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1日星期四

買股票的游戏不再吸引我

投资股票十多年,笔者曾被一个问题深深吸引:
為什么我喜爱讀的投资書的作者/和在价投界 享負盛名的投资人的實戰成绩是這樣平凡/或長缐不能保持?
如果你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也会找到个人的答案。
本來這篇是想寫自己的發現,但寫完之後,連我也覺毫無吸引力和太有違人性,不可能影响到谁,所以就無謂發出來。
當你figure out到一直令你深深入迷的疑團,失去了過去追随的投资界偶像後,还有什么动力能令你继续呢?

2019年2月18日星期一

近视大阴谋(三)

發現用文章表達效率不夠好,特意做條片给大家,解释以自然方法治愈近視的科学理论。

股票方面:多得偉哥出文和号召力,川河今天即被散户追入,高见0.65,其实早几天我在whatsapp内已說,大股东 0.55要约了1个多月,上星期我还能再在 0.56买到不小货,真的是毫无道理,有时股票就是这样的,只能做自己的事。

2019年2月13日星期三

明白系统如何运作:讓你的腦幫你减轻近视(二)

若果閣下以为这文提供的方法在一个星期就能令你视力回复,那请你先看一本叫"第五项修煉"的书,这书是谈系统是如何远行,不同系统需要的时间各有不同,除了运气,投资就需要3-5年长时间才见成效,而以下谈的近视改善方法,也需要几年时间,有人戴了12年近视眼镜,用这方法,只花了3年,便完全回复视力。
和股票投资不同,股票可以几年也毫無動靜,而在第3,5年後突然一次過升回之前落後的,而这近视改善的方法的成效则是慢慢的和可以感觉和客观衡量到,所以無論最终要花多长才完全回复,你每天都是有赚和进步中。
本文先谈懒人包,下篇才谈这个天然的改善系统是如何运行和当中的科学原理。
工具
1. 一副比较你现在度数小100度的眼镜,若果你保留了上一次的旧眼镜,度数相差也大概百多度也可以;
2.一张视力测度表,是你去验眼时视光师叫你看这看那那张表,可以在网上搜寻和下载;
3.记住20/20/20的妙法,意思是眼镜在聚精會神20分鐘後,就需要看20呎外的東西 20秒。
第一劑:
1. 热身
把那个视力测度表贴在刚好20尺的地方,并且站在20尺后看旁边标记是20的那一行小字,如果你能看到就代表你视力是正常的20/20,前面的20,代表你正看这第20行的字,后面的那20代表视力正常人看这行字的距离。
如果你的视力是20/40, 即你看第20行标记的字不太清楚,只及一个正常人從40尺看这行字一样的效果。
如果你在家找不到20尺长的位置,可以把那表 縮小打印,然後按比例站在之后的位置,例如 縮小了四分之一,就應該站在15呎後(下篇文教如何做)。

