陪跌的情況下,投資者尤其是散戶就不用再比拼和大行所獲的內部消息靈通的高低,而某個股下跌是因為市場不分青紅皂白的恐懼拋售,而非真有漏看到的隱患的可能性就很高,(即市場氣氛已經顧不得把嬰兒和水一起潑出了)

3.如果你反覆計算了某支股的估值真的非常低殘,尤其是幾年的業績也對版,就要相信自己並買進。

****因為whatsapp有人數上限,不能把所有班數同學加入,我已經在本班WhatsApp群組留下Telegram群組的邀請連結,以便所有同學加入謝謝。

2019年8月20日星期二

中國人的自豪,香港人的悲哀

以下是中國和香港的過去多年工資和物價指數的比較,



大陸的物價指數從1989年的接近130,下跌至現在的稍為高約100,但同期人民的平均工資,卻從人民幣千多元上升到八萬多元,百姓實質工資上升十倍十倍的,人民對國家的滿意度和個人家庭的幸福感大升,無論閣下抱著什麽政治意識形態,都會明白和不容否定這個令人驚喜的事實,國家對大陸百姓做了一個無與倫比,史無前例的好事。



香港又如何?

從上面的圖可以看到,香港平均過去十年的物價和名義工資上升雙約,實質工資並沒有增長,考慮1993年和2019年的大學生名義工資是$13158和$16890, 比對1993年和2019年的物價指數大約65和110,大學生的實質上工資和其它的基層工資不能維持,而是倒退,若閣下是那一部分獲得生活改善的中產,在一個沒有增大的池塘的零和遊戲中,除了因為閣下的確有付出努力那部分是應得外,其餘是建築在其它基層市民的痛苦身上。

國內同胞就像"被"持有十年猛升的茅台,並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相對今天香港年青人就像在150元時"被"持有匯控十二年,除了換股(移民)外,就只有等,痛苦地等。

希望國內同胞和領導人能易地而想想香港的情況,想像如果閣下持有的茅台股價和每月的工資,跌回十年前,並且未來20年也不回升,所吃的飯和住的地方越來越細,抱怨幾句還說要被送中,又會如何?

沒有無源無故的愛,也沒有無源無故的恨,有時間,市民不如留在家中打機,或和親朋飲杯茶食個包,誰會上街?



2019年8月15日星期四

百勝中國(YUMC)有業績簡評

百勝中國2019年第二季業績不錯,美元銷售增長3%或21.2億,若以人民幣本幣計算則上升10%,營運利潤上升6%或2.04億,人民幣本幣計算則上升14%,純利上升24%至美元1.78億或每股0.46,主要受投資美團的Mark to Market利潤引致,扣除這特別項目則上升14%或每股0.42,派息增加2成至每股0.12。

年中用了7千5百萬回購,平均回顧價是42.6。

店舖淨收增加178間或2%至8751間,KFC總數為6179間,PizzaHut則是2252間,會員數目KFC有1.85億,上升37%,PizzaHut有6千萬,上升33.3%。

本年純利率上升了0.37%至10.59%,這微小變化提升了營運利潤6%,高於銷售增長的3%,其實銷售和銷售成本上升相約, 利潤率增加主要是因為本季度的關店數目費用大減所引致,而其它的本屬固定的行政費用上升幅度反而高於銷售速度,即銷售增長引致的operating leverage 效應仍然有待努力加油。

投資者最要關心的非經常性支出或收入調整後核心純利本季是0.47,本年是1.08 ,攤薄後為0.46和1.05,和調整前差不多,而半年報告純利4.14億差,自由現金流則是4.45 億。

考慮到自由現金流較報告盈利高, 膚淺地用半年利潤開雙推算全年每股盈利是2.1,應該算有譜,以現價41.82計數PE是19.9倍,同時也低於管理層回購價。

2019年8月9日星期五

KHC業績簡評

卡夫食品公司(KHC)在今天公布半年結業績,第二季銷售下跌5.5%,除去外匯的影響為下跌2.8%, 連同第一季兩季則下跌共4.2%, 除外匯影響則下跌0.3%,即第二季下跌擴大,尤其是美國本土。

第一季有6.2億的商譽減值,上年同期沒有,第二季有4.7億的無形資產耗損,上年同期只有1億,總計這些非現金支出,兩季比較上年同期多支出9.84億,另外兩季度的其它收入為5.13億,較上年1.1億多約4億元。

連同毛利率第一季由35.9%下跌至29.3%, 第二季則由35%下跌至32 .5%,毛利第一季減少了 2.53 億,第二季則減少了2.65億,兩季共減小了5.18億,營業利潤第一季減小6.5億,第二季減少5.1億,兩季度減小共11.6億。

在利息支出大至保平下,兩季的稅前利潤由23.34億下跌至11.72億,而稅後每股盈利由1.44下跌至0.7。

公司大增無形資產耗損和商譽資產減值,反映以現在的銷售和利潤獲得的未來現金流折現法,支持不到原來計算的無形資產價值,而減值金額的多小,理論是依據按公司所定下各個需要減值的食品品牌未來5年計劃的執行,如果執行不到,未來需要更多減值,如果好於計劃,則會有可能帳面資產增值出現,因此這部分影響,只是計算的估值而非真正現金的支出。

所以投資者應該以它調整了所有非經常性支出的核心利潤,同是要考慮管理層的執行能力作為評估這支股票的可能內在價值。

以下是KHC,在調整了非經常性支出,包括重組費用,無形資產減值,和變賣生意的利潤後的每股第一季和第二季利潤,分別是0.66和0.78,兩季共1.44,上年同期分別是0.9,0.99和1.89,這顯示第二季的EPS有止跌情況出現,而第二季派息為每股0.4,簡單按比率推算全年EPS為2.88,派息為1.6,以現價26.67計算,PE為9.26倍,Yield為6%,不過若銷售仍然下跌,則這條線並不容易守。

