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3日星期六

與香港證券分析師學會對話

巴黎:


今天晚上應邀到香港證券分析師學會分享價值投資心法,開始接受第六班同學Andy Chan邀請時, 並不知道他是某大行的前要員,也不知道是到全亞州最大的分析師學會分享,坦白說,如果知道我就不會應承,尤其今晚來的都是行內精英, 非專業的我「指點」行內專業人士, 實在尷尬。


前人播種,後人大樹乘涼,自己是得益者而非付出者,借花敬佛,這是我回答為何搞分享、投資班、直播這些生事的熱情從何而來。
而每一班上課堂同學的熱誠,令我多晚疲倦而來,充滿精力而返,這些都是得而非失。


這晚我把原先談操作改為個人學習價值法心路歷程。

例如Ben Graham從來沒有教如何面對失敗,筆者如何摸索,以平常心面對挫折,輕鬆的心情承認個人的錯誤,我們都只是常人一個,只能籍著認錯而去改錯。


Ben Graham也從來沒有教我習慣如何面對孤獨、被市場噓、沒有朋友和親人理解的成功前的黑暗。

Ben Graham是有教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但他並沒有像Michael Burry啓發我做回自已、不要做別人,我會或借Margin或持大量現金,或集中或分散,或東或西,甚至平常不做的沽空,因為我心中只有一個至高無上原則:

''投資或做生意不把資本投放在相對賺錢的公司,不用盡個人能力,是一宗罪惡",這原則高於所有個人的習慣丶巨人的投資理論。

任何在股票市場賺錢,都暗示做對,別人賺到自己賺不到的錢,那管他是誰、對自己如何,他就有過自己之處。蝕錢就暗示做錯,沒有把錯誤推到市場、政策、公司的餘地。

我想但我不能妒忌別人,我不想但仍要坦白承認所有輸錢的錯都是自己。

如果不學習別人,不承認錯,自己就不能利用盡資金的能力,就是一種罪惡。

好的投資者像生意人並不是說小股東去管上市公司生意,而是運用資金時要像生意人,有走到天涯海角去賺錢的動力。把上條原則成為個人天職,行又想,企又想,就會令自己多了很多投資靈感。


最後我以Investing is simple, but not easy總結,因為上面幾點和大多數訓練運動員方法都可能相同,沒有什麼秘密,practise makes perfect.


分享會完了之後,我和幾個小組和HKSFA要員Andy, Cedric , Ho Tak, Felix, Joe和Edward 再晚飯暢談行內和個人的經驗分享,很感謝他們,令我受益不淺。



PS: 因為臨時更改了內容,沒有時間談互太和德永佳的股息影響,會另在Blog內撰文。





30 則留言:

  1. "投資或做生意不把資本投放在相對賺錢的公司,不用盡個人能力,是一宗罪惡!"
    這句話對我很有啓發性, 謝謝你昨晚的分享和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Henry昨天的到來。
      這句只是說出個人克服一些問題的呀Q精神。

      刪除
  2. 多謝巴黎sir 無私分享,解開一年以來心結,獲益良多!「相對賺錢的公司」和「罪惡」可以排除偏見,Henry 説得對,非常有啓發性!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邀請!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畢竟我們都是常人,只能盡力而為,與Andy兄互勉之。

      刪除
  3. 巴黎兄境界又昇華了,我也喜歡拍到一種閒談感覺,加油。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止凡兄,昨天可能燈光和擺設的問題,令這個行外人在完全無壓力下和很舒適地分享,真的很感謝SFA的工作人員安排。

      刪除
  4. Good to share experience with others ,, great job !

