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3日星期日

幾萬港人回流加拿大?

最近在YouTube上發現了兩個移民去溫哥華的香港人頻道,發現點擊率也很多,可能是近期香港政治氣候,再次傷透港人的心,並想離開這個他們一直生活的地方。




在5月26日,,中国香港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告诉媒体,3万加籍港人正在或即将再回流加拿大,而筆者討論組內有學員更說,會在兩三個月內來加安排一下。
其實筆者自己就是其中一份子: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7/03/30-6.html?m=0
這些數字只是已經擁有加拿大國籍或是永久居民的人數,如果連同已經行動申請移民加國者,總數可能是97後最多的一次。
別去困難,留在更難,或許就是香港人現在內心的感受。

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

送中條例和送美條例的分別(政治題目慎入)

今天談談最近香港朋友關注的"遣犯罪犯"這題目。

筆者在溫哥華生活多年,很記得當年中國要求加拿大政府引導賴昌星回中國一案。

賴昌星廈門遠華走私案,暴露了國家政府官員的貪腐,案件在當年相信無香港人不知道, 其時也無人會覺得賴昌星是無辜,中國的引渡要求在當時是很合理。

雖然中國和加拿大簽了有關引渡逃犯的協議,
當時還是總理的朱鎔基也要多番懇求加拿大政府引導賴,但最後還是要經過加拿大審理12年,甚至已是在朱總下台後,才被遣返回中國。

其中賴的律師就多次以賴昌星回國會受酷刑對待有違人權,去反對引渡。

這情況一如加拿大逮捕華為孟晚舟後,加國不會隨便就押介她去美國,法官仍要考慮,美國政府的動機,孟在美會否受非政治的公平對待,才會引渡孟,而孟的律師其中一個抗辯理由就是加國沒有制裁伊朗,這些引渡的所謂罪在加國不是罪行。

加拿大的獨立法治流程,不是中加兩國或美加兩國有引渡協議就不需要走的,也不是由加國總理一個人把關。

而現在香港法律界朋友,也是希望條例中加入類似的修訂,讓法治保持獨立,而並非為罪犯提供保護罩,即使用最平常心,任何標準,這要求也是合情合理。

其實一旦被引渡,就算有這條法庭要考慮的條款,即使如此多錢聘請資深律師,孟還是被軟禁和沒有自由,無辜的她仍是要承受很大壓力,前途也難料,若連這點起碼引導考慮要求也沒有,孟就再沒有任何希望,而普通百姓就更加不堪了。

最後是賴昌星回國後被判無期徒刑,奉公守法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遵守的,當天我對那個下下以人權和酷刑和中國有死罪,替賴"狡辯"的律師並沒有好感。

後來知道他在賴入獄後到中國探訪賴,並以賴滿身病痛向中國政府以人道理由申請保外就醫被拒絕。

賴在中國犯的是死罪,中國對加國說不判死的承諾的確是"遵守 ",沒有給賴引刀一快,而是折磨多年。

最後聽到賴死於獄中時,我無言。

有一位朋友曾經告訴筆者,"政治"去到最後就是誰決定殺一個人是合法,誰有權擁有殺人武器,誰有權去折磨別人。

他說政治是一個令人失望, 遺憾,不快的題目。

筆者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何得何能,可以避免的,也不想談,甚至不想去理會政治。

把時間花在投資好股和為家人賺錢,一定會更加開心。

祝各位朋友賺多些錢,和家人有個安心的地方。

2019年6月6日星期四

有關川河的最新評估

大股東在5月24日出了一份通告說配售了1億2千6百萬股,還有0.9085%的股份需要脫手才達公眾持股的要求。

本來最好的做法是湯臣把持有的9.8%川河,當實物派發,那就對大小股東皆大歡喜,但世事那有這樣理想,雖然那0.9085%只是2千3百7十萬股的貨或1千1百萬元,但對一向成交小的川河的市場沽售壓力卻非常大。

如果投資者以股價論成敗,那持有川河就已經失敗,但本篇是嘗試以理性分析股價有沒有被低估。

大股東上年底拋出用0.55的當時市場價要約,當時很多朋友覺得大股東不公道,其時各方包括筆者的看法說也沒用,比較客觀的是以現在馬後砲判斷。

首先是當時在要約消息後,市價已經彈升超過0.55,但仍能獲這麼多股接受,很明顯不是散戶給大股東的,筆者認為是有一位大股東的友好股東朋友私人原因要退出,大股東去接貨,之後又接多了出要被迫賣出部分,就再找另一些朋友接一億2千6百萬萬股,無論是要約或配售都是相同的0.55,配售價甚至還有0.04的股息收,即大股東這一億多股是蝕了半年的利息,公平與否由Blog友判斷。

配售後其還有要再沽2千萬股才達要求,從 23/5起至昨天8天的總成交股數大概是1千7百萬股,減除平常街外成交每天只是50萬股,筆者估計大股東還要沽9百萬股貨,以除淨後市價0.5元計算大概是港幣4百萬貨,說多不多,但對這股仔還是有壓力。