早一排股神接受CNBC訪問談及KHC是否因為消費者對牌子食品的習慣改變,他說其實消費者改變不多,最主要是第三牌子Kirland(Costco)的出現,改變了卡夫和零售商的之間力量的對等能力,損害了它們的毛利率。

這方面的對策錯失,可能是因為上任的CEO是以控制成本見稱,而非拿手建立行銷品牌和銷售渠道的攻堅,董事局要在3G有份投資的啤酒品牌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BUD) 找來Patricio替代Ceo也會是這原因之一。

通常新人上馬前, 撥備支出都會大幅度提升,並有意做低盈利,為其未來只要核心盈利不升或小小提升,帳面盈利也能產生增長,例如渣打銀行新CEO上場就大幅度撥備,這點在分析股票時候一定要注意。

新CEO在1/7正式上任,因為食品公司和ROTE(有形股本回報率)高的公司,一般的PE都會很高,KHC因合拼後未能馬上調整策略,股價過去兩年已經下跌了70%,筆者決定再次買進,下注新CEO的能力,只要未來銷售不跌,股價應該也會有些反彈,如果能夠回復舊日一點,收獲應該不錯的。

2019年8月6日星期二

香港經濟靠的是人

出自論語:
厩焚,子退朝,曰 :「傷人乎 」,不問馬。
意思是馬房被火燒毀,孔子上班來知道這事就問:"有沒有人受傷啊?",然後不問馬兒的狀況。
經過了兩個多月的警察和市民的暴力衝突,昨天林鄭第一句是說香港經濟如何如何受影響,並沒有一句慰問此間受傷的百姓,甚至自己的警察。
香港的經濟靠的是人,林鄭問的是馬(工作)而不問人。
而做了多年的勞工處長,深明僱主和打工仔處境的現任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卻對做成百姓的不便致歉。


2019年7月24日星期三

AH股差距再現

以下是6支主要内銀於23/7的AH股價和差價(按人民幣兌換港幣1.135算)
                     
                             民幣           港幣               價差
中國銀行            3.69              3.26               28.5%
建設銀行            7.29              6.18               33.9%
工商銀行            5.66              5.53               16.2%
農業銀行            3.59              3.23               26.1%
交通銀行            5.77              5.87               11.6%
招商銀行          36.21            39.30                 4.5%

散戶若買内銀收股息,經國内證券行而非香港滬港通直接買A股,是不需要交10%股息稅(機構投資者例外),所以按投資現金流入折現計算合理值,散戶長綫收股息投資者應該給于A股對H股的内在價值有10%的溢價,因此6支内銀H股中,只有4.5%折讓的招商銀行H股明顯是炒過籠,而有33.9%折讓的建行H股則明顯做得太低。


筆者用自己編制的内在價值計算機,一為以未來現金流折現的Molodovsky,一為以盈利計算的Ben Graham,合理價值分別是人民幣8.56和15.255,用較保守的現金流折現計算,建設銀行A股的合理人民幣内在價值是8.56,有扣10%股息稅則是7.70,折換成港幣則是8.74,和H股現價6.18有30%折讓,也很不錯。(下面現價5.43是H股港幣6.18兌換人民幣價,37%是未扣股息稅的折讓)



2019年6月23日星期日

幾萬港人回流加拿大?

最近在YouTube上發現了兩個移民去溫哥華的香港人頻道,發現點擊率也很多,可能是近期香港政治氣候,再次傷透港人的心,並想離開這個他們一直生活的地方。




在5月26日,,中国香港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告诉媒体,3万加籍港人正在或即将再回流加拿大,而筆者討論組內有學員更說,會在兩三個月內來加安排一下。
其實筆者自己就是其中一份子: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7/03/30-6.html?m=0
這些數字只是已經擁有加拿大國籍或是永久居民的人數,如果連同已經行動申請移民加國者,總數可能是97後最多的一次。
別去困難,留在更難,或許就是香港人現在內心的感受。

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

送中條例和送美條例的分別(政治題目慎入)

今天談談最近香港朋友關注的"遣犯罪犯"這題目。

筆者在溫哥華生活多年,很記得當年中國要求加拿大政府引導賴昌星回中國一案。

賴昌星廈門遠華走私案,暴露了國家政府官員的貪腐,案件在當年相信無香港人不知道, 其時也無人會覺得賴昌星是無辜,中國的引渡要求在當時是很合理。

雖然中國和加拿大簽了有關引渡逃犯的協議,
當時還是總理的朱鎔基也要多番懇求加拿大政府引導賴,但最後還是要經過加拿大審理12年,甚至已是在朱總下台後,才被遣返回中國。

其中賴的律師就多次以賴昌星回國會受酷刑對待有違人權,去反對引渡。

這情況一如加拿大逮捕華為孟晚舟後,加國不會隨便就押介她去美國,法官仍要考慮,美國政府的動機,孟在美會否受非政治的公平對待,才會引渡孟,而孟的律師其中一個抗辯理由就是加國沒有制裁伊朗,這些引渡的所謂罪在加國不是罪行。

加拿大的獨立法治流程,不是中加兩國或美加兩國有引渡協議就不需要走的,也不是由加國總理一個人把關。

而現在香港法律界朋友,也是希望條例中加入類似的修訂,讓法治保持獨立,而並非為罪犯提供保護罩,即使用最平常心,任何標準,這要求也是合情合理。

其實一旦被引渡,就算有這條法庭要考慮的條款,即使如此多錢聘請資深律師,孟還是被軟禁和沒有自由,無辜的她仍是要承受很大壓力,前途也難料,若連這點起碼引導考慮要求也沒有,孟就再沒有任何希望,而普通百姓就更加不堪了。

最後是賴昌星回國後被判無期徒刑,奉公守法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遵守的,當天我對那個下下以人權和酷刑和中國有死罪,替賴"狡辯"的律師並沒有好感。

