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4日星期日

超級銀行—書評(二)華為是如何走出去,中國在非洲之路

中國開發銀行的资金全部依賴發債,它發債量之大直接令中國債券市場依賴它的存在,副行長高坚把利息釘在銀行存息基礎上浮動,因為國開銀行是主權級,於是購買它的債的商業銀行就必赚了,中國政府控制了貸存息差和水平,確保了國開行壓低和不按市場贷款價格為基建集資。

中囯總理温家寶曾經一度想把國開銀行变成另一家商業銀行而非主權銀行,即使它的貸款風險控制的努力證明是成功,面對這即張來的改變,會削弱國開行失去主權信用評級和增加资本成本,與及持有它的債券的商業銀行產生巨大的損失,2008年西方金融海嘯和失敗幫了國開行的忙。

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陳元徹底放棄購入要财政部打救的华爾街資產,認知到中國是需要天然气和石油,而不是質量差的西方金融機構,中國需要創造自己的金融系統,因為完全依靠市場救不了金融危機,要在政府和市場中平衡,並放棄商業化唯一利潤目標,把金融目標和社會目標一致,才能有更多发展空間,更要放棄以西方標準而轉用國際客觀標準去衡量世界级銀行。

陳元認為中國可以直接購買原油和商品而非在交易市場買衍生工具,但西方政府卻鼓勵本國商業銀行在本國而非進駐非洲和拉丁美洲去進行贷款。

2008年國開行為中鋁提供资金收購力拓去阻止必和必拓全球的龔斷和定價,因爲資源被西方壟斷代表中國付出更多購買的成本,囯開銀行在2009年也給中石油300億美元贷款支持其海外并購。

國開行2007年在香港首發人民幣点心債,2010向全球发行20年期人民幣債券,這是美國二戰後獨享的特權,也推翻陳元一直擔心人民幣只能是美元的延伸或任由美资銀行擺布。

埃塞俄比亞的皮革廠工人成本在2011年是中國的1/5,是越南的1/2,在2010年皮革出口只是800萬美元而越南是23億美元,埃國氣候能牧優質羊群並已有一億頭,本國有聚集功能供應鏈,但它皮革出口只佔世界市場0.9%,美國鞋業顧問說是是一個巨大的浪費,最大挑戰是運輸至吉布提港的道路,走500英哩要用4天。

西方長期提供埃塞援助,而非建設,其總統把中國投資引入設廠,中興是當地运管合颗商並提供互聯網,得到國開行450億美元贷款華為在當地是中興對手,中興也是國開行客戶,中交建負責連城南到市中心道路,而中鉄正在建設通往吉布提港鉄路,幫助了當地中國和外國的皮革廠的運輸。

世銀經濟學家林毅夫在任時說西方不推崇非州制造業,因為又污糟又不環保,但他說廉价勞動力和原材料正是擺脫貧窮最好的相對工業化競爭途徑,就算有靠石油或商品,也要大規模制造業才能支撑持續發展,他不認同西方認為貧窮是非洲政府治理水平低所累,因為中國和台灣幾十年前也是窮和腐敗。

非洲錯失了全球制造業猛增的十年,2007年前制造只佔非洲GDP8%,73%是源礦出口,未來中國因為成本上升會釋放8500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到更窮的發展中國家,非洲現類似的不到2千萬個,要獲這好處首先必須直接投資資金,製造基地和技能。

胡錦濤承諾50億美元中非合作基金,國開銀行提供所有资金,中非合作基金在非洲的投資退出週期目標是5-8年,它不做大股東, 目標是中國公司把资本丶技術和經驗帶到非洲,希望做血而非捐血,而若中國公司和中非基金合作,國開行就為它們母公司提供貸款,例如新疆金风科技,蕪湖奇瑞汽車,都在非洲設廠。

中國希望避開西方過去留下很多华而不實工程,基金主管認為本區域市場吸收能力有限,以原來的交通設備並出口至週邊國也行不通,非洲必須打造区域互聯互通市場。

陳元認為中國的需求量會推動非洲商品價格上漲,非洲的下一個階段是基礎設施需求和會加大,但西方國一直不做這類投资,也沒有短時間就能搞大規模城鎮化建設經驗,例如前宗主法國輸了科特迪瓦和塞內加爾水电投资的競爭給中國,雖然法國傳媒經常指責中國在非洲是新植民主義,但中國仍願和很熟識當地的法國公司以顧問形式共同合作。

