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6日星期三

中信捨我其誰。

巴黎:

中信前主席榮智建公然與常振明打對台,配集總值7億元私人股票,然而番查記錄,榮生即使在海嘯期間,中信仍以高於當時賬面值卅十多元回購股票,而今天榮生卻以低於賬面值配集,大有中信捨我其誰的意味。

老實說,母公司百四億資金調入,中信現在資金壓力只是一般,雖然常振明以20多億減持這兩年回報不理想的部份被動性投資發電事業是正確决定,巴黎仍確得其迫功性不大,除非常振明非常了解中信運作(常振明一直是集團高級人員)。

最近看到有幾間唱淡中信的大行報告,巴黎認為其中東西隧部份的估值不很正確,
市場上可以作比較的是政府有關紅隧等的債卷,其回報率均在兩厘以下,而2016年到期的東隧,及尚未到期西隧等的共年收入是:

2004   492m
2005   591m
2006   676
2007   706
2008   722

以年金700m、2厘計*,2009至2016 共7.5年的Net Present Value為6.9倍,即 值48億,此只是把尚未到期的西隧一并當2016年到期計,因此實不只此數,而中信入數的資產值為24億。巴黎認為東九龍交通日益繁忙,中信加價,因隧道需求價格彈性不大,其年收入只會越大,不會變小。當然選擇對手出售、市場利率及策略都對估值有很大重要决定性。

* 2厘回報即為50倍市盈率,分析員有時必須把企業的盈利內由現金(或無風險資產)引發的收入部份分開計算,例如一間持10億紅隧政府債息1%的年1千萬盈利或銀行存款利息,以市盈率去估值企業價值明顯錯誤,但有時企業的盈利被多方面混合了不易察覺,因此分析員要耐心拆解。













1 則留言:

  1. 中信以後就睇常振明點做la...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