後來知道他在賴入獄後到中國探訪賴,並以賴滿身病痛向中國政府以人道理由申請保外就醫被拒絕。

賴在中國犯的是死罪,中國對加國說不判死的承諾的確是"遵守 ",沒有給賴引刀一快,而是折磨多年。

最後聽到賴死於獄中時,我無言。

有一位朋友曾經告訴筆者,"政治"去到最後就是誰決定殺一個人是合法,誰有權擁有殺人武器,誰有權去折磨別人。

他說政治是一個令人失望, 遺憾,不快的題目。

筆者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何得何能,可以避免的,也不想談,甚至不想去理會政治。

把時間花在投資好股和為家人賺錢,一定會更加開心。

祝各位朋友賺多些錢,和家人有個安心的地方。

2019年6月6日星期四

有關川河的最新評估

大股東在5月24日出了一份通告說配售了1億2千6百萬股,還有0.9085%的股份需要脫手才達公眾持股的要求。

本來最好的做法是湯臣把持有的9.8%川河,當實物派發,那就對大小股東皆大歡喜,但世事那有這樣理想,雖然那0.9085%只是2千3百7十萬股的貨或1千1百萬元,但對一向成交小的川河的市場沽售壓力卻非常大。

如果投資者以股價論成敗,那持有川河就已經失敗,但本篇是嘗試以理性分析股價有沒有被低估。

大股東上年底拋出用0.55的當時市場價要約,當時很多朋友覺得大股東不公道,其時各方包括筆者的看法說也沒用,比較客觀的是以現在馬後砲判斷。

首先是當時在要約消息後,市價已經彈升超過0.55,但仍能獲這麼多股接受,很明顯不是散戶給大股東的,筆者認為是有一位大股東的友好股東朋友私人原因要退出,大股東去接貨,之後又接多了出要被迫賣出部分,就再找另一些朋友接一億2千6百萬萬股,無論是要約或配售都是相同的0.55,配售價甚至還有0.04的股息收,即大股東這一億多股是蝕了半年的利息,公平與否由Blog友判斷。

配售後其還有要再沽2千萬股才達要求,從 23/5起至昨天8天的總成交股數大概是1千7百萬股,減除平常街外成交每天只是50萬股,筆者估計大股東還要沽9百萬股貨,以除淨後市價0.5元計算大概是港幣4百萬貨,說多不多,但對這股仔還是有壓力。

現在談價值,就算我信任大股東, 有管治平衡些還是需要的。由於川河的國內的第二大股東張江股份還在和沒有變動,對公司管治和平衡權力有一定幫助作用。

現價0.51計算市值是13.3億。
筆者給些簡單的數字朋友參考。

1)持有37%的微電子港
收租金是2.37億,川河獲分是8.77千萬,若用6%cap rate倒推,屬於川河的物業價值就是14.6億。
微電子港持有淨現金7.8億,屬於川河是2.89億。
總計是17.5億
(請注意,聯營公司並沒有任何債務,有一些企業持有聯營公司的資產淨值可能是20億,但聯營公司的債務卻是100億,物業資產是120億,租金只是物業的2%,並不斷以重估物業利潤灌水資產,但一旦利息上升,物業估值下跌,就很容易只余下零頭,非常不安全,而微電子港的收租物業則帳面只記錄3.7億, 並是淨現金和沒有債項,且物業以發展成本入帳和嚴重低估,非常安全)

2.川河直接持有的扣除負流動債淨現金是13.2億

3.持有12%湯臣的市場價值是5.38億

4.持有一副澳門氹仔地皮60%。
按前市場投地成交的每呎5千元呎,川河的利益價值是6.9億。

5.川河發行股數是26億8百5十萬,本年派1.04億是每股4仙,現價計算是8%,若未來派息能增加至1.2億元,每股是4.6 仙,現價計算就有9.2%。

6.川河不是炒股,大股東一直的行為行為也不是那類鼓勵炒賣或舞高弄低,若一心希望收息,現價是非常合理。

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

債券的價值投資(四):終極篇

Ben Graham的價值投資並不是為股票而寫,而是所有"證券"。

沒有前面的債券理論,只看股票篇,會因為漏了最精彩的一段而認為價投有很多漏洞。

老祖宗說,債券的安全不是因為"有資產抵押"或"排前排後的次序",而是有足夠的入息。

***企業的價值是由它的收入多少而來的***
(所以以後也不要屈價投就是買資產折讓股😅)

在考慮企業收入時要考慮下面的幾个重要項:

1. 利息倍比
企業遇到經濟走低或劇烈競爭引致利潤減少,會增加不足夠償付利息的機會,比如盈利和利息比例100:75的只是1.25倍,當企業利息從3厘的上升只需1厘,企業利潤就會下跌25%,不足以支付利息或剩餘盈利儲備償還本金,所以利息倍數之間要有足夠寛度,例如是100:5的20倍的利息倍數,利潤要下跌95%才出事;

2.業務性質
單看利息比並不足夠,一間南征北討的地產發展企業,和另一間賣民生的雜貨店或速食店的盈利在經濟週期的變化會有不同的意義,好景時後者增長或不及前者,但遇經濟低潮的周期盈利跌幅度就會較前者小得多,債券因此會更安全;

3. 歷史為鑑
不是每一相同工業公司是一樣,創頭公司和另一間老字號公司解決困難能力和顧客對它的信任就不一樣,又若已經能提供了多年經濟循環也能受過考驗的報告,多小能反映和啟示管理層面對未來幻變的能力,這是有根據和純推測的分別;

4. 選債的底線,風險和回報比例不一
風險和回報並非正比,這是筆者最欽佩Ben Graham的發現,例如若李嘉誠的全球多元化公司的每年經常收入是100億,它每年債的利息只有2億,利息倍是50倍,是底線以上非常安全的公司,你不應因為5%的高級債有抵押,而不投資他的低級9%優先股。