中國的贷款己超越世銀,主宰發展中國家的倡導發展觀點,2001-2010年中國進出口銀行對非洲投放了672億美元,國開行在單一2012年對非洲贷款額是137億美元,但未包括向中國企業例如華為丶奇瑞丶中石油等提供它們對非洲投資的贷款,而胡錦濤在2012年7月欧洲國家在債危机掙扎時再向非洲提供200億美元新贷支持基建和制造業。

2011年國開行副行長李吉平說傳統銀行以現金流收益决定项目,但國開行則相信他們能培育一個项目,培育和過濾風險才能使项目成功,如三峽工程一旦建好就能發電和賣錢。

在當年3月,行長陳元談到為剛果路網丶礦業丶能源丶農業丶制造業丶建設和發展協議的簽定的貸款能讓國開行創造有效回收條件,和即使其中一個项目失敗也可用多项平均彌補風險,平台贷款目的是平行現金流,糾正有問題项目,使好的更好。

西方銀行對非洲贷款在50年代開始是以基建為主,但後來70年代卻轉為加大贷款至扶貧,令非洲通過贷款彌補赤字,致外債高築丶通貨膨脹。在1982墨西哥無力還債後,西方銀行開始徹资而令商品價大跌,利率提高,非洲國家要還更多的錢,引發更高財赤,被迫接受lMF和世銀更爭議的條件,撤南非州國債務在80年代增加了一倍,而人民收入卻較年代初更低。

中非專家Brautigam說:"西方贷款主要扶貧或资源,認為非洲沒有商机丶不開拓業務,而中國人覺得资源外還有很多潛力领域。"

因為IMF也對加納有數億元贷款,它拖延了中國和加納贷款簽定協議1年至2011年,並則指中國對加納未有通盤整體考慮當地狀況,中國認為lMF很無禮。

在2012年加納在海油田开发计劃後不久,中國向它提供有史以來加納最大單一30億美元贷款,也為中國基礎設施承包商獲得了工程合同。

中國反駁說IMF和世行沒有考慮貸款能推動巨大增長。西方的標準是看非洲過去的歷史,中方看經濟推動的未來,這也是國開行不像IMF那樣要求非洲國定期詳細匯款,因為國開行有资源商品擔保,匯款是流向中國承包商而不是非洲政府,間接防止了其多年來政府腐敗魔印,但仍遭到反對黨指責,即使懷最好的互利意圖,國開行非州業務也不是暢通無阻。

中國的目標只是1)保護自身资源戰略和2)推動中國企業走出去,但卻完美结合了3)非洲本身基礎設施需求的目標,只餘下非洲國家怎樣利用基建設施去提高國家工業收入,這像上世紀西方在中國投资所促進的作用,中國明白一窮二白是怎樣,國有企業需要有佔比重,所以不像世銀和IMF要求當地私有制和自由市場。

在新能源方面,國開行也全力支持英利綠色丶尚德太陽能丶华銳丶賽維....全球擴張,2010奧巴馬也把再生能源提上議程掀起美國企業加入競爭熱潮,引致後來過多供應致價价暴跌而至少14間美國和德國太陽能企業破產,雖然中資企業也虧損和股價暴跌,但無阻國開行繼續貸款支持,包括對外的拼購,因為中國在2011年定了至2015年太陽能发電翻倍的目標,國開行在企業贷款條件中加入當企業負債率達75%,銀行"可能"採取行動,國有化是其中一個可能行動。

中國新能源目標間接完了美國環保先鋒希望太陽能價格能接近其它能源夢想,而對资本主義來說,唯一考慮卻是"企業能否盈利"。

通訊方面也如此,國開行給予華為和中興客戶包括巴西最大通訊Norte丶和墨西哥城Movil..等公司非常大筆利息特低的購置和升级貸款,甚至低於這些企業的債券利息,國開行對這些外國客戶一無所知,它給貸款幫助了華爲和中興走出中囯,而企業則反過來幫國開行找可靠客戶。

作者最後的總结是:
金融創新只能通過私營銀行和自由市場的结論證明是个謬論。

看完全書,筆者得益非淺,有一個傳說是玩大富翁遊戲只需要不斷去起點打圈拿錢,並購買物業和放租再獲得收入,週而復始就能成為贏家,但更利害的玩家则是不需要玩遊戲,而是直接印無限量美元,並要在場玩家不斷把手上的錢交換他的美元,供他購買和控制資產之用,他一定會是最後的贏家。說易行難,無源無故人家又怎會換美元,因此到處也顛覆動蕩和制栽會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