2.测度
戴上"视光师建议"的眼镜肯定可以看到,这就是大众的方法,但现在我们是要逆轉這個過去一直增加近視的流程,所以你现在要戴上那副减少了100度的眼睛,你应该只能刚好看到标记40尺的那行字,再低三行标记20尺的是看不到,隱隱若若可能看到下一行標記30尺的那行字。
3.要做的动作
如果你配戴上减少100度的眼睛後能看到下一行标记30的字,就可以配另一副再低100度数的眼镜,若仍只能看到40那行就不用换。
600度以上减100度,500度以下减50度,200度以下减25度,这是因为不同度数的Focal length视野清晰范围不同(不明白可以不理),总之目的就是要调到你视力刚好看到40和30两行之间,或会担心第30尺的英文字已经记着了会影响测度准确性,事实上却相反,就是因为你脑记得是什么而你眼却传不到相同訊息,你大脑才指挥眼内的系统做野(上篇文的测试就是如此),而带了足够度数的眼镜或雷射手術後,大脑被欺骗了,眼睛的自我恢复系统才会进入冬眠狀態;
4.生活要配合
你不用吃紅蘿蔔和藍草莓,或做眼部操,我以前常常做,但對减度数是没有用的,我没看過有人吃这些东西就近视好了,一如我没看過大行财务表有一笔因发表预测大市而获得的盈利,已经知道無证明就不要再有空想,也不必再相信废话。只要戴着那副低度数的眼镜,坚持20/20/20的生活方法便行,因为眼睛在看20尺外东西时,就处于非常relax的狀態(我一看年报便常常忘记20分钟要停一停,真希望有人做一副每格20分钟会提一下的眼镜,但看书要距离至少一尺我还是做到的)。
有一些人用更激进的减度数方法,但既然减100度也可以做到,同时又不会影响比如煮飯,行街,睇電視和工作的日常生活,何乐而不为,但如果你要晚上開车或参加打雀仔比賽,则请戴回足够度数眼镜,而要看电脑和近距离工作时,甚至可戴减150-200度的眼镜;
戴减度数眼镜+光线充足户外看东西對减轻度数是無敵的,曾经有一个小孩被验出100度近视, 視光師話一定要配眼鏡否則會越來越深,他老豆收起他的电玩,关了电视几个星期,此间常常和他到公园打球,除了他的儿子也玩得很开心外,他的近视也没有了*(下篇文会解释)。
行街時多做眼睛打獵動作,男的可以望下遠處的靚女 ,女的可以望下遠處的靚仔,或路牌,或靚車, 或路人, 或商店,也可以每日花半個小時行下公園,望远处麻雀 ,望下花草, 看遠處發呆也可以。 你已經知道望20尺遠距離的東西,眼睛是处于最適當的relax。
第二劑
無喇,咁就得㗎喇。
經過一段時間你再望下嗰個測試眼睛表 佢可能已經望到標記30那一行字,你就可以換眼鏡啦 就係咁簡單,再來一個循環。
有一點要注意,眼睛的狀態每日都會變,有時你會望到40那行,有時連呢一行都望唔到,有时下一30行好似隱隱若若,日頭又唔同夜晚,這證明了你的眼睛是有得救和可以改善 ,唔係處於靜止狀況,當然你亦都唔好令佢變得更壞,我们的目的是一旦它们上了楼梯,看到了30行,就hold住它们,再换另一副更低度数,一级一级令它改善,情况就好像過去我们給視光師老點, 一年一年咁將我們的近視度数推上去,只是今次我们是逆轉它,并和专家他们對著幹。
如果你觉得这方法简单到难以置信,下篇文我会谈它的道理。
其实价值投资也是同样简单到难以置信,我持有已经几年的建行,农行,YUMC,和川河一直业绩良好,为我带来穩定的現金流收入,甚至業績走下波的Ibm和Qualcomm, Walmart, Macy, Target, 汇控都能讓我在适当价位卖出并且赚到钱,有那次我是听信大行建议而不是逆市而為。
只要道理通就是最好的方法,而简单的方法的道理最容易通和被明白,也最难欺騙阁下。

2019年2月12日星期二

因为股票投资而改变求证方法: 談談矯正近視

最近因陪有眼疾家人看醫生,醫生建议应该一了百了動手術,但當我們再問,手術後若果成功,是否代表以後再不用滴眼藥水,他說非也,手術後仍然要滴眼藥水,若之後控制不到可再做多一次手術,最多可共做三次。

天,这那里是解决方法。

自從學了价投,我開始從另一个新角度看待个人的錯誤,并打破過去選擇方便相信一般解决方案, 而改由零开始動手去查明求證,不再相信"權威"的答案,有時甚至会用陰謀論看待"專業"建议。

投资世界,輸的人是多數,不從這方向入手,損失永遠是自己,但若生活上每事都以险謀看,又好似太過偏激,也会很疲累。

可惜若一旦自己像分析股票般去找那真相时,發現答案往往和大眾被教育的是南轅北轍。

是这样的,我從家人這眼疾追塑,知道源頭是深近視,幾年前家人曾光顧一間雷射矯视医生,他深知家人可能會出現今天的眼疾,仍建设家人做这手術,幸好前期的准备過程,家人眼睛非常不舒服才取消。