**底線以上的公司,選擇它最高回報的債券**

股神謹記了老祖宗教導,只投資好公司的最低級的優先股(同一企業的優先股的股息必定高於高級債的債息)。

投資者不應買底線以下公司的高級債,以為有抵押就安全,因為買債的主要原因是不想麻煩,而非在麻煩中找保障,因為一旦出事,a)企業的資產就會跳樓大平賣而縮水,b)清盤或重組是非常花時間成本和費用的,所以一出事就會損失,而底線以上公司就不會出事,投資決定很明顯;

5.買債要留意它的股票,買股票要留意它的債
企業派過多的利息,它的利息倍比會很低(因為借貸過度),一旦市場利率上升,用於派發股息的盈利就會大減,反之企業大派股息,把應該預流資本支出的錢也花去,生財的資產便會因為沒有補充而老化,削弱未來盈利能力,引致來年派不出利息的機會,投資人沒有道理不留意和你爭奪同一公司盈利的另一證券類別是否更花算和回報更優勝,例如買入一間底線以下又大派普通股息公司的優先股是非常不化算。

6.股票是會升息的債券
股票的優勢於是就很明顯,但這要有前提,若果像幾年前的亨氏茄汁的盈利只剛夠支付優先股股息,就沒有保留盈利投資,普通股的回報未來增長空間就會小,升息的幅度也會小,另外賣民生的產品因為比較容易跟著隨通漲提價,相對又較有增長空間, 麥當勞和家鄉雞的股票正是會升息債券的典範。

7.安全邊際
利息是證券價格的地心吸力,因為任何證券的內在價值都是它的未來現金流折現值,利息的高低直接改變了折現率,用越高的折現率折現未來現金流,內在價值會越低,債券的價格並非不會跌,下跌較小的原因只是因為到期日短而不明顯,一支30年的債券在利息走高時的下跌就非同小可。

若用平價買入麥當勞15年票面4%債, 還不如買入它PE25倍的普通股(回報也是4%),因為持有15年後每股的利潤一定不止今天的數字,但若能在例如PE在10倍時(回報是10%),投資股票優勢馬上放大,這是因為股票的安全邊際很大。

大幅度的安全邊際出現多是因為有大量賣家求售,17年家鄉雞分拆中國業務時的PE就非常便宜,私人企業的賣家都是挑通眼眉,不會平賣公司,而股票市場則並非如此,單單margin call就可以讓賣家賤價求售,或壞消息時市場就會不分青紅皂白爭相走避。

這4篇都是筆者學習價值投資多年來的精華筆記,多年來筆者出文說某些交易時,不能每篇都水蛇春道出選那支股的背後原理是什麼,導致的誤會,筆者為此致歉。
...................
交易方面,因為早排買入KHC,這部分資金幸運地避開了大跌市而還有微利,而筆者的百勝中國,卻僅因為掛了個美國KFC被認為在國內生意會受打擊,在創新高後的一個星期大跌18%,筆者於是換了部分KHC資金在25倍PE時加倉YUMC。(現在Blog友應會更明白我選KHC或YUMC的原因,都是因為能民生產品售價能跟通漲掛鉤)

轉眼又到派息期,原本資本年初增值還算不錯,但近期的大跌把部分利潤抹去,還好有股息這個實在的安慰獎。

2019年5月12日星期日

債券的價值投資法(三)

中美正式進入全面競爭期,股市大副波動,令投資者想起債券投資相對平穩的價格優點。

但債券價格平穩並不是必然。

股神說讀懂Intelligent Investor一書第8章就可以,但筆者認為,股神是預了你早已經非常讀懂"Security Analysis"一書的債券篇。

看完債券篇,留意一下過去股神的操作,你會處處看到債券篇內的影子,例如股神從不投資"Convertible Bonds"。

你或會嘲笑筆者的孤陋寡聞,因為過去股神不就是投資了美國銀行的優先股並獲送大筆Warrants,甚至近年也有投資亨氏茄汁的優先股都獲Warrants。

是的,你說的沒有錯,但要留意股神買的是有"認股證"(Warrants)的bonds,而非可以"轉股"的Convertible bonds,它們雖然看似是差不多,但實際風險是非常不一樣。

以前華爾街有一句話是"不要convert你的Convertible"。

想象一下你5年前用300萬買了面值100元10%的騰訊可轉換債(當然沒有這樣好的債券,只是假設),說可以以300元轉換普通股,你原本只是一個怕死的典型債券投資者,只要每年有利息收入已經滿足,但在上年頭騰訊飛上420,你馬上轉為持有1萬股普通股,賺了一百二十萬帳面盈利。

但在轉換後的年末,股價大跌至260元,你無端反輸了40萬。

事實統計數字說很多類似故事,因為多數人convert時都是在高位,後來雖然再回升至今天的382元,但他們都止損了, 所以才有上面流行的說話。

Ben Graham 說若持有的是convertible bonds,應該直接在市場沽出整支bonds,而不是先轉換。

但無論是轉換了普通股或賣出,都代表放棄了一支有10%利息和信譽良好的好債。

所以股神才一直只要有贈送認股權證的優先股,例如亨氏茄汁,才不會出現在和卡夫合拼時高位轉換普通股的多數人摸頂的情況,同時他也無需要放棄亨氏茄汁的高等級債。

市場上很多不同"權"名堂的債,老祖宗說,不要給"債"這名稱"誤導,有很多債其實根本不是債,而是普通股,而且還是不好的普通股。

幾年前就有金融機構發行一些名稱聽起來很cool的債,有一種是當那機構的資本債券比例下跌到某一數字時,就會自動轉成普通股。

這些把Convertible的權留給不是投資者而是公司去決定的"債",在公司好景盈利大增長推動資本和股價上升時,投資人convert不到普通股去享受更高回報,只能獲固定的收益,而在企業不好景股東資本隨盈利大跌最艱難時,又被自動轉換,增加風險。

世事興衰本為平常,"人生幾許失意",但如果像上面說的不留意,買了這些債,每次都會自動食正最差的時機,必定會慨嘆"何必偏偏選中我"。

2019年5月10日星期五

債券的價值投資法(二)