中國好像己摸到如何用另一種合作途徑踏上這條贏家大道,它對資本家眼中的盈利和整體社會能否持續發展有著顯著不同的考慮,並開始大步向一帶一路前行。

2020年9月28日星期一

"超級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如何重寫金融規則"書評(一)

幾年前我看見一些在2008年扑直的企業的股價大番生,在悔恨自己無買或買得小外,心中也產生一些以前沒有過的想法。
"如果當天債權人不迫死的企業,擺多十年八年,會否足夠償還當日的一時之急兼有赚,損失的債券人會否後悔,到底什麼的破產才是"合理"?

價值的方程式很簡單,未來現金流除以折算率,要一間公司股價高或無限高,一就是份子未來現金流上升,一就是份母的成本融资Cost of Capital是零。

Amazon就是其中一支如此的公司,它的股價上升是资金參予者一起地相信它在十年丶廿年後增長而給予它非常低的融資成本,有了資本和經過十多年以本傷人,對手被殺得8899後,資本投資者令到Amazon由虛變實。

股神投資美國運通時說它發行的旅行支票在资產負債表中雖然是債,但這些支票“債”很小被兌現,實際做成它超低成本的長期融資的资金成本,運通銀行的內在價值就上升了。

资本是只要“它”相信你,你就能成為高人,你是否真是高人己經很其次,當然正常能力也是起碼,我只是想表現"资本"會决定企業的天與地的分別,

Cody兄介紹的"超級銀行"一書,解答了我很多類似的疑問,不是每本書都能如此清楚和有說服力解釋中國這20年的神跡,或是誰人的主意讓整個國家的面貌翻天覆地,作者是Bloomberg記者,這本書大家一千萬個不要錯過。

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陳元在2005年時說:地方政府沒有信用額度,公眾對地方震興項目收益沒有信心,地方政府不能通過發行債券為項目籌集資金。

因為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鼓動了地方政府投機令通脹猛增至20%,朱容基隨後在94年禁止地方直接贷款,並把所有地方稅收歸入政府,不能改變稅率,即使地方有實質服务和基建需求。

98年亞州金融風暴出現,商業銀行自顧不下,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得到這契機。在陳元接手時,這銀行有一半的贷款沒有收回,西方為首的IMF和世銀建議亞州國家應開放金融市場和引入國際競爭去淘汰不善的銀行,但中國卻是"另辟蹊徑",並帶领中國進入20多年城市化黃金期。(讀完全書,不得回头向這四個字致敬)

因為朱容基的中央控制,地方的稅收由93年佔地方總收入78%直線下跌到201O年的3O%,商業銀行不願意為地方政府提供"種子资金",國開行就為此提供资金,它的资金來源是發債,並由商業銀行丶信託公司丶私人債權者購買,於是它快速实現把居民的儲蓄流向地方建設。

地方政府現金流收入很低,國開行幫助它們成立融資平台,把需要的地皮和资產、國企股權,好和不好的项目梱在一起,美化资產負債表,把補貼看作收益,從無到有建立了一個地方融资市場,在過程中提高了地方政府信用度。

陳元在2005年解釋為何國開行願意向"信用極差、沒有歷史盈利的機構貸款"時寫道。

"城市化是刺激消費和投資的最重要和持久的動力,它可以推動中國未來5O年的發展"。
(我們讀的傳統财務卻是教1234567的數字,並用一個沒有歷史的現金流去評價一個初生嬰兒的價值)

正是因為朱容基在95年的把地方稅收一刀切收歸中央控制而放了一個地方土地收入不需歸入地方预算的缺口,意味著地方土地收入沒有中央监督和國開行有寶貴资源去摸索出以"土地的未來價值"為基礎,發放大量前期贷款的方法。

隨著基礎設施越多,土地價值越水漲船高,地方政府土地收入在1997年增加一培,又在2002年在這基礎下再增三倍,從2003年至2009年間又增加四倍有多。

全國有數萬个複製了國開行試驗的"蕪湖模式","重庆模式",蕪湖政府有土地但沒有辦法把它變成現金,透過贷款建基建後出售土地,令它的资產由3.19億增長到214億,國開行的蓋印成為一個地方良好治理認可的背書,四大內銀和其它商業銀行像聽到號令跟進國開帶頭的贷款。

