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星期二

在世界越來越把窮人邊緣化下投資什麼

昨天聽到有社會賢達到理大,把在內的部分示威者安全帶出來,筆者認為這才是此刻最需要做的,如果現在還在糾纏那方比較暴力,那方比較不合理,對解決事情無補於事。

現在最重要是要留下個青山,雖然這青山已經燒得一撻一撻。

容我以冷幽默開場,否則大家心情會更沈重。

筆者在事情發生之初至現在,一直都認為是經濟的問題,事實這個問題不獨香港出現,而是在各國大量印銀紙引致邊緣化一般老百姓,令他們越來越難捱引致的。

香港示威者未必同意筆者,但這個問題卻是真實地令他們百上加斤。

是這樣的,小學生也可能知道,大量的資本氾濫,資產價值就會大升,問題是社會上谁人可以最得益,當時不是阿媽教的勤力的人,而是借錢,大量獲得借錢的人。

因為资產价格普遍也每年上升3、5、7%,有錢人借錢的成本非常低,有些甚至被銀行強迫零息送錢,他們只要拿了十億八億後,是Q旦旦買升3,5個的資產,每年就有3,5千萬,而普通人借錢的成本就高得多,甚至求借無門,在這個成本高於回報情況下,他們只會越來越窮。

如果你唔信,早排不是有什麼股神教人碌十九幾厘成本的信用卡投資神龍教貨幣嗎? 再給他過你幾個%,你就買乜差都死, 這也是最快令傻投資者貧窮的方法,有非正式統計,99.99%苦主在這次衝突中跑在最前線。


這個制度就算是一人一票也改不了,窮人一人十票也沒有的,因為現在的世界是行"精英式自由"民主制度,什麼都是這班精英決定,已經被洗腦幾十年,我們的Common sense也是他們定的,就算很簡單的政府派錢,很多人建議應該用於幫企業,然後能流到下層,幫到全世界,這就是洗腦合理化令窮人更窮的見解,因為白痴都懂每經過一層,就有人有能力扣起一部分,隔渣式
流到下層分到的一定是反三角形,並要用放大鏡才看到,不要以為我隨口噏,是有正規名堂,叫"Liberal-Elitism的。

所以包括香港在內,全世界也早晚出事,筆者個人認為,可能下一次會有比較香港更大煲的發生,並會在某些"民主"國家身上,因為這些精英真的是太L過份。

如果閣下有一億幾千萬,不要以為你是精英,早排百樂兄就說這個財富只能說是窮中產,這些朋友出盡吃奶之力,向銀行借超,然後千辛萬苦做好多野才賺到不小的息差利潤,並相信精英资本主義美好,能令自己升Lev成為富豪,但現實是只要再來1/4次2008後,他們又發現回到原來起點,也許最後會發現,只要財富結構頭幾個%的人不要咁L過份,他的勤力更能保障家人獲得"有體面的生活"。

在窮人越來越多趨勢下要投資什麼?

當然要投資窮人商品公司,不要以為窮人一定食快餐,做窮人已經慘,如果出糧不去用,對摩登窮人就更大壓力,香港年青人上街示威,其中一個很重要原因是他們聽從某人建議儲蓄而不去日本排放抑壓。

筆者不是建議人不儲蓄,而是建議要有地方紓除壓力,因為全世界最惡的就是窮惡。(所以有時筆者也很惡的)

窮青年會喝咖啡,去扮靚, 旅遊(近近哋嗰隻), 食嘢,才會減少放火的機會。

就好像上篇文我提到的Lk(實際上我只提兩個字,L和K),就是在中國猛加門店的Luckin Coffee ,但我也不知道出文後會在3天由19.5升至最高28元。

如果學生早兩天買入,就什麼火都下了,阿Sir買了, 催淚彈也發少幾粒,所以我說這其實是經濟問題,不是嗎?

當然還有KHC,YUMC,或者是兩方受傷康復都可能要幫襯的美容股,等等。
Ps:如果筆者的幽默有冒犯之處,請原諒個人的愚昧,此刻我只想排解心中的鬱結,苦笑一下。


2019年11月13日星期三

如何自製合成年金:Profiting with Synthetic Annuities.