其實很多朋友買債券經驗多過我不知多小倍,我肯定不是專業,雖然如此,我在投資股票時一直都包括投資債券的原則,例如上一篇談到債券爆煲時排隊的問題,如果不一起比較股票和債券的著數誰更化算,很難做到投資利益最大化,還有一些寶貴的原則,相信也值得喜愛投資債券的朋友參考。

如果你看過上一篇文章:
並以為筆者是說買債券最好不要買龍尾的低級債,你可能會錯了筆者意思,我只是說如果企業一旦破產,排在龍尾的低級債好不了只排在半級後面的普通股多少。

但若兩者排隊中間夾有一大舊現金,情況就不再相同,多年前筆者買的AIG最低級的debentures AVF,這筆債由25元跌到只有破產才會出現的2元多,我在它反彈上13元時買它是因為它和普通股中間多了一筆新加的巨大優先股資金,而這筆優先股的持有人是聯邦政府。

從次序上來說,AIG每年必需要老實地先付AVF的債息後才能派優先股息,又聯邦政府持有的優先股不可能收不到股息,所以達7.7%票面利息的AVF理論就不可能default,雖然那時AIG公布的歷史虧損記錄100B很震撼,我仍然買入它。坦白說,如果沒有看過Ben Graham的證券分析一書債券操作部分,我是不可能有這些知識和勇氣,並在別人恐懼時貪婪賺到這些錢,所以對老祖宗我是常懷感恩之情。

另外,我是沽出AIG普通股轉AVF,因為普通股未來盈利預測是大概是15%,而AVF的Yield也有15%, 兼且還是大幅度折讓。


在別人恐懼時能貪婪不是無緣無故出現,而是透過明白事情,筆者今天說穿了謎底,Blog友是否覺得任何人也能做到?

很可惜是這筆債最後以票面25元被續回,我只能賺到一倍多,被續回時非常無奈,這支debenture還有50年才到期,票面息高達7.7%,若果按今天只有3.5%市場利息計算,它的公平價應該是值49.7元。

企業續回這種輸打贏要的做法,證券分析一書也有說過,老祖宗就常說不要買溢價的債,原因是債價高於票面價就反映市場接受企業可以用比較票面更低的成本融資,企業自然有很大誘因以原價續回,後再用低融資成本發另一筆新債補充,於是不明白者投資高水債券就非常容易因為被續回而輸錢。

另外,老祖宗出書時的年代沒有期權,如果用今天的解釋,當時的筆者並非只買了一支debenture AVF,而AVF的續回權就是說投資者不知不覺中沽了給它。

即我沽了一個利息看跌和AIG的信用看升的期權,當AIG的信用上升或大圍利息下跌,雖然持有的債券大賺,沽出的@25行使價的利息期權限制了AVF的盈利不能高於25元。

是的,市場上大部分的債都有這個@平價行使價的期權,而平價以上的債的權金最不利投資者。

2019年5月1日星期三

股票投資創傷後遺症/Yumc業績發佈後從新檢視個人策略

如何說在投資超大現代的大幅度虧損對筆者的影響是什麼的話,我會說在好的一方面,個人對公司更多的生意其它的元素考慮。

超大事件帶給我不好的另一面是"創傷後遺症", 一朝被蛇咬,令我不再相信任何公司,組合最重倉的仍是不可能輸的4大內銀,對比更好回報但資金較少的投資不對稱的比例,限制了我幾年來的回報不能爆漲(當然也不會出意外的下跌)。

過早把Qualcomm沽貨,把Walmart 和Target沽走在回落後沒有補回,又在極度低位一股也沒有買進平治或吉利, 就算已經達組合15%和本年大升4成多的Yumc,也只佔全組合最低的位置,種種事情發生都令我思考自己必需要改變和向前踏步。

這並非忘記教訓,事實上現在個人在分析時,加入從生意角度思考財務數位的合理性,股東和管理層的組成等等習慣,要360度明白投資標,就是一種對過去犯錯的補救,只是如果不克服過去"創傷"帶來的陰影,就會限制個人投資決策時的彈性,成績無法更進一步。

投資學問真的不簡單。

而多年來的經驗累積,令我深深領會,好的投資和時間機會,並不會常出現,出現時候就要集中重擊而非分散。

Yumc 是個人近年非常滿意的投資,買這股時我比較了不下5支類似的股票,管理層和股東的底蘊,中國和美國的餐食市場規模才買進,並且在3年來不斷加倉,事實上以美國的人均和實際Yum數量比例,中國市場是可以容下8萬間的Yumc,是現在數量的十倍,所以管理層定的由年前的7千多間慢慢增至目標3萬間,市場是完全可行的,而2017年至19年增加了1千多間已經令盈利大翻,這支目前已經是中國的餐飲業一哥龍頭,和億多個會員的Yumc,未來生意必定蒸蒸日上。

另外,筆者最近也看中另一支英雄落難股,個人會找機會增加注碼。

2019年4月23日星期二

價值投資也能用於債券投資

有網友問了我一個問題。
債券定義是否只包括高評級債券(例如AAA)。如果一些屬投資評級中最低級別(例如BBB-的美國企業債),而以現價計有供6-7%債息。這類債券可能隨時成為墮落天使,由投資級別降至非投資級別;以風險角度來看,是否應視作股票?
Ivan
謝謝!
我的回答是:
評級機構只會對發債機構評級,而不是對某支債券評級,因此不懂的人會從A級公司買到B級債,懂的人則能從B級公司買到A級債。
所以你的問題去到尾還是要看買的人的技術。
筆者今天再補充:
一般的答案,就算是筆者之前讀的金融課程,都會教風險和回報成正比, 因為這是"行"的答案,但如果揸這個答案去投資,回報也會同樣的"行"。
像筆者以下的回答補充,可能比較小。
是這樣的,假設有兩家戲院, 一間A有500個座位,另一間B有200個座位, 買不到門票等同Default。