國開行幫助重慶成立平台"渝富资產"收購大量不良贷款的地方國企避免其倒閉,把國企市中心的工廠搬到郊区後賣出貴重的地皮,清理了15O億的商業銀行不良贷款,避免銀行系統損失 ,而渝富收購的资產由2003年的虧損8千萬至2005年的盈利2億元,也令它的國有资產增長四倍,2001-2006年間重慶GDP增長11%,基建投资增200%,2011年的GDP增長16.5%。

2008年的金融海嘯令中國出口大跌,全國失業人口上升至2千萬,中央只能融资到宣布4万億救市中的1.18萬億,這時國開行扮演了重要的角式,為全國各地建立了上萬个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由2008年初的1.7万億增至201O年的5万億,這些基礎設施贷款沒有抵押或抵押品市價嚴重不足,但中央仍然沒有停止支持國開銀行。

湖南省高速公路在2011年6月獲2051億贷额,國開佔731億,其中一條公路缩短了長沙至一座叫娄底的小城市,娄底政府在公路出口旁建設了一座大而("暫時")用不著的體育館,並為此徵收和賠償農民土地,這些工程建設獲國開承銷12億債券,地方政府把燃氣股權丶地皮丶舊酒店丶自來水..等注入融資平台,小城地皮抵押的估值達美國富裕區,娄底的債由2007年14億上升至201O年3O億,現金流一直是負,但國開給它的贷款利息較其它銀行更底,原党委因為大花錢建办公樓被逮捕,這些基建丶體育場不會帶來現金流,但由政府賣給開發商的週边的土地价值卻不停上升。

中國在2006一201O年的所有地方政府通過賣地收入总额是7萬億元,這些收入就是用來填補不足的地方現金流入的國家開發銀行的抵押品。

國開銀行借出多也發債多,它債務比美國房利美和房地美相加還多,陳元受匈牙利經濟學家Janos Komai影響很深,他寫的计劃經濟過度至市場經濟會因需求無限大而做成物资短缺,陳元認為市場並不能建立正確的工業結構,因而無法滿足會出現的物资短缺,政府應對經濟加以指導,否則會出現通货膨脹,滋長不安定因素,市場可以自動調節但是需要于预產業的政策和需求总量。他認為無形之手能精確只是市場万能論和烏托邦之言,他倡導"再集中化",國家需要控制對戰略意義重要的领域,而非戰略的就下放給企業,他說:
"國家保持控制地位,市場保持經濟效率幫助國家有效運作"。

而國開銀行的壞帳率在全中國包括在港上市的大型商業銀行的更低。


下篇是関於國開如何投資海外,其副行長說償還能力不是以債佔GDP比例計算,石油無非就是鑽個孔丶插條管丶然後用車子运送出去,委內瑞拉償還能力是極高的。
















2020年9月7日星期一

修理資本主義 “Saving Capitalism”書評:你到底值幾多錢?/科技股會狂跌?


筆者看這書時時去查作者背景,並在Netflix也發現有同名紀錄片。

作者Robert Reigh的背景是哈佛大學的講師,後來成為克林頓總統時的勞工部長,離任後在百克來大學任教。

這本書探討資本主義出現的問題,作者說多數人把自由市場和政府參與放在兩個對立面的有你無我去討論,但他認為這是錯誤,理由是:

1.無論是什麼市場,都有政府設定的規則和維護遵守法律,否則在沒有法律和執法,買賣就只能依靠強權和暴力;

2.任何市場規則的定立,應該先問是服務多數人的還是小數人利益。

3.因為1和2會隨著時間和社會的變化而變,所以有關法例,本來就非神聖應該不時被政府更改。

所以大眾常常應討論的不應是自由市場vs政府,把問題看錯成意識形態之辯。

在這個思路下,作者看到美國現在的制度出現很大的問題。


民主制度是小數服從多數,理論上應該規則的訂立會反映多數人能獲利,而和資本主義的宣傳也是這樣,所以認爲民主制度+資本主義是小市民的最佳選擇組合,但實際上這些規則卻被背後的權力潛改,令大財團獲利,投票無法改變有實則效果的規則。

Princeton &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有關1983-2002報告說當大公司歡迎的法案有60%會通過,他們不歡迎的100%不獲通過,vs多數的普羅大眾歡迎的是30%獲通過,不歡迎的也是30%不獲通過,即民主制度並不能反映普羅大眾的意願。

