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

好書介紹: 23 things they dont tell you about capitalism

作者用先進發達國家的歷史和現在仍然繼續維持的政策,說出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自由市場,或自由主義。

作者說貿易必然有限制自由的法律,我們以為自由是因為早接受了這些限制的法律而產出來的幻象。

例如多數國家並不能自由地販賣器官, 投票權 或政府職位,買賣股票要透過限制的Brokers ,以前限制販賣人口,童工就曾被認為是限制自由市場,所謂自由就像說什麼才是美麗,時間和各地的不同標準,令自由變動沒有絕對。

國家限制移民另勞工市場不自由,還有利率和更多的市場限制政策等,都是決定在政治而不是市場機制。

作者說如果你聽到有人批評有人干預自由市場,應該知道是因為某些人只是希望保持原狀維持個人利益,賺更多的錢而已。

作者說不要聽發達國家說自由市場會改善窮國就 義無反顧地去做,而是要看著發達國家真正在做的去做,你會看到他們並非做他們口中所說的,作者以印度和中國的非自由市場令兩國人民生活大幅改善,對比多過擁抱自由經濟卻多年來仍是貧窮讓讀者反思,其中更談到IMF以借錢幫助發展中國家為名,行卸除這些國家的限制讓發達國大佔便宜為實的例子。

作者也提到資本主義一直追求控制通漲,和股東利益為首目的,間接做成工人工資相對被長期壓低,利率被刻意壓下讓便宜的資本亂走,做成金融和經濟不穩定,他說其實工人的工作穩定性對社會更重要。

在資本流動方面,發達國鼓吹自由流動,讓跨國資金和企業為本國製造更多就業機會,但作者認為,這些名義是為利潤去建設別國的跨國企業很多都有母國情義結和沒有長期承諾,所做的商業決定都會傷害到別國或只是追求短期的股本利益,本土國在接受外國公司進入本國時要三思

對國內,發達國也同樣以自由為名去解禁,為大企業壟斷,投機利得,壓制基層工人工資開綠燈 ,加劇貧富懸殊,比如美國自己本土的程度已經和拉丁美洲差不多,Pro rich politics 很多時以增長為名去合理一些政策,但作者卻說事實是在這些政策令發達國30年間實際增長只有1.4%,遠低於Pro rich politics前的年頭的2-3%, 資本主義說的做大了個餅後人人會得益只是幻象,實際是令富人更富。

作者也批評美國高管薪水是300-400倍平均工人工資,和只有賞沒有罰的機制(例如金融海嘯期間)是過份,即使CEO平均能力遠低於60-70年代,但實質工資卻大幅度提升,同期的平均工人年增幅卻只有0.4%,作者說企業所謂獨立釐定 薪酬的Board都是CEO自己人。

一般人以為發達國所以發達是因為有企業家精神,但作者指出事實落後國的自顧者更多,閑閑地也佔本國30-50%工作人口,有些例如孟加拉更高達75%,而美國和法國者卻只有7.5%和8.6%,如果認為發達國家企業解決問題能力高更不是事實,因為發展中國家的自顧者每天需要克服個人和地方的資源不足的問題更多。作者認為落後國最需要的是對自顧企業家的微型貸款,這是因為傳統銀行不願做這些生意,而一般人認為這些自顧人士的壞帳高,但作者舉出由Muhammad Yunus創立的孟加拉小型貸款公司的償還率高達95%的證明事實並非如是。

作者說資本主義以市場知道如何有效分配資源和政府的干預會做成浪費和失效為論,這也是筆者讀書時有關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辯論的主要地方,但作者說它支持政府干預,是因為每個人自身並不了解理性只能在一個狹窄的範圍,他舉出Behavior economist就研究很多例子證明人會做很多非理性的決定,有很多例子如長期資本和金融海嘯就是因為有些很聰明的人做一些他們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而政府的干預不是說政府那能更聰明做事,而是要限制一些複雜交易和發明,並舉出藥物和汽車的推出的保守和不輕易的限制,表達他的意思...........等到,還有更多。

這本書從23個角度帶出資本主義並非如它所說的,讓人從新思考世界的真實情況,在看這書的過程中,筆者除了思考作者某幾點所說的證明是否過於表面時,期間也聯想到有更多作者可能遺漏了資本主義沒有說的事實,比如今天的大數據已經可以讓政府在某方面掌握資料較獨立個體的更全面, 稀有資源可能獲得更好利用和分配,另一方面,如沒有限制大財團在這方面的掌握,交易的另一方小市民更容易被宰割利潤, 供應和需求也就不再是雙方公平的角力。

看完本書的總結是世界很複雜,不能天真認為有單一解決所有問題的答案,過度認為任何某一理論是至好常常引起極端結果,保持解決問題的"彈性"才是克服困難的鎖匙。










2020年2月15日星期六

KHC 業績後大跌,應否看淡?

