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0日星期二

持有價值股越來越痛苦,散戶是時候向管理層提出 ”訴求”

前兩天Ch Liu兄給了我一個連結:
https://udn.com/news/story/6811/4017955
知名小說及同名電影「大賣空」的真實主角麥可‧貝瑞(Michael Burry)曾在2008年危機前,做空抵押貸款證券而名利雙收。現在,他看到了一個冷門機會,正從他所謂的被動投資「泡沫」裡浮現出來。
貝瑞接受彭博資訊書面採訪時表示:「透過指數股票型基金(ETF)與指數型基金這類被動式投資的泡沫,以及資產經理人湧向非常大規模企業進行投資,已使得全球較小規模的價值型證券淪為遺孤。」貝瑞的Scion資產管理公司管理約3.43億美元的資產。
許多市場觀察人士多年來,已對資金一窩蜂湧入被動式管理基金的現象表達擔憂,但迄今很少人直接稱被動式管理基金是個「泡沫」。6月公布的研究顯示,三家指數型基金管理公司合計管理超過1.8兆美元資產,未來數年可能控制標普500企業所有具投票權股份的三分之一。
投資人擔心,大量資金集中於被動型投資可能會放大股市賣壓,但ETF經理人指出,去年12月的大跌凸顯ETF能禁得起市場震盪。
隨著資金湧入ETF和其他傾向押注大企業的指數追蹤產品,貝瑞表示,在全世界各地、規模較小的價值型股票已被忽視。
在過去的三周中,貝瑞的Scion資產管理公司已揭露在美國與南韓的至少四家小型股企業的大量持股,並且對其中三家採取積極操作。
由於投資者不滿主動型基金高昂的管理費與令人失望的報酬率,主動基金管理公司近年來管理的資金大失血,這一趨勢更促使信評機構穆迪(Moody’s )預測,在2021年前,指數型基金規模將超越美國主動管理投資基金。這一轉變適逢價值型股票多年來表現不佳,小型股近期表現也不好。
貝瑞表示:「遍地都是機會,但很少有主動型經理人想要利用它 。」
儘管貝瑞最為人所知的操作手法是他的看空押注,但他表示他熱愛針對「被低估、且在被忽視的情況下,進行做多投資。 」貝瑞表示,他在某些情況下會轉向主動型投資操作,是因為「像我這樣追求小型價值股的主動型基金經理人」並不多,而且他還會協助企業提升對投資人的吸引力。
貝瑞本月請求影音遊戲廠商GameStop公司與男性服飾零售商Tailored Brands實施庫藏股。兩家公司股價28日分別上漲4.9%與7.6%。Scion資產管理公司近期還加碼南韓兩家小型公司Ezwelfare與貨運卡車、救護車製造商Autech的持股部位。
貝瑞說:「 南韓有很大的潛力 」,理由是南韓擁有技術實力,且教育水準高, 「然而 南韓股票總是很便宜,應該怪罪管理團隊,因為他們沒把股東當成老闆一樣來對待。 」
雖然包括避險基金艾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創始人辛格(Paul Singer)在內的活躍投資人近期力促南韓企業提高股東報酬,但韓股一直是全世界估值最受壓抑的市場之一。韓股基準的Kospi指數今年以來下跌約5%,而每股標普500指數同期間上漲16%。

筆者的意見:


越來越多人買指數基金,很多資金抽走被動或被逼買入指數成分股,於是有人就說這做成這些股票過高,而很多主動型價值基金被指數基金拿走生意,資金投放在價值股更小致股價更偏低,Michael Burry就是說這點;


至於大市是否出現泡沫可以這樣看,如果一半指數股高了兩成,其他價值股也低兩成,用指數看,大市好像過高,但整體並沒有,之前我提出要買和大市不關連股,例如KHC,YumC,也是因為如此。


香港和南韓更加慘,因為缺少像美國公司activist投資者,令這些區內的價值股的小股東,沒有派高息或被回購而受罰;

持有這些股很痛苦,因為在很長時間它們在大市上升時會不動或下跌。


希望Michael Burry的號召力能令更多小投資者向價值股的管理層提出善意。

如果你也是老散,不要小看自己的權益,大家可以看到最近香港群眾的力量如何有影響力。

兩個訴求,回購或高息, 不貪心,缺一”也”可

PS:筆者的KHC終於瞓醒,前幾天撈底後連升多天。

2019年9月4日星期三

近排做了明燈

筆者本年成績除了年頭因為川河大股東要約谷起去到 0.85至組合大幅度跑勝大市,之後就因為大股東增持令川河流通量低於25%要反手減持而逆轉,川河成交一向不大,減持做成股價非常大壓力,組合賬面值不斷下降。