作者說原因是大機構花的一年的遊說費用,等同平均每個議員5.9百萬之多,政治游說捐款,給遊戲規則制定官員工作,利益去交換“市場規則”,一方面反對干預自由市場,另一方面卻不停止地改變市場規則成對他們有利。更甚是在大公司影響下2010年最高法院更通過修憲遊說費用以後無上限。

資本主義宣傳的個人失敗、貧窮就是自然的競爭結果,你就是只值3毫6,但實情並非如此。

作者說言論自由不是簡單的一人一把口,因為在人造法律下,巨大的大財團也被當作是一個人,他們在傳媒上有著巨大改變規則的影響力,口大遠超普通自然人,他們可以抹黑對手,有遊說和宣傳軍隊,阻撓或改變現有法律和它被執行的能力,用這些“自由”,自由地把市場轉為對他們有利。

例如在Patent期限法案中,大科技企業就花錢遊說修改法律去認定怎麼樣的是智慧產權替代R&D,以權力改變遊戲的產權在自由市場的定義。

在美國,政府居然不能以大批量的批發價格購買藥品,做成弱小的消費方完全沒有能力去和強大供應方討價,大藥廠在Patent到期前更改小小配方從新登記Patent內的成份去延續期限,或收買製造平靚仿制藥的藥廠延遲做藥,或給回扣醫生去用它們的藥,或准許賣大量廣告,或禁止買海外平價仿制藥,或購買一些不能成藥卻能阻止別廠可以生產跟自己競爭的"成份",這些費用早已遠超藥廠應用於創新發展的R&D,結果搞到窮病人寧死也不吃貴藥。

創作知識產權期限由原本14年,被修改加長至42,然後又56年,之後是至作者死後50年,之後就是可以pass給公司總年期75年,然後又改至95年,這條法案是為米奇老鼠而定,於是由1928年創作張會延續至2023年,預期之後又可以再延續。

Patent原意是保護創作者有動力去創作,而教科書說“自由市場”讓“大批消費者”可以用“低價”享受“多樣化產品”,這只是大企業的宣傳或相信者的個人幻想,實際是大企業假借此名用來阻礙新加入者,食老本並榨乾榨淨消費者。

美國法例甚至可以讓Comcast禁止Chattanooga 市政府自建光纖讓百姓平價使用,Comcast提供FCC的決策人Michael Powell工作去增加影響力。有多個州也有類似的禁止鋪設光纖法案,所以在美國上網費用也遠比較香港或星加坡貴,而網絡速度就慢40%以上。


筆者在年輕時讀書都是教自由市場的好處,冷戰時對共產主義的敵對宣傳是中央計劃是會導致"资源錯配",因為市場資訊不容易讓中央的管理人員收集去計劃市場到底喜歡什麼,容易判斷錯誤生產而浪費資源,前共產主義蘇聯的窮人排隊買麵包的宣傳影片瀝瀝在目。

资本主義說工資和財富就是“無形”的自由的論功行賞結果,對這些獲獎的教科書和宣傳片教育從來沒有質疑,窮就是因為你只值這樣,大药廠要病人傾家蕩產後或見死不救都是“自由的公平”。

這些理論的書幾十年來的內容今天仍然沒有改,"就算"以前是真的而非宣傳,中央分配資源那時容易失誤,但今天已經是大數據分析時代,可以很容易知道市場是什麼樣和如何有效集中利用資源,從而避免甚至是獨立市場的各自分散的供需和過熱做成的一窩蜂的浪費。

你是有理由懷疑“這些經濟理論”教育系統是為某幾個最有錢的人服務而設。

這不是毫無根據,美國和中國的醫療產業分別佔國民生產總值的17% 和5%,但兩國的前十大致死的病的總人數都是差不多其國家的6.x%,多出的12%的國民所得很明顯去了某些人的口袋。

下面的2010年美國的財富三角型分配圖,佔有整個國家財富82%的人口只佔5%,而最底層中產和無產佔的財富3%的人卻是縂人口的80%。

理論上投票可以讓大部份人生活改善,但實際上是近年財富分配越來越偏向超級富豪,個人的投票越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有錢的人掌握了媒體,和影響大眾的法律能力,讓所有看來都是“自然競爭”的結果。

電影最後一幕是工會在作者不斷努力下爭取了最低工時工資的提升,作者嘗試製造一個只要大家能獨立思考,明白事情,就能改變的完美結局。

但筆者眼見的殘酷現實是,某些大企業,只要揮一揮衣袖影響政府濫發銀紙,就廢掉他們經歷多年的努力提高工资的實質購買力,把窮人的錢再轉入他們的口袋而變得更有錢了。

要面對一個作者努力多年仍無法知道解決方法的殘酷現實並不容易,尤其是某答案可能是在他意識形態不接受的社會主義制度內。

這本書很長,看完可能頭也轉轉下,所以這裏有精簡影片說出最top 的Captialists是如何運作獲得他們的利益:





------------
股市方面:
早一個星期想寫一篇關於科技股但類似幾年前的標題:


但未出文話咁快多支科技股大跌,跌夠未?