這件事之后我开始留意近視,或許你以為我说笑,原来近視是可以回復20/20的正常視力,不用手術,不花大錢,不用看医生,不用什麽眼睛保健操。

这方法多年前美軍因为合格飛行员不夠,用這方法矯正了一些有近視者入军队,已经證明是可行的。

那麽為什么全世界未有流行?除了世界是个大陰謀外,还有什么原因。

是這樣的,年半前我到眼鏡店,驗眼後要求配一副減150度,另一副減100度共兩幅的近視鏡後,視光師非常詫異問我原因,那时我就想,若果他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会否向顧客提供最好的建议,若果是的話,他的客人都知道了近視可治愈,還會年年無知地"被"增加度數再去安顧他嗎?他還能靠什么吃饭?

二來,要他面對自己的信仰原來并非帮人,而是害人,还是無從開口。

原来視光師讀了幾年的專業就是要制造更多人近視加深,原来没有人立法制止就是因为深近視会增加眼疾,制造更多生意就業,原来以雷射手術矯視會加快眼疾到來时间,原来这能制造更多原来没有需求的眼科医生丶保險生意。

真的應驗了那一句,不要問理髮師應否剪髮。

若果阁下有近視,现在正在笑筆者太過逆向阴谋論,又用什么自然方法能治百病包括近視去吸引读者,请你容忍30秒,并完成以下的動作, 我保证你再笑唔出,並會好認真..。

好多人「被專家」誤導,一旦發育完成,眼能力就只会走下, 眼球拉長了近視亦無可能自然反轉,即你的眼球對"復原"己經無能為力。

我們从来只聽专家說的算,沒有問過眼球呢个當事人,這动作就是要公正的問它, 眼球除咗拉長,可唔可以縮短。

首先,找一个光线充足的地方,脫下眼鏡,休息十來廿秒習惯下,然後拿一本書或報纸,後随便找一行字拿到你看見的范围距离,记實這行字頭幾个字,然後把報纸慢慢一直往後推, 不要推得太遠,直至你剛剛好矇查查就可以。

现在你是看不見那些字,因为你没有戴上眼鏡,但请你合上眼睛,然后再打開, 聚精會神(不用瞄眼),再次看那距离没有變的那几个字,唔,你是否看得清楚了,若果仍矇查查就眨幾次眼再看(得就请留言告诉我)。

你现在应该看到那些字了,恭喜你,你的近视有得救,你眼睛久旱逢甘露,它在告诉你眼球与生俱来的武功还在........

下篇文会說出原因,和谈股票操作一样,下篇文不会有"假如,如果,但是"的摸不著邊際的原因,一定会把道理弄得通透易明,待續........................

______________

股票方面,之前笔者想买一些258,不過它股价一直没有怎回跌,于是我就掉转在0.56再买些281川河,川河也公布要约获20%接受, 徐枫等大股东变了控制50.076%。

Yumc公布业绩後大升15%至现在41.3,之前沽了在2月15到期@37.5的call,但发现31/1公布业绩,美股對业绩高低非常敏感,沽跨過业绩公布期的期权,会非常高风险,于是见有盈利在公布前几天便平了,非常好运。

2019年1月27日星期日

閱讀John Bogle 的"Enough"一书有感

上星期领航基金創始人John Bogle去世,流下美金8千万的财富。

今時今日以身家衡量成就的香港,很多物業嘅炒家身家在這十年之間所賺得的都不止6億4千(美金8千万),John Bogle花了40年才有六億四千萬,對比他建立为客户打理的5万亿基金王国,完全不成比例。
John Bogle 在书内一开始的比较那些对冲经理的花钱和身家,自己有的却是"知足"(enough)二字,显得Bogle是另类动物。