本來農行轉中行的行動後,中行股價曾經一度高過農行4%,耐何自己沒有適時轉股,現在更打回原型。

種種情況令組合即使連同本年大賺的Yumc也不夠貼,跑輸大市,一度也為自己沒有在高位出貨,轉身太慢而非常惆悵。

檢討之後,發現轉身慢是結果而非原因,主因是近期送中事情嚴重影響個人的情緒和分析股票的積極性,準備不夠自然反應遲鈍。

主意已決馬上集中精神出發,每支股票都從頭思考一次,於是在高為44-45元放了大半Yumc,然後沽42.5的put。

數日前KHC換了CFO,人腳應該齊,本應是利好,但股價居然無反應,於是買上行動double注碼。

今天YUMC下跌4%,KHC卻上升2%,心馬上想
一來一回也不小,有冇咁邪,不過回頭想,其實自己做了幾個月明燈都已經好邪啦。

總之買股就是要精神啲,無論周遭發生什麼事 ,除了有關股票的,其他影響自己情緒的事情都要當它不存在,否則就自己攞嚟衰。

2019年8月27日星期二

入貨好機會

昨天股市大跌,筆者看到終於滿地機會,我在討論組出文為組員打氣,原因是

1.投資者是買股不買市,在安靜的市場,他時常會懷疑發現的所謂便宜股是否有自己看漏的內在問題才導致股價大跌,因為市場多數情況都是有效率,(即有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

2.在一齊陪跌的情況下,投資者尤其是散戶就不用再比拼和大行所獲的內部消息靈通的高低,而某個股下跌是因為市場不分青紅皂白的恐懼拋售,而非真有漏看到的隱患的可能性就很高,(即市場氣氛已經顧不得把嬰兒和水一起潑出了)

3.如果你反覆計算了某支股的估值真的非常低殘,尤其是幾年的業績也對版,就要相信自己並買進。

****因為whatsapp有人數上限,不能把所有班數同學加入,我已經在本班WhatsApp群組留下Telegram群組的邀請連結,以便所有同學加入謝謝。

2019年8月20日星期二

中國人的自豪,香港人的悲哀

以下是中國和香港的過去多年工資和物價指數的比較,



大陸的物價指數從1989年的接近130,下跌至現在的稍為高約100,但同期人民的平均工資,卻從人民幣千多元上升到八萬多元,百姓實質工資上升十倍十倍的,人民對國家的滿意度和個人家庭的幸福感大升,無論閣下抱著什麽政治意識形態,都會明白和不容否定這個令人驚喜的事實,國家對大陸百姓做了一個無與倫比,史無前例的好事。



香港又如何?

從上面的圖可以看到,香港平均過去十年的物價和名義工資上升雙約,實質工資並沒有增長,考慮1993年和2019年的大學生名義工資是$13158和$16890, 比對1993年和2019年的物價指數大約65和110,大學生的實質上工資和其它的基層工資不能維持,而是倒退,若閣下是那一部分獲得生活改善的中產,在一個沒有增大的池塘的零和遊戲中,除了因為閣下的確有付出努力那部分是應得外,其餘是建築在其它基層市民的痛苦身上。

國內同胞就像"被"持有十年猛升的茅台,並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相對今天香港年青人就像在150元時"被"持有匯控十二年,除了換股(移民)外,就只有等,痛苦地等。

希望國內同胞和領導人能易地而想想香港的情況,想像如果閣下持有的茅台股價和每月的工資,跌回十年前,並且未來20年也不回升,所吃的飯和住的地方越來越細,抱怨幾句還說要被送中,又會如何?

沒有無源無故的愛,也沒有無源無故的恨,有時間,市民不如留在家中打機,或和親朋飲杯茶食個包,誰會上街?



2019年8月15日星期四

百勝中國(YUMC)有業績簡評

百勝中國2019年第二季業績不錯,美元銷售增長3%或21.2億,若以人民幣本幣計算則上升10%,營運利潤上升6%或2.04億,人民幣本幣計算則上升14%,純利上升24%至美元1.78億或每股0.46,主要受投資美團的Mark to Market利潤引致,扣除這特別項目則上升14%或每股0.42,派息增加2成至每股0.12。

年中用了7千5百萬回購,平均回顧價是42.6。

店舖淨收增加178間或2%至8751間,KFC總數為6179間,PizzaHut則是2252間,會員數目KFC有1.85億,上升37%,PizzaHut有6千萬,上升33.3%。

本年純利率上升了0.37%至10.59%,這微小變化提升了營運利潤6%,高於銷售增長的3%,其實銷售和銷售成本上升相約, 利潤率增加主要是因為本季度的關店數目費用大減所引致,而其它的本屬固定的行政費用上升幅度反而高於銷售速度,即銷售增長引致的operating leverage 效應仍然有待努力加油。

投資者最要關心的非經常性支出或收入調整後核心純利本季是0.47,本年是1.08 ,攤薄後為0.46和1.05,和調整前差不多,而半年報告純利4.14億差,自由現金流則是4.45 億。

考慮到自由現金流較報告盈利高, 膚淺地用半年利潤開雙推算全年每股盈利是2.1,應該算有譜,以現價41.82計數PE是19.9倍,同時也低於管理層回購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