傳統企業這大半年関門唔做生意,科技公司生意食埋佢地,於是1+1自然等於2,於是現在的股價卻是假設它們可以1+1+1+1+1+1...般的增長。

但是未來只會得兩個结果,人地死曬於是科技股就是等於2+0; 人地開番門,條數就會是2減一個數,大部份科技股未來業績只有衰過今天,就算有一兩間可能会再好,也不會像上季這樣的高速,所以很難支撑現在的估計。

出來行咪當唔使還。

於是幾乎可以肯定科技股會大跌,而又很大部分的會狂跌。



2020年8月27日星期四

做人與做官和政治的分別

這3年發生社會的事情,除了改變筆者很多外,也解答了過去很多的疑惑,其中很幸運在陪女兒讀政治的幾年中,也學了不小我沒有用過的思考角度。

認真就會輸,這是很多人對一些沒有道理的現象時所選擇的態度,他們認為太認真就會傷害個人的情緒和沒有益處。

但很小人會去想這些沒有道理可能是為官保護個人仕途之道,或需要群眾存在感,或個人信仰的一致性,或政治的利益...., 如果自己處於他們的位置,也可能會做同樣沒有“道理”的事。

像那個IQ160的高官明知某些企業大賺也要補貼他們,或有政治目的的人的行為,或對一個已經失去女兒或孫女的同情心的失去,那個啊媽是不是啊媽已經不重要,那些調查報告的細節是否真實也不重要,一切都只是他們個人利益,這就是“道理”。

但如果做人像陪做官和政治人的起舞互相攻擊,癲和認真,忘記自己的處境,只會傷害自己。

回頭看,自己不和家人好好快樂一起生活,相信政治人物想我們相信的“真理”,選擇移民,整個家庭和兒女最寶貴20年這樣被離離合合分隔,很多本來應該完美的片段,已經建立的工作環境或事業就這樣永遠的消失,就是因為別人的目的和利益,太傻。

昨天和一個相識26年的老友下午茶,他們一家申請移民需要的信件當年我也幫了點忙,移民之後二人離了婚,再見他時老婆已經是另一位,他的女兒也回國發展,我和他前妻以前很熟,自己也經過移民在外的困難,對他們二人的難過事也感同身受,原本來多倫多希望再看他和太太女兒一起,像當年那一晚為他們一家三口餞行晚飯的一幕再也不能重現。

政治就是如此污穢,容易讓人失去理智,當日以為天大的事情,比較家庭,原來根本不值得一提。

我們放棄了家庭應該有的快樂和利益,還以為是為真相企硬,當年的什麼精英離開香港損失的擦存在感,真的又蠢又不知醜,世界沒有我們還不是好好地轉。

想知道任何事情的真相就像有一位智者曾經所說的:“想一想那個人最能獲益處?” 

這幾個月來,筆者愛上了看Tik Tok短片,看一些讓人愉快和有趣的短片,看別人如何幽默回應沒道理的事情,這對筆者最有益處,至於別人認為的"事實,價值",....就只是一片落葉,一個漣漪。










2020年7月7日星期二

股息創新高

大市不斷上升,很多科技股更創新高,散戶開始出現Fear of missing out (FOMO)心理,在這個是一飛衝天的牛市開始還是會有機會回調給自己低位買貨的疑惑中交戰。

筆者就簡單一點,在收了股息和部分創新高的內房股賣出之後,轉為再買入一些收息穩定而股價仍然未大升的股票,穩穩陣陣增加來年的被動入息至新高。

其實大市上升得非常不平衡,如果耐性一點,市場仍然有很多業績不太受covid19或有限的影響,和股價仍然在低位的高息股可以選擇,企業的內在價值去到尾仍然要靠它的盈利支撐,而民生所需是包括各行各業,絕對不是一兩種行業就能把市場的消費賺清。

投資者在後疫症市場中不妨考慮這點,讓個人思維可以更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