    回覆刪除
  5. 舉手幾次都無選中發問問題。。。。可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昨晚很多人發問,抱歉lolo,可以在這裡補問^^

      刪除
  6. “群賢畢至,少長咸集”,這是王羲之《蘭亭集序》裡的話。想不到價值投資在香港這個小眾的社會裡,還能聚集到一班職業分析師一起探討這種投資哲學的心法,可喜!
    巴黎兄在文中提到過“面對孤獨”讓我想起了Graham在華爾街的早期遇上了“世紀大跌市”-1929年至1933年的大蕭條,他從百萬富翁變成了一貧如洗,他無所謂,但是,別人的錢託付他管理的客戶,連續三年多遭遇到了如此巨大的暴跌,他深深感覺到對不起別人,而興起了自殺的念頭!幸好他沒有這樣子做,不然,1934年就再也不會出現Security Analysis這一本書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記得08年我按照Ben Graham書內教導,跟踪AlG一支債券AVF,那時剛剛AIG被接管,政府以100%買入A lG優先股,之後AVF仍然只賣25元票面的1.5折價。然後逐步上升至4折的10元,高級的債券較低級的優先股平宜如R此多,這真是荒唐至極。但好戲是隨後AVF再勁跌至2元多。

      以3-4元買這債券升上10元再跌至2元多的的投資人,被市場9成9的人以行動反對他的智慧,2013年AVF以平價25元被續回。黑天鵝還是黑色幽默只在於能否忍辱。
      我相信Ben Graham不是不想教讀者,而是希望有志的朋友自己感受一次。
      但如果沒有他的書,個人是絕無可能有此信心面對孤獨。
      他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刪除
  7. 投資,總需要做最壞的打算,你的安全邊際多大,也只能保證你的損失比別人少而已,你多分散也一樣沒用,像大蕭條那種跌法,真是萬股齊黯。我常在想,巴菲特現在的投資組合,經歷像Graham那一次的大跌市,究竟會怎麼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個人難以想像,因這己超越投資而是另一種的智慧。

      刪除
  8. Thank you for the excellent sharing on Friday. As you said, investing is simple, but not easy. We may know all the rules but it's the execution that matters.

    回覆刪除
    回覆
    1. RC過譽了。
      你說得對極了,是執行最困難。

      刪除
  9. 滙豐回購股票注消,公司豈不是愈來愈少,Thank you.

    回覆刪除
    回覆
    1. 匯豐規模細和股東袋多D錢要適當地選擇。

      刪除
  10. 希望有機會成為巴黎兄的聽眾.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市場先生的支持,我更希望成為兄的聽眾。

      刪除
  11. 最令人敬佩是你"前人播種,後人大樹乘涼"之無私付出,身體力行。
    謝謝。

    Ho Tak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是巨人們的貢獻,我只是整理一下而已.
      感謝浩德兄的協助,和你們閒談實令我獲益良

      刪除
  12. 「投資或做生意不把資本投放在相對賺錢的公司,不用盡個人能力,是一宗罪惡!」

    受教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是這樣想好容易給市場玩死,無法^^

      刪除
  13. 西方人會讓我想到要去他的墓前獻花致敬的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Benjamin Graham,上一次去紐約的時候,還不“認識”他,錯過了。希望下一次再去紐約時能到他的墓前向他致敬!
    另一個是Immanuel Kant(22 April 1724 – 12 February 1804),他一生從未離開過他出生的Königsberg,就是現在的Kaliningrad。
    我很容易讀得懂Graham得益自Kant的哲學。投機,不能長線在市場上獲利,是因為不依據於真正的知識,這正如Kant認為人只能在empirical world建立起真正的知識,但不能在noumenal world對God,soul等有任何認識一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 Liu的回覆啓發了我下篇文。

      刪除
  14. Kant的The ground of the distinction of all objects in general into phenomena and noumena使用的是超越的分析。而Graham的fundamental analysis將investment 與speculation區分開來使用的是經驗的分析。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 Liu,Ben Graham偉大之處是他是用實踐經驗去證明一些理論,但有點可惜是有些人並沒有類似的人生經驗,想象不到當中背後的意義。

      刪除
  15. 人們認為對上帝、靈魂等有任何知識,其實只是一種猜測,投機者最擅長的不就是猜測嗎?
    投資者需要讀很多書,投機者只需要豐富的想像。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我反對,哈哈,每次我看他的書我總是想象著他寫時的背景不容許他説空話的理論。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