很明顯Default就會和坐位數量和電影的受歡迎評成正比,這和債券的default原因是由企業級數和經濟週期的道理差不多。

事實上我們的評級機構,無論它們用什麼獨門評級方法,也離不開利息與盈利比和借錢與資本比例,企業的現金和現金流入,經濟周期等等。

這種評級方法本來是沒有錯,但若投資人以公司評級就決定買賣,對回報提升並沒有幫助,因為它太直觀,令投資者懶惰,不動腦筋。

若換了是買門票,人們反而會問如果B戲院的門票便宜,應該早一點去排隊,只要確保排隊是在200個之最前的,而不應該闊佬懶理,等到黃朝百晏,才斯斯然去A戲院買門票,若電影受歡迎,你必定排在龍尾買不到門票,就算買到的,也會最差的位置。

是的,公司債的道理也是差不多,同一間公司,它的債券也是可以有很多不同優先級別,這些級別就是在公司一旦出現問題,公司清盤時你取回自己的本金的那條排隊的次序,很明顯如果你排的是A公司第499位,買的是優先股/最低價債券,你投資的風險實際上是和同一公司的普通股股東並沒有什麼分別,如果優先股的股息是4%,普通股的股息是5%,還有3%保留盈利,那不選擇普通股而投資它的優先股就不合道理。


另一方面,如果轉持有B公司的最高級別債券,並排在第1,2位前面,有7%的債息,則是非常英明, 外人不明白以為你持有B級債券而不是A級債券, 風險會增加,但實際你取回本金的風險卻更低。

只要多留意這些條款,財務報表和備註,就會肯定到你排隊的次序和企業的容量和破產的機會,但多數人不會閱讀債券發行時的條款,事實在過去6,7年的經濟良好情況,可能也用不著看這些文件,不過投資是要預計一旦經濟大浪出現後潮退, 自己的游泳褲會不會被沖走脫掉。

多年前恆大地產普通股價格是3元多,出現股息達15%時,債券利息也達12%,很多人選擇投資它的債券,但實際上若比較風險和回報,就不如其普通股, 投資者若擔心償付能力問題就恆大什麼證券也不要買,而一旦投資就要買它的普通股,邏輯道理就是這原因。

2019年4月15日星期一

谈谈组合资金和配置

记得老祖宗Ben Graham曾经教過75/25股票和债券资金配置的方法,大意是若股票和债券的资金起初点是占组合的50/50,当股票上升至一个程度超過75%,例如股票已经占85%,投资者应该沽出一部分的股票,并买入债券,又或当股票下跌至价值只占组合的30%,投资者应该把债券资金的一部分從新入市买股票,于是股票和债券两者其一,便长期保持不会超過75%。

这机制的目的是永远保持牛熊市平行,理论上是有它背後的道理:
笔者2014年曾经出文,用了多个升升跌跌的场景解释,在众多场景中,對投资人最有利的情况是股票价格下跌时,唯有这时投资人的再投资资金才能买到最多的股数,然後收到最多的股息,又只有在高位出货能,才有最多的再投资资金。

当理解了这个75/25资金分配背后的精神,是不断增加每年组合带給最多的现金流入,我们就能自主自己调配资金,而非硬性地一成不變。

例如旧文的场景假设是企业盈利和股息没有增长,但如果股票的股息和盈利都大升,公司盈利结构出现根本性的劇烈增长,就算股票占比已经上升至80%,但因为每年能提供給投资人的现金流大大提升,投资人也不应轻易沽出股票。

情况就如一个物业价格大升50%,但它的租金因为地跌跌路開通大升8成,投资人是没有道理沽出它。
同样道理,我们也可以不必等待股票的占比上升超過75%才沽股票,只要有另一支股票能提供更多的企业盈利和股息,就可以沽出原来的转到这一支股票身上。

就是說,你的组合实际是365天任何一天都可以再平衡,而Ben Graham 的75/25只是一个高卖低买精神的原则。

还有一点要留意是,我们身处的年代和Ben Graham的非常不同,比如经济非常良好(不要看什么统计数据,用自己身体的感觉吧),但利息又长期的低,古典经济学理论是找不到这情况的,如果硬性把25%-50%的资金投资只有1-2厘息的债券,则回报必定长期落後大市,就以本年为例,年初至今已经大市上升15%,若只能把资金全部投资75%股票,各股票必须要上升20%才能追貼大市。

若投资欧洲股,持有的更是负利息的欧债, 墨守成規不变通只会倒自己米。

而笔者个人则根据目前的市场资金情况,配合Ben Graham的高卖低买精神,在12月底大市仍在低位时全力增持至120%股票,于是就算组合中的内银升幅不大,但整个组合的升幅仍能够貼近大市,本年的股息收入也能够创历史新高,同时内银的升幅,也没有跑多過它的盈利和股息的升幅太多,就更没有减持的理由。

2019年4月9日星期二

狂风亂吹

来多倫多居住前,常常聽到多倫多大风, 一直以为找地方居住是要找對方向就可以避開食正大风位。

但來到這城市亲身领会後, 卻發現這裡的大風是東南西北方向都亂吹的, 早幾天看cbc新聞才知道原來這是通道效應, 效應的出現是因為市中心太多整齊排列高樓大廈, 風吹到城市內不能分散出去, 而是順著一座座的大廈一直往前, 碰到另一個巷口就會轉彎, 若在集散地碰另一朝來的风更會加强速度转向前行。所以就算只是由同一个方向的风吹进入市中心,也可以改變成很多不同的方向在市内狂奔。

这情况在早20年更厲害, 市民在市中心有時甚至被吹倒, 而近年市中心已經在行人通道上加上很多樹木,又在不小大廈加了一些蛋糕形的基座, 讓風吹進入來可以被有效分散減速或反射到天空而不是地面。