現在談價值,就算我信任大股東, 有管治平衡些還是需要的。由於川河的國內的第二大股東張江股份還在和沒有變動,對公司管治和平衡權力有一定幫助作用。

現價0.51計算市值是13.3億。
筆者給些簡單的數字朋友參考。

1)持有37%的微電子港
收租金是2.37億,川河獲分是8.77千萬,若用6%cap rate倒推,屬於川河的物業價值就是14.6億。
微電子港持有淨現金7.8億,屬於川河是2.89億。
總計是17.5億
(請注意,聯營公司並沒有任何債務,有一些企業持有聯營公司的資產淨值可能是20億,但聯營公司的債務卻是100億,物業資產是120億,租金只是物業的2%,並不斷以重估物業利潤灌水資產,但一旦利息上升,物業估值下跌,就很容易只余下零頭,非常不安全,而微電子港的收租物業則帳面只記錄3.7億, 並是淨現金和沒有債項,且物業以發展成本入帳和嚴重低估,非常安全)

2.川河直接持有的扣除負流動債淨現金是13.2億

3.持有12%湯臣的市場價值是5.38億

4.持有一副澳門氹仔地皮60%。
按前市場投地成交的每呎5千元呎,川河的利益價值是6.9億。

5.川河發行股數是26億8百5十萬,本年派1.04億是每股4仙,現價計算是8%,若未來派息能增加至1.2億元,每股是4.6 仙,現價計算就有9.2%。

6.川河不是炒股,大股東一直的行為行為也不是那類鼓勵炒賣或舞高弄低,若一心希望收息,現價是非常合理。

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

債券的價值投資(四):終極篇

Ben Graham的價值投資並不是為股票而寫,而是所有"證券"。

沒有前面的債券理論,只看股票篇,會因為漏了最精彩的一段而認為價投有很多漏洞。

老祖宗說,債券的安全不是因為"有資產抵押"或"排前排後的次序",而是有足夠的入息。

***企業的價值是由它的收入多少而來的***
(所以以後也不要屈價投就是買資產折讓股😅)

在考慮企業收入時要考慮下面的幾个重要項:

1. 利息倍比
企業遇到經濟走低或劇烈競爭引致利潤減少,會增加不足夠償付利息的機會,比如盈利和利息比例100:75的只是1.25倍,當企業利息從3厘的上升只需1厘,企業利潤就會下跌25%,不足以支付利息或剩餘盈利儲備償還本金,所以利息倍數之間要有足夠寛度,例如是100:5的20倍的利息倍數,利潤要下跌95%才出事;

2.業務性質
單看利息比並不足夠,一間南征北討的地產發展企業,和另一間賣民生的雜貨店或速食店的盈利在經濟週期的變化會有不同的意義,好景時後者增長或不及前者,但遇經濟低潮的周期盈利跌幅度就會較前者小得多,債券因此會更安全;

3. 歷史為鑑
不是每一相同工業公司是一樣,創頭公司和另一間老字號公司解決困難能力和顧客對它的信任就不一樣,又若已經能提供了多年經濟循環也能受過考驗的報告,多小能反映和啟示管理層面對未來幻變的能力,這是有根據和純推測的分別;

4. 選債的底線,風險和回報比例不一
風險和回報並非正比,這是筆者最欽佩Ben Graham的發現,例如若李嘉誠的全球多元化公司的每年經常收入是100億,它每年債的利息只有2億,利息倍是50倍,是底線以上非常安全的公司,你不應因為5%的高級債有抵押,而不投資他的低級9%優先股。

**底線以上的公司,選擇它最高回報的債券**

股神謹記了老祖宗教導,只投資好公司的最低級的優先股(同一企業的優先股的股息必定高於高級債的債息)。

投資者不應買底線以下公司的高級債,以為有抵押就安全,因為買債的主要原因是不想麻煩,而非在麻煩中找保障,因為一旦出事,a)企業的資產就會跳樓大平賣而縮水,b)清盤或重組是非常花時間成本和費用的,所以一出事就會損失,而底線以上公司就不會出事,投資決定很明顯;

5.買債要留意它的股票,買股票要留意它的債
企業派過多的利息,它的利息倍比會很低(因為借貸過度),一旦市場利率上升,用於派發股息的盈利就會大減,反之企業大派股息,把應該預流資本支出的錢也花去,生財的資產便會因為沒有補充而老化,削弱未來盈利能力,引致來年派不出利息的機會,投資人沒有道理不留意和你爭奪同一公司盈利的另一證券類別是否更花算和回報更優勝,例如買入一間底線以下又大派普通股息公司的優先股是非常不化算。