13/2開市前KHC公布業績,銷售繼續由18年第4季68.91億下跌至19年第4季65.36億,Adjusted EPS由0.84下跌至0.72,全年Adjusted Net Profit to shareholders 約是由42.82億下跌至34.91億,全年銷售由18年262.68億下跌至19年249.77億。

單看數字,單日下跌7.56%至27.77元真是跌得有道理。

筆者聽發佈會,CEO說他們對2020年非常有信心,並說2019年已經為未來舖好路,第4季派息每股0.4不減是信心的顯現。

但如果單看損益帳,除了上面說的段段差了外,出售的所謂不好的生意牌子,並沒有提升產品的毛利率,毛利率由18年的33.96%,下跌至本年的32 62%,好像賣走的和現在的沒有什麼分別。

那是否即一無是處?

再看現金流量表,發現18年雖然Adjusted Net Profit to shareholders 是42.82億,但自由現金流卻只有15億,即KHC18年度現金非常短缺,難怪18年大減股息,主要原因是應收帳大升22.8億,本來若銷售和利潤增長,working capital增加也是正常,但18年銷售和利潤都雙雙下跌,營運資本又大副上升,企業運作就出現很大困難。

現在的問題是在下半年上任的新CEO是否真的做到了事情。

19年的Adjusted net profit to shareholders 是34.91億,而19年的上半年自由現金流是8.77億,下半年是17.08億,全年是25.85億,即大部分現金是在上任後的下半年流入,如果按下半年的比例相對全年純利就應該合比例了,若2020年能保持這勢頭,以現市值是339億對2020年自由現金流和盈利大概是34億就是十倍左右。

筆者常常到Costco買食物,發現它的自家Kirland牌子的產品越來越廣,可以感受到持有大量傳統牌子食物的KHC面臨的挑戰仍然非常大,但每次到其它超市購物,牌子食物仍然是我的首選,即KHC仍然有一定的優勢,筆者個人意見是,KHC的現金流的大副上升,顯示財務管理和刪減部分大量需要現金的產品已經見效,至小是不再混亂,未來就要靠CEO如何經營市場推廣,增取更多的顧客,現價10倍現金流和PE算是可以接受,尤其是其它對手們都是高它幾十%,股息有5.8%,筆者的買入成本比較現價還有不小水位,會繼續一路食,一路等。







2020年2月12日星期三

別人恐懼我貪婪是對的嗎??

上星期筆者不斷買貨,主力是內房的旭輝和寶龍,中國弘洋,因為前兩間1月份預售反地心吸力比較上年同期上升,而寶龍和宏洋則2019年度已經發營喜盈利分別上升5-6成,連同時代,美的等前排也是大跌,筆者就趁此機會買了不少。

筆者認為它們的最新市盈率已經低到幾離譜, 況且2020,2021的銷售基本上已經全部賣出,餘下只是生產的交付入伙問題,肺炎做成季度勞工的短缺,但這是一次性的打擊,中期還是向好。

另一支是同樣受肺炎大打擊的百勝中國,2019年業績增長非常強勁,前段日子一度傳在港上市,股價上升至50元,肺炎出來後大跌接近2成到41元,筆者在它從母企Yum分拆時以24元買入,被搶上48元走了一轉,然後在37元再買入後在45元又賣出,之後在它的波動大時一直短倉Option收不錯的權金,這次再買入的成本大約是42元,PE不到22倍,2020年成績肯定不樂觀,但無阻百勝中國的中長期前途,百勝中國未來目標是在國內開3萬店,首次買進時只是7千多店,現在是9千多店,百勝中國是國內餐飲業龍頭,條數很容易計算。

在風平浪靜時,投資者很難辨別一些個股的壞消息是一次性打擊的還是結構上出問題,比如Luckin Coffee因為假數的指控而大跌,無論筆者如何喜歡,總要花很多力氣,看了多份報告也是難以肯定是還是不是,反之類似內房和Yumc在中長期業績向上的明顯趨勢,不用怎麼複雜和聰明也明白,很明顯就是一次性的大跌至股價非常不合理的吸引,這種情況就是價值投資人夢寐以求的中長線Sure Win機會。

別人恐懼你貪婪並不一定對,例如在肺炎時候貪婪賺出售二手口罩,店主不斷增加個人受傳染的風險遠高於額外的利潤。

並不是每件事也容易辨別清楚,已經說的Luckin Coffee就處於貪婪和恐懼的十字路口,非常模糊。投資者的時間和學問是有限,市場上的危險卻是無限,以有限去硬碰無限,很容易出事。

理性仍然是打開投資門戶和戰勝市場的鎖匙,總不能因為之前投放了很多感情在LK身上,覺得他是被整蠱而不顧一切。別對股票有感情,因為它對你從來是無情,你的存在與否對它毫不重要。

別對股票有感情!