他在這本"Enough"书内,把華爾街文化中如何掠奪客人的資產,忘記專業守則和普通常識的貪婪,写得非常细味。

而在多数人對这些華爾街贪婪文化趨之若谷,非唾棄或大加鞭策,而是如何模倣,为有钱給的人抬拉,方便自己发财,John Bogle 却没有利用自己的方便,谋取更大的利益,知足好像变了傻瓜的代名词。

Bogle在书内舉出幾個例子,评级机构把一批只值682m的资产抵押B1债券,评为AAA,令它们价值提升至2B, 點石成金。又比如花旗银行創造害死自己的Liquidity put衍生工具(借短錢買長線资產),又或其它大型银行为原本只是2 Trillion的credit default swap交易,居然创造了比较它大得多達到682Trillion的衍生對赌工具。

作者說自己曾经被评為"有一種能看到平凡的怪異能力'',他的确是怪異。

請注意不是看到平凡中的不平凡,而是千变萬变之中的平凡。
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他的另一本書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 一书說的:
"长远来說,股票投资者shareholders不可能贏到企业盈利以外的钱"。

这其实也是笔者第一次接觸到股票时不明白这游戏的地方,炒炒下就能赚到高于公司本业的钱,多出的钱從何来的? 那公司还要幹事吗? 这有违普通常识,那时候的我,從来没想过,经过了投资25年,获得(或者只是尋回)这平凡的智慧,就是一个原来的普通常识的直覺。

这简单的普通常识引申出来是,所有大行的主动型基金加起来的回报,不可能跑胜大市,而身家越高的经理,越易跑输大市,根本没有神话。

羊毛出自羊身上,虽然仍然很多人主动形基金经理拒絕這是事實。

例如1975-2005年的25年标普500年复合回保12.3%,基金们报告的總回報是10%,已经比较什么也不做的大市回报低,但实际主动基金的回报只有7.3%,低于他们說的10%。

基金此间上升了482%,而大市则上升1718%,相差是500B,这原来应屬於投资者的钱大部分跌入经金人的口袋,其余的掉入因为出出入入引致的税收。
笔者永远也没法忘记电影"華爾街"一劇中, 基金經理Gordon的一句说话:

'I create nothing,( but )I own.

"我没有建设,只白拿",这就是阁下打開报纸希望從他们身上获得資訊的专家,倒不如節省你的时间去閱讀公司的財報,至小你可以肯定自己会为自己负责。

對比John Bogle create 了something,但40年只是美元8 千万,是他管理的基金的一个零头也不及,不用说也很自然明白领航收的管理费用应该是很低,而且基金没有一次跑输大市,这就是笔者要向他致敬的地方。

这或许也是Bogle說的专业和生意的分别,专业是有一条道德底线,而生意则是,只要能逃过法律的制裁就可以做。

当基金公司或投行的目标是公司利益最大化,他们和阁下的利益就無可避免有衝突,同时他们的专业操守就要讓步。

笔者和公司數字打滾了25年,深深體會到數字是如何扭曲人性,改變人的行為,若果某人的薪金高低是依靠一個數字,他就會想辦法令自己達到这数字, 若果不能做到,他就創造另一些辦法或重新定义, 就算這些辦法是破壞原來数字的目的,又或是如何低能,他也在所不惜。

比如美股在過去十年的盈利,公佈的盈利是平均每股61元,但實際上平均只是51元,是因為他們改用了營運盈利定义代替實際盈利 ,即投资者把这十年袋在自己口袋的盈利加起来, 總不能吻合到公佈的盈利數字, 類似的手法,不單止是公司,政府的公佈數字也是一樣,包括通貨膨脹率,失業率,國民收入等等 。(我们不是已经說過基金经理公布的回报和实际有极大的出入吗?)

书内谈到这方面时非常不满,读者很易感受他的怒氣,令笔者意外的是,以John Bogle的地位,也无法透過游說立法去規管行内的不当行为。
可幸是近年资金流入低成本的大市指数基金有越来越多的趨勢,算是John Bogle多年来努力的一个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