6.股票是會升息的債券
股票的優勢於是就很明顯,但這要有前提,若果像幾年前的亨氏茄汁的盈利只剛夠支付優先股股息,就沒有保留盈利投資,普通股的回報未來增長空間就會小,升息的幅度也會小,另外賣民生的產品因為比較容易跟著隨通漲提價,相對又較有增長空間, 麥當勞和家鄉雞的股票正是會升息債券的典範。

7.安全邊際
利息是證券價格的地心吸力,因為任何證券的內在價值都是它的未來現金流折現值,利息的高低直接改變了折現率,用越高的折現率折現未來現金流,內在價值會越低,債券的價格並非不會跌,下跌較小的原因只是因為到期日短而不明顯,一支30年的債券在利息走高時的下跌就非同小可。

若用平價買入麥當勞15年票面4%債, 還不如買入它PE25倍的普通股(回報也是4%),因為持有15年後每股的利潤一定不止今天的數字,但若能在例如PE在10倍時(回報是10%),投資股票優勢馬上放大,這是因為股票的安全邊際很大。

大幅度的安全邊際出現多是因為有大量賣家求售,17年家鄉雞分拆中國業務時的PE就非常便宜,私人企業的賣家都是挑通眼眉,不會平賣公司,而股票市場則並非如此,單單margin call就可以讓賣家賤價求售,或壞消息時市場就會不分青紅皂白爭相走避。

這4篇都是筆者學習價值投資多年來的精華筆記,多年來筆者出文說某些交易時,不能每篇都水蛇春道出選那支股的背後原理是什麼,導致的誤會,筆者為此致歉。
...................
交易方面,因為早排買入KHC,這部分資金幸運地避開了大跌市而還有微利,而筆者的百勝中國,卻僅因為掛了個美國KFC被認為在國內生意會受打擊,在創新高後的一個星期大跌18%,筆者於是換了部分KHC資金在25倍PE時加倉YUMC。(現在Blog友應會更明白我選KHC或YUMC的原因,都是因為能民生產品售價能跟通漲掛鉤)

轉眼又到派息期,原本資本年初增值還算不錯,但近期的大跌把部分利潤抹去,還好有股息這個實在的安慰獎。

2019年5月12日星期日

債券的價值投資法(三)

中美正式進入全面競爭期,股市大副波動,令投資者想起債券投資相對平穩的價格優點。

但債券價格平穩並不是必然。

股神說讀懂Intelligent Investor一書第8章就可以,但筆者認為,股神是預了你早已經非常讀懂"Security Analysis"一書的債券篇。

看完債券篇,留意一下過去股神的操作,你會處處看到債券篇內的影子,例如股神從不投資"Convertible Bonds"。

你或會嘲笑筆者的孤陋寡聞,因為過去股神不就是投資了美國銀行的優先股並獲送大筆Warrants,甚至近年也有投資亨氏茄汁的優先股都獲Warrants。

是的,你說的沒有錯,但要留意股神買的是有"認股證"(Warrants)的bonds,而非可以"轉股"的Convertible bonds,它們雖然看似是差不多,但實際風險是非常不一樣。

以前華爾街有一句話是"不要convert你的Convertible"。

想象一下你5年前用300萬買了面值100元10%的騰訊可轉換債(當然沒有這樣好的債券,只是假設),說可以以300元轉換普通股,你原本只是一個怕死的典型債券投資者,只要每年有利息收入已經滿足,但在上年頭騰訊飛上420,你馬上轉為持有1萬股普通股,賺了一百二十萬帳面盈利。

但在轉換後的年末,股價大跌至260元,你無端反輸了40萬。

事實統計數字說很多類似故事,因為多數人convert時都是在高位,後來雖然再回升至今天的382元,但他們都止損了, 所以才有上面流行的說話。

Ben Graham 說若持有的是convertible bonds,應該直接在市場沽出整支bonds,而不是先轉換。

但無論是轉換了普通股或賣出,都代表放棄了一支有10%利息和信譽良好的好債。

所以股神才一直只要有贈送認股權證的優先股,例如亨氏茄汁,才不會出現在和卡夫合拼時高位轉換普通股的多數人摸頂的情況,同時他也無需要放棄亨氏茄汁的高等級債。

市場上很多不同"權"名堂的債,老祖宗說,不要給"債"這名稱"誤導,有很多債其實根本不是債,而是普通股,而且還是不好的普通股。

幾年前就有金融機構發行一些名稱聽起來很cool的債,有一種是當那機構的資本債券比例下跌到某一數字時,就會自動轉成普通股。

這些把Convertible的權留給不是投資者而是公司去決定的"債",在公司好景盈利大增長推動資本和股價上升時,投資人convert不到普通股去享受更高回報,只能獲固定的收益,而在企業不好景股東資本隨盈利大跌最艱難時,又被自動轉換,增加風險。

世事興衰本為平常,"人生幾許失意",但如果像上面說的不留意,買了這些債,每次都會自動食正最差的時機,必定會慨嘆"何必偏偏選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