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5日星期二

拾下拾下拾煙頭屁股佬的拾年

光陰似箭,轉眼筆者在股票市場街道做了l0年的拾煙頭屁股佬。

從第一年的驚嘆''原來''世界真係有"你做了功课所買股票,是會較隨便跟市場風向的股升得更多的"神绩",到今天己经視這為職業而見怪不怪。

雖然偶然會意外失手,拾了一些熔熔爛爛、吸兩啖口甘甘才知中招的股票,但學羅文金曲説,小小苦楚等於激励,等於苦浪番细浪。

屈指一算,拉上補下,组合现己是10年前的5倍多,除了自己努力外,也非常感恩幸運之神的関顧。若果再拾多3年,幸運之神仍肯倦顧我,就應該能達到原資金的十倍了。

不同于市場中的人,他們買大名頂頂知名增長股,會被尊稱縱横市場,而我地做拾荒的,無論成绩如何好,也只獲得一個叫頭岳岳(广東话的意思是無焦點周围望的神情)隨處盪,拾下拾下的佬而己,在股市瘋狂年代,甚至可能拿來作XX已死之笑料用。(拾下拾下:來自烚熟了的狗頭依起棚牙的樣子)

在人人説是夕陽零售店,買入被人笑的Macy不到一个月,筆者獲得回報達4成(未计快將再收股息),應該算高過如日當中的Amazon, 可能我所投入本金安全性更穩,但後者美麗故事充滿激情、令人神往,而筆者買的Macy,並沒有動聽的神話,就算投資的利润非常可觀,我仍然找不到慷慨激昂、字字金句、技驚四座、如濤濤江水之故事,只得一個“Cheap”字,以動物比喻就是鵪春一隻。

以前我會覺得遺憾,現在我會感恩這些市場“誤判行為”,因为岐視永遠存在,十倍的目標才有希望。









10 則留言:

  1. 回覆
    1. Forest兄,恭喜你美股首仗就大赚!

      刪除
  2. 每一個在股票市場的參與者,起初都不一定身懷巨款之人,假如尋求風險調整後的合理回報去積累資本的話,我認為在起初的階段仍然是使用Graham的方法最有效,也最安全。所以我並不喜歡巴菲特在1994年12月6日紀念Graham出生100週年的紀念會與Walter Schloss展開了一個精彩的對談稱他老師Graham的方法為cigarr-butt strategy,並以此取笑Schloss。他大概忘了他最初積累二、三億美元資金後才有下一步優化John Keynes集中投資的方法。我認為他在他的傳紀《滾雪球》(The Snowball)第22章裡說:
    There were some attractive issues-it was shooting fish in a barrel. They weren´t huge fish but you were shooting fish in a barrel. You knew you were going to made good money. (p. 124)
    我把cigarr-butt strategy改為“水桶射魚法”應該較恰當。
    事實上,Graham的方法在大跌市時,往往能射得到大魚。並不像巴菲特與芒格所說的那樣。芒格在2014年對Graham的評論很容易誤導初入門的投資者“好高騖遠”!可讀:
    A Fireside Chat With Charlie Munger
    http://jasonzweig.com/a-fireside-chat-with-charlie-munger/

    一句話,資本累積初期最好的方法仍是Graham最實際,等到你資本額夠大後再尋求更有效的方法。所以,John Keynes也必須精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能芒格有醋意,因为Buffett對Graham比喻為父亲之外最尊敬的一个人,並以Graham作为兒子名字。
      芒格直言,但優點是悔人不倦,以身作则,作为後輩我们從他文字中獲益不淺。

      刪除
    2. 其實如果可以用合理價格買入優質股我覺得回報真係比賤價買入平價有問題的股票,因為好多時唔可以即時清盤間公司,原有既折讓因為業績越做越差而回報越來越低。
      但當然要搵到合理價買入優質股都唔係容易事,都係要等股災先可以有平價股。
      就算初期同中期無分別,佢既本金就算初期都係好大,只係要搵到優質股比起要搵到平價有問題既股更難十倍。

      刪除
    3. Ki Wan,很多平價股的確是有問题的,所以避開也是人之常情,但若有耐性,则可以在平價股中找到不錯的回報。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