初學期權者對期權的認識大多是價外期權認沽短倉可以收期權金,因為是價外關係,即使股票跌至行使價而被逼買入,心理也會覺得是低於交易時的市場價格而好過些,又或以小博大的買入價外的認購期權。

如果閣下以前有做過期權的經驗,但只是停留在上面說的一兩個策略,以下這書可能讓你大叫過瘾,也是期權專家Cody兄極力推介。

這書介紹了 option geek的目的,對風險和回報的意義是什麼,提升讀者在這範疇內的知識:

1  Volatility.波幅
股票的波幅不用解釋吧。

2 Delta
股票的delta是1,代表股票每上升一元,股票就升1,如果A股票option的Delta是0.6,代表A股票每升一元,這支option價格就升0.6元,如果Delta是-0.2,則股票升1元,option價格就下跌0.2元,如果你的組合有兩只A股票的期權,一只是認沽,Delta是-0.4,另一只是認購,Delta是0.6,正股每升1元,組合便會升0.2元,組合的Delta也就是0.2。

3 Gamma
正股票上升一元後,期權最新的Delta和原來比較的變幅就是Gamma值,Delta值會受不同因素其中正股價格高低的影響,非常價外的期權,Gamma在正股股價變動時仍然相對小,正股股價去到越接近期權的行使價,期權的gamma越大,因此Delta hedging組合風險不只是現價水平,還要想像正股大幅度下跌時的Delta變化。

4.Theta
行使價剛好是正股股價時的期權金額最大,Theta也是最大,如果theta值是-1.2,代表期權的價值每天下跌1.2元,若期權28天才到期,在正股股價日日如是下,期權的價值就下跌1.2x28天,如果有100股期權就再x100,但實際Theta 是以非平均方式下跌,越接近到期日下跌幅度越大。如果你是期權長倉,Theta就是你每天的損失,但如果你是短倉,則負負得正,Theta是正1.8 ,就是你的收入。

5. 用Collar策略降低風險同時增加收入
很多投資者總會以為沽遠一點的價外期權會安全一些,但一旦到價,delta還是變成1,和正股股價共同進退,風險並沒有降低。

而這種Collar策略是,短倉At the money認沽期權,同時長倉Out of the money 認沽期權(書寫的是持正股+沽ATM call+買入OTM put,但因為這和持現金+沽ATM put+買入OTM put相同,所以我用後者說就簡單一點**)去製做合成高年金和降低風險,把組合的Delta降低於1。

筆者覺得書給的理由非常有說服力,因為:
1. ATM的Theta最高,而OTM Theta較低,賺最高的入息,並付最便宜的保險金;
2. ATM 的Delta一旦成為Deeply in the money時,原來的期權的Theta就會大幅度下跌,但另一支原來是OTM期權長倉因為差不多是ATM期權的Delta就會上升,因為是認沽Delta,和正股的下跌走向相反,發揮降低風險作用,並把組合的gamma變化幅度降低,不會出現這個情況:

3. 合成組合因為有長倉OTM put關係的總體接貨本金需求大幅降低,於是短倉期權的收入相對資金比便會提升,回報率也同樣提升。

書建議沽期權時可以用相同比例同時沽 ITM , ATM ,輕微OTM 的put , 用這些期權金的總額20%-30%,去用作降低大跌時的gamma的OTM put長倉之用。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配合看Cody 兄兩次直播的解說會更有所得:




交易方面:

其實這半年筆者已經不斷用這方法製造合成年金,含蓋的正股包括騰訊,長江地產,YUMC,KHC,Macy,LK等等...., 筆者會在正股波動Theta高和股價低於內在價值時選擇性做交易,每一支我也願意接貨或增持,直至今天所獲得的年金非常不錯。