其实股市也是差不多,比如17年恆生指數大升30%+,当时增长股升得最勁,但是18年一开始,17年升得慢的股却一马当升, 臨到尾大市虽然又下跌不小,但跌的都是17年升得多的那些股,其它的反而没有怎跌,种之把不同股票种类两年平均加起来,彼此回报最终都是差不多 ,但你就永远难以预测下一刻会吹什么风向。

這本是一個人人都能见到的普通現象,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发现,但對投资者的意义仍是非常重要。

第一点,不要否定个人不熟悉的股票,要常抱開方的想法,否则便可能错失一些食正风位的股票;

第二点是,只要你手上仍持有股票,無論後來发现实际并不太好,但总有一天风会吹你那面而股价上升,有时可能只因一個憧憬而升幅甚至好過其它盈利更好的股票,所以持有和不卖得過早很重要。

这讲起来会比较做容易,尤其是市场真真假假的消息隨處飛, 如果你持有的股票出现壞消息, 会非常影響你继续持有的信心。

所以最后还是要靠你的买入价很低才能帮到手,因为就算股价再大跌仍然有赚的水位,除了要买得低外,也要靠不断能收到不错股息去拉低成本,增加你持货能力的籌碼。

谈股市风向并不是鼓励投机,而是想說出在股票市场的"理性",只能在决定买入或持有时才用得着,它有助我们支撑到不输钱,至于之後的升幅或跌幅和是否能获超额利润,"理性"并没有有特别优胜之处,因为这都要靠我们說的市场先生的情绪去随意决定风向。

交易方面:

上星期沽出的农行全部换了股息更高的中国银行;

收到已经到期的Macy到期权金後,再沽Macy 5月中到期的23元认沽期权拉低成本。

2019年4月2日星期二

季結與近期的交易

第一季度回報為15%,稍微領先大市,最主要是重倉15%的YUMC本年上升41%,其它的更重倉的内銀,和川河系的表現仍算OK。

最令筆者安慰是組合的波動非常小,基本上是一條向上慢慢升的綫。

交易方面:

1.上星期沽出的Macy 23.5的put還有幾天就到期,今天24.2,應該可以賺定了;

2.沽了47.5的YUMC call,鉄定若再升到歷史新高就清貨;

3. 沽清農行,理由很簡單,因爲它在盈利增加下減股息,欺人太甚;

4. 買入卡夫亨氏,買入的原因是,便宜,跌無可跌。

a 在反還非現金非經常性的減值支出後本年的盈利是59億,現市值是390億,但不知道卡夫合拼的無形資產減值能否抵扣未來稅項,如果能的話,考慮卡夫不需要動用working capital或資本投入,FCF應該只有多不会小于57億,而市值對FCF有6.8倍,真的非常殘(之前曾經以10倍買IBM已經非常殘)。

b 筆者不是說過商店大欺負供應商嗎?
的確是,但不是因爲Walmart或Amazon大就去亂欺負卡夫等大食品供應商,而是過去的零售業互片大戰下大商店被逼所做的決定,近期Amazon已經不斗便宜,事實那些以本伤人這種模式是不可以永續和無法賺到錢的,而搞死上游供應商,損人不利己,早晚供應商會跟你攬住死,筆者不相信這是長遠之道;

c 筆者認爲股神和3G之前炒了卡夫的管理層是做成銷售受挫的令一個主要原因,這次股價大跌,也許足夠管理層檢討和改變。

d 股息現有4.9%,以57億的年FCF,非常大機會加股息。




昨天收到讀者信息,說看我的書獲益良多,其中談到這篇寫于14年7月18日的文章:
下年就可以退休,只要你想的話

當天的目標是無本創一千萬,如果按這4年半的走勢,最有可能達到目標應該是在2018年的年頭,因爲散戶在内地開戶口買A股的股息並不需要交稅,把股息再投又能在18年頭出貨,囘報應該有7-8百萬。

Blog友可以看到文章内的部分假設,例如最重要的股息不斷增長並不出現,但是因爲1.價殘;2.連年提供穩定股息現金流,5支内銀最新股價平均賺65%,5年按買入價7%的股息回報,縂囘報仍能賺到500萬以上,所以仍能算是一個好的策略,也是筆者常常說的銅幣的一面大賺,另一面小賺。

現在距離19年7月還有3個月,誰也不知將會發生什麽事情



2019年3月28日星期四

业绩简评 0258汤臣/企业管治

汤臣0258公布全年业绩, 除稅前純利由24億下跌至七億, 稅後盈利從13.4億下跌至三億八千萬。

258的资产净值132亿,包括现金62亿,上年是46亿,债则從上年3.4亿上升至9.4亿,即是现金有6亿是借來的,扣除後本年现金净增加10亿。

上年派了8亿多股息仍有这么多现金,是因为大股东和川河共占接近7成持股是以股代息增加持股,所以0258实际付现金不多。

川河0281不收8千多万的股息选择提升占比,但账面资产卻因為湯臣的股價下跌而下跌,这就是GAAP的限制,笔者不会理会,会按0258的资产净值132亿的12%计算,即川河持有0258是值16亿,而非GAAP要列市场价的區區5亿。

多年前的会计法是,只要管理层有'实质控制'情况出现,就要以合拼法入账,这其实也是投资的理念,因为保留盈利的确会为投资公司赚更多的钱,现在则是硬性以持股數多少決定是用合拼法还是权益法入账。

例如和川河差不多情况的惠记,就因持有的路勁是以合拼法入数,因此每次前者在市场以折讓价买入后者,就出现無論路劲升跌,前者的净资产值也上升和有特别利润。

但它们都是有相同的同一批控制性管理层,投资动机相同,由GAAP账目显示的方法却有异。

1出租收入
0258本年物业的管理费和租金收入是2.61亿,其中有3千多万是管理费,分部盈利显示净利是1亿7千3百万,可能因为出租率(只有63%)不高和管理汤臣一品这样的豪宅费用不菲。