2020年2月10日星期一

科學看疫情

本次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因為筆者不在爆發的 中港澳地帶,恐懼感或會小於港人,雖然如次, 經過沙士疫情的洗禮,筆者仍然高度重視和採取個人要做的措施。

筆者個人意見是本次疫情的危險遠不及人們產生恐懼所帶來的危險,從很多討論組中收到不小錯誤的信息,而這些信息會令人產生更多的恐懼感, 病菌還未碰到,個人身體健康就先付出代價。

筆者蒐集了一些有用的資料,發現情況是比較樂觀,其中最重要一點是無論什麼瘟疫,過去都能在6-9月內製造到有效疫苗,而現在因為有大數據計算和各國的合作,時間可以更短。

1. 本次的確診高峰期已經過了,筆者不是病理專家,純以這幾天武漢,中國和中國以外的新病例的邊際增加正在下跌計算(marginal diminishing);

2. 不幸中有幸是中央封城,美國和其它國的航空公司停止中國航線比較早,追回了些時間,而數字也顯示第二波的外地再爆發的可能性大幅度降低;

3.武漢和近武漢的死亡率較高而其它地區較低顯示,病毒再傳染第二,三代並沒有惡化變異,相反致命性正減低中;

4.話雖如此,理性面對仍然非常重要,人多聚集,排隊, 普通流感也容易傳染,更不用說這個新病毒,實在不應該冒險;

5.最後是專家多次強調,建全的個人免疫力的重要性,大家應知道壓力會削弱免疫力, 這決定了若不幸中了病毒後只是咳嗽幾聲還是要進入深切治療;

 6. 瘟疫危難期大眾合作是非常重要,單打獨鬥,互相對抗的成效肯定大打折扣, 就像荷里活的zombies電影一樣,腦殘和自私自利的人總會有和付出代價,永遠也有合作抗病者和大家一起,後者的成功率都是較高的。

最後仍然是老句,天祐中國,天祐香港,天祐大家。


2020年1月30日星期四

大跌市中的交易

過年後一開市就大跌,其中餐飲股更跌得非常狠,LK和YUMC大跌7-10%,筆者把握機會,在LK跌至39元和引申波幅上升至166%左右沽出22,21元2月21日put ,以下跌5成的價外期權行使價,28天的年息居然能高達66-68%,只用29萬本金,就獲1萬5千多期權金,真是喜出望外,之後只是兩天光景,反彈和波幅收窄後, 浮動盈利就已經有一半。

比對個人組合的股票大跌,期權相對非常安全,因為就算接貨,也肯定是贏盡全世界的低價成本,當然,賺就比較慢,筆者的3888金山軟件18.5put明天到期,27萬本金一個月回報年息雖然有31%,但仍只是7千元,比較正股已經升了20%小得多,但是心理壓力肯定不能同日而語。

但只要每次下注保持高資金月息期權金,最後整體資金回報必定會反映這些名義回報率。

如果put到價又如何,例如筆者的Macy 14/2 17.5put到期,正股現價是17元,又應該如何處理呢?

筆者認為,應該是做交易前準備,而非等到市況不如意時才去想,首先一定要做波動高的股票,例如Macy的ATMput 月息高達接近5%,如果結算價是17元,輸0.5也只是2.95%,仍然是有賺2.05%,之後我們仍可以繼續沽下個月17元put,再收5%月息。

另一點是標的內在價值,像筆者已經沽了多個月Macy ,期權金已經收了3,5元,扣回成本,就算接貨也只是十一,二元,又是低於全世界的成本價,心理壓力非常低,當然如果年息高達60%,接了貨期望的正股年回報也不會有這麼多,接貨來又有什麼額外得益。

再一次強調,不是見股價低就做期權,而是股價低+波動高,低的期權金就像和買入正股沒有分別,一到價內,完全沒有決定接不接貨的選擇能力,也就不能減低資金的壓力。(但做交易仍是必需要先準備現金,而非單純的投機)

又所謂低價是你個人心目中的合理價(行使價),例如LK正股價是43元時非常昂貴,但這無損它的22元行使價又有達5.7%月息就非常吸引和低價。

任何證券投資去到尾都是問: 你用1.什麼的條款?2.買入什麼質數的標? 雖然決一不可,但不是每單交易也是樣樣皆好,多數交易都是兩難取捨,如果碰到兩樣也很吸引時,就注定這交易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