----------

**以現金存款收利息+認沽期權短倉方法,替代持有正股+認購期權短倉可能有另一個優點是,沒有正股例如像漢能被停牌的危險,因為到期日前者可能只需要按停牌日收市價付差價,無需要像後者持有的正股要等數年後復牌時可能繼續的大跌。



2019年11月5日星期二

一本非常精彩和啟發,由炸彈天才狂徒寫的哲學書:industrial society and it's future

這本書出自一個炸彈狂徒,很多人第一個印象就是偏激,大家看時需要有心裡準備,另一方面,因為作者也是個智商高達167的哈佛學霸,甚至高於霍金,他一定有一些普通人如你和我看不到的東西值得我們去思考(OK,你或許不是普通人,我是說一般人)。


先說這本書有幾個作者常用的重要名詞的解釋:
A.process of power 行使力量
過程有3,1. 定目標,2出力,3達到目標

B. 達成目標等級
1不用出力也達成目標,2.出很多力之後達成目標,3無論如何出力也無法達成目標,作者認為科技社會,大部份人是處於第1和第3種狀態,這兩種情況最容易令人產出無力感丶愤怒...等等心理問題,下面會說原因。

C. Autonomy自主
是否在行使力量還要第4個“自主”元素,你設定目標有飯吃,於是早出晚歸,出糧時可以有飯吃生存,但這並非行使力量,因為你沒有自主,在那方面要出力,做什麼都由上司說了算,即使你自己是老闆,你仍然要受工業化社會的規例限制,這些規例由小數人制定,食物的安全或醫治安全也是,你並沒有自主(我知道你在想這種說法是否太極端,但暫時我們要先明白他說的概念是什麼)。

於是如果你自己種菜你就可以100%是“行使力量”,或者你是在一個小社區其中一個參與者決定種些什麼安全食物,決定用那些水或不下農藥。

D  physical /surrogate activities 身體/代理活動
作者認為,身體所需要的活動是食物,安全,健康,性,居住,衣服是人的主要活動,而其它的是都代理活動

作者認為,過度的工業科技社会,普通人可以不用付出非常就能滿足生存,但因為在生存這個決定上沒有太多個人的行使力量,例如今天的大量食物,運輸工具,個人容易得到,但在決定真正對自己physical activity 利益的決定,什麼樣的食品是安全,卻是無法參與,未來的無人駕駛等連由A到B的自主權也失去,決定權在幾個人或其它人手上,於是便會產生無力感,不滿或愤怒。

於是他們會找尋Surrogate activities去行使力量,從而獲得滿足,因為他在過程中需要出力,而之後也能達到目標,但有些人的推動力並不大,也可能不認同這些代理活動,因為這些活動的背後,也是由小部份人或大機構的推廣,決定它是否有地位,優賤等等,例如馬球對比行山,前者對人體的真正受益不會較後這高,甚至更危險,後者卻要掛著老餅活動之名,這些高尚運動若以對人類健康發展為名的代理活動站不住腳,甚至科學家的研究也是,例如核廢料對人类的威脅害處遠高於它便宜帶來的重要,因此科學家的所謂“對人類貢獻”的情操,實際是他滿足“個人慾望”。

或許不是簡單的一個欲望,可能也是因為“地位”,“一筆研究預算”,或依附一個“大機構”更能產生的”行使力量”的滿足,而非真正從人類的福扯著想。........

.....好了好了,是否讓各位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看世界,筆者以前都有無厘頭的普通人的Surrogate activities的執著,就以職業為例,職業是包括Physical或surrogate的,如果你以為錢去滿足primary need,做plumber應該是非常不錯,你可以控制做什麼和如何做(當然仍需要按既定的安全標準),又能獲不錯入息的,滿足primary needs,但作為父母就會因為社会定的等级而希望兒女選一份聽起来更好地位的寫字樓工作,但這些工作卻更令兒女有一切按上司说而做的無力感。