2卖房收入
出售了3.67亿物业赚7千八百万,上年销售18亿赚9亿6千5百万,如果没有新地盘,未来经常性卖物业应该都会是3亿左右,每年卖一个半就能达标,账面仍有21亿待售物业(成本),按这个速度可以卖8年,即每年有7.8千万利润。

3.合资酒店收入
汤臣锦江饭店装修后租金由上年的1.2千万上升至本年的純利1.67千万,入住率现为78%,

4.其它经常性收入
a)另外收川河的股息是1千1百万,但2019应该是1千万,可以列为经常性收入。

b) 收占13.5%非上市聯營企業股息是7千8百万,258說这间公司川河也有投资,按258收的股息反推,应该是微电子港。

c) 利息收入减支出本年是3千8百万,上年是负3千3百万,如果利息上升,则對现金不错的汤臣有利,但现在只能当3.8千万

d)高爾夫球虧損2700萬,没有人会连年做虧損生意,笔者认为應該是为金橋項目而仍去做, 即係蝕蝕埋埋一次返本,下面谈金桥项目

e) 其他媒體和塑膠業務蝕了720萬,

f) 有5千1百万的支出是阿公费用,笔者认为是为发展物业多于为收租项目,但既然無分就当分不了,

1-4a-f除d外加起来每年的经常性利润是3亿4千万,和本年的派息3亿7千万有3千万差,相差可能是3千8百万的非现金折旧和地租支出,因为本年的固定资产折旧和支本開支相差有1.2亿的正现金流,即大部分折旧支出并不需要再资本投入。

上述的应该是现金,如果连同一些估值,保留盈利,要维持每年派3亿7应该是可以。

Bonus

金桥项目动工和出售.

项目是3百多万平方尺,大概值200亿,已经搞搞振了5年多,2017年话大体上已经OK,如果按天津项目赚一半利润,又扣一半税,净下袋现金利润是50亿,派到股东就是45亿,不過要多年後和分很多年。

结论:

258应该可以每年派3亿7千万的股息,现时市值是59亿,股息是6.52%。

如果买它就是在8年间每年收6.52%股息,期间可以等到某年金桥项目正式出售和再开始加派4.5亿股息(若地盘分十年卖)好消息时达13厘股。

始终有金桥项目这个可能bonus,不能看得太淡。

但是笔者仍比较喜爱0281,因为它持有12%258,如果金桥带给258增加至某年8亿的股息,281就能從258处得分得接近1亿的股息,连同自己有亿多的稳定现金收入和派息,281也可以达10厘以上股,而且281的净现金比例较多和安全。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_19.html?m=1

最後是谈谈有关企业管治。

每次笔者出文谈股票,只能代表我在这刻的看法,明天一到我就不能保证什么,虽然根据过去的文章,大多可以受到时间的考验,我还是特别小心,不能单只为過去个人說過的话辯護,而無视情况可能已变。

永远不要和股票谈 戀愛是我的堅持,但對汤臣和川河管理层我还是想讲自己的一些意见。

最近汤臣连续几天回购,股价大升了10%,很明显如果换股价是按近期平均价,他们只会换小了而非换多了,大家可以想想對持有7成又选择以股代息的汤家是有利还是無利,而最近3年我都发现这情况。

投资多年,我看過一些驚死益人的大股東,派高息後马上低价集一些根本無需要的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好讓他能用公司的钱,令他自己换得超多的股数去捞小股东着数,而小股东就食了股息都補唔返那集資价。

投資這些股票無論未来几巴闭,几多折讓也好,肯定也会令人瞓唔著, 因為你唔知幾時他们又攞你小股东着數。

汤家未必是做生意最叻那个,但直至今天为止,应该算得上做生意安全和對小股东公平,并能提供合理的回报, 当然誰也不知和保证以后会否变,大家只能一直留意事情的发展。

2019年3月22日星期五

投资者備忘(四)

34.  投资市场不完善,正是做成股价過低或過高的原因,你要利用它而非抱怨它;

35.在股票市场认错要快,投资失利的原因都是自己的错失,实在没有其它的可以托词,所以别浪费时间;

36.多数人付出高价时候,是因为太热爱公司和幻想它经营利润会永远快速上升;

37.如果买一支股时付出很多,它的生意不会因为你付出多了而赶快赚多很多去讓你的高价看起来合理些;

38.如果因讨厌而趕快把一支股票以低價賣掉,它的生意和员工不会因为你的厭惡而停止努力競爭,把经营利润提升;

39.無論你熱愛或厭惡 一間公司,出高价买或低价卖,它亦只會赚它应该赚的钱并無視你的存在;

40.若在股票市场, 漁翁撒網一大堆近期熱門的股票就可以赚钱的话,还会有谁愿意上班?

41.报章有关公司坏消息的标题,都能会像百货公司的清货减价广告般吸引我的注意;

交易方面

MACY
笔者之前在Macy40元时卖出,今天趁道指大跌而Macy已经落回23.5元,决定短仓ATM两星期到期的Macy认购期权,過去我会直接买股,感谢Cody兄的教路,所以即使很想现价买入,这次亦只以期权参与,如果买到则是以比较现价再低2.8%买入,若买不到,则收年化利率达73%的权金。

第一次买它是在17年圣诞前,当时Macy 只是19元: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7/11/amazon.html?m=1

之後我在这篇說自己买它的原因: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8/01/walmarttarget2355macy.html?m=1

其实我在17年10月时一直留意一些高息REIT,是因看了CBL年报,知道Macy等零售商在欺压二线商场房地产基金,才转为把目标钉在当时股息达7%的Macy。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8/12/reit.html?m=1

在12月出这文說REIT时,已经在卡夫享氏未出事前透露卡夫並不值得投資,若果當時持有卡夫享氏的投资者有留意此文, 再深入分析,就可能避過它大跌的一劫。

YUMC
設定了一個原本很小可能的高價位45元認購短倉, 但有一天正股突然間上升到44元就成交了, 第二天正股下跌到42元又觸到我的认购期权預設的低价平倉了,無里头又多了一笔额外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