E The nature of freedom 自由的性質
作者認為“自由”是在保護自己生死,衣食,住行上行使個人力量時,不受大機構的操控, 幹預,自由是有力量去控制自己的生存環境,而非控制別人,當有大機構能控制別人,無論機構有好的出發點,或他在他的可以控制的權力下容忍你,你也是沒有自由。(以前我是面对面和你說话,没有人可能阻止你和我說什么,但未来則可能是由Facebook的logarithm的鄰憫)

科技或大機構令我們自由越來越小,以前的獨裁君王统治,没能有每一个人详细资料庫,他逃走不被捕回遠较現今科技社会容易。

現今就算發聲自由,你的聲音也不可能被注意到,唯一的方法是製造暴力或殺人,並要求個人的文獻被刊登,否則你不可能有机会在氾濫资讯上獲多人留意。

憲法附给我们的自由只是我们成为既定的社会机器而不是成为自己,中産的所謂自由是因為你跟著社会說的成長和發展,他有言論自由因为他已融入了,接受社会把異端行为的定义,並相信有人因為抵觸社会的"怪行为"又能獲公平對待,就會"有壞"於社会。(據說經典電影Matrix是受它啟發,還記得在Matrix社会的Big Boy"Smith"嗎,他一直追捕有獨立思考的Leon和他的同黨,並要"同化"他们,令他們變成完全和Mr Smith同一個模樣,最後就是matrix program世界的一個program人)

寫到這裡,或者我們開始明白為何作者從一個一流學院學霸天才,數學明日之星,突然避世去讀哲學,隱居深山過著简樸生活,又如何能郵寄炸弹18多年也能避過FBI追捕,最後以策動另一个炸弹要拹華爾街日報必须刊登這3.5萬字全文大作被人注意他的"發聲自由",或者本書也可啓發閣下思考香港年青人為何以暴動的方法去發聲。(原來越感無助的人最容易使用暴力,於是對無助的人好些,會有益於自身的安全)

最後是IQ只是普通水平的筆者看法,在未來大勢上,的確很悲觀,但仍然有很多東西最後都是個人選擇,總可以在入世中修行,跟自己心走又能獲得滿足,若一味依戀去改變別人想法或世界如何走,是最易引致不必要個人的失望,而以達到自己心中的“正義”的目標去傷害別人或破壞,所追求的只不過是虚假和自私地滿足個人代理需要(surrogate needs),對人类的真正福扯完全無関。
這是有關作者的wiki:https://en.m.wikipedia.org/wiki/Ted_Kaczynski
知乎網的详细:
https://zhuanlan.zhihu.com/p/30920554










2019年11月1日星期五

KHC 業績簡評

今天上午開市前卡夫享氏公布業積,Adjusted EPS為0.69,遠較市場预期的5角多好,開市後大升至收市32.33,單日升13.4%。

筆者前後下主了兩次注碼,第一注為28元,第二注為25.5,幾個月來也多次運用short Call方法去減低了一元多的成本,但這個月因為是31/10公報業績,我就是擔心會有什麼特發消息而沒有做Call短倉,很幸運可以吃盡這升浪。

其实比较上年2018年同期的Adjusted EPS為0.76,季度業績算不上好,但對比2018年10月31日公布季度業績後,由50元開始跌至19年10月31日公布前的28元,一年股價跌了44%,對比現業績只跌了10%,明顯是跌過籠,尤其是8月份公佈上季度業績時,新CEO的拒絕給任何預測更加嚇破投資者,單這一句話,股價更在兩天便從32元下跌至26元多。

筆者認為單看財報,今天股價不至於反應這麼激烈,最重要仍是CEO在答問會上表示他們已經知道公司問題是由於太著眼壓低成本,而沒有留意做成成本上升是因為産品複雜,沒有把因通涨上升的肉类和芝士類産品價格提升,没懂很多無謂和無盈利産品去掉,過於複雜的產品,引致在工廠丶運作上增加成本之餘,連帶也影响客户服务。

這錯誤策略真的對財務出身的管理人好好警惕和牢記,因為他們有一個管理偏向是無論發生什麼問題,都用斬成本的方法處理,筆者之前就遇見過一間走下坡的公司的CEO,請了一大批成本管理的人去減成本,但卻炒掉不小營業員,生意下降了,固定成本又要降,於是就是一個不好的循環的開始。

對於投資卡夫股票方面,筆者個人意見是,卡夫新CEO已經釐清了公司到底出現什麼的致命問題,餘下就只是如何執行和何時,於是就是可能會快,可能會慢,或很顺利、或有點波折,但快慢和波折都已經不會是最大的問題了,因為這都只不過是一般企業的營運常見問題而已,只要公司方向没錯,早晚就会重回正軌,到時股價就能回到同業一般15倍PE以上的估值,以本季的每股EPS0.69開4,大约會是41元,對比現價32元,仍然有一定保護,筆者會繼續持有。

當然期間會上上落落,有些人會短炒,更會有一批敏感的市場先生出出入入,來來回回,有興趣和耐性的投資者,總能找到合適的時候和價位買進。

2019年10月20日星期日

從女兒身上明白人的目的

常言道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差不多是大部份做父母的希望,看到子女受傷害或失去信心時,保護之情就會洋溢 。

昨天看到Starman兄的出文關於他小一的女兒在學校被同學固意貶低令她迷茫的事,Starman兄勉勵女兒更進一步,充份看到父母愛子女無微不至之心。

這也勾起了筆者相同的經驗,只是我的女兒小時成績非常差,而打擊她信心的同學又是一個資優生,看似一場無法戰勝的比賽,我選擇了贊女兒用功而不談分數去讓她開心,雖然很多人或認為這是阿Q精神:

女兒大學生活了幾年又如何呢?

如果閣下子女要選大學,你是希望子女快樂而不是做精英就不要選多倫多大學,因為它不是一間鼓勵而是打擊學生的學府,尤其女兒讀的Social Science科因為不是數理或財務可以有標準答案的學科,大部份教授最高只會給A-或B+,於是其它也很Smart的學生就只能拿C+,平均也只拿C或C-,多大的作風令很多學生抵受不了而退學,學校也出現不小自殺事件,或者有人觀點認為,人生就是要競賽,失敗就要退下 ,如果是這樣,筆者女兒早就會被誤判沒有進大學的機會,女兒另一個非常smart的同學抵受不了離開多大,就沒有機會轉去卡加利大學再起,科科拿A和變得非常開心,而比較遲熟但很有其它才藝的靑年就會被埋沒了。

事實女兒也因為情緒受影響而休學和接受了一年心理治療,我和太太像認真又說笑跟女兒說,要學船頭尺的座右銘: 剛剛好就夠,不要蝕底,既然拿D也可以畢業,就無謂浪費時間和精力去拿A,能畢業就已經夠,希望她不給自己壓力。

女兒也跟我們說,讀書是想找“對”的答案,分數是結果,不是目的。

很幸運女兒已經完全康復,即使之前成績受影響也沒有影響她排在頭幾名,而最令筆者引以為豪是,我們沒有把自己的想法灌輸給她,要她走那路,她拿好成績是因為自己喜愛所讀的科,讀對了書,而不是別人期望她需要讀那科。

而未來做什麼工作,我知道一定會是她自己最喜愛,因為她不會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6天,而只滿足於自己做一天自己喜愛的事。

這令自己想起很多人包括我認為已經很好的所謂計劃:
“學好理財,然後忍受十幾二十年不喜歡的工作至財務自由,就可以做自己喜愛的事了”

在她看來,不在一開始就做自己喜愛的工作是匪夷所思。

至於那位之前笑女兒的天才同學又如何?

她亦已經在全球最頂尖的Imperial College畢業了,女兒應該認輸吧?

若你的女兒是一條魚,要她和另一只馬騮比賽爬樹,注定她會抱憾終生,並把一個不應該出現的失敗強加在她身上,而每個人的才藝能力, 絕對不止學校那區區幾十科能涵蓋,也不可能就此決定是誰優於誰,而最重要是一開始就沒有比較的需要,做你自己喜愛的事才是你的目的,而且你也總能做得不錯。

(這是其中一個女兒書群霸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