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做一個智慧型投資人

巴黎:

前天看到Cup君有關止蝕和Lock Profit的機會率的計數,我原本想出文談此機會算式是錯誤,不過想深一層,我又為何要改變別人的想法呢?

我對投機的反對很多Blog友已知,不過Blog友不知道的是,我抗拒的是到現時我仍找不到一套機會率較大、而又能適合心理可以承受的投機方法。(如果有的話,我為何抗拒呢?),以往曾花不小時間學習和玩Game Theory內的對抗、合作遊戲,我個人非常喜愛玩這類要計算機會率的遊戲,此習慣使我會先了解正確機會率的根本,才能評審某方法是否有漏洞,例如那Canslim法,
這裡有教閣下計數波動與機會的關系的算式,投機人必須學懂,唔好問我點樣學,投機是閣下的選擇,當然由閣下負責。
http://en.wikipedia.org/wiki/Binomial_options_pricing_model

很多未看過Security Analysis一書的朋友,總以為,這書不過是另一本會計分析書罷,因此他們有一個直覺是,隨著時代改變,行業、地區榮辱更替、會計法的革新,它還是會過時罷。


但是貫徹全本Security Analysis一書,Graham提出了兩個非常重點:
一是:企業營運、收益要安全;
二是:證券的價值與它的價格兩者是要有偏離。

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價值投資,那它就沒有所謂CKM001君說的此法只適合地球的那一邊而不適合大陸股票了。

高P/E、P/B是相對,而非絕對地和上述的兩點背離,因為,只要你盡了應該做的、對企業的營運安全、收益有一套嚴謹的標淮,確切的了解,能受考驗,又它的價值和它應該有的價格有所偏離,就沒有必要一定局限在只有Graham的Security Analysis內舉的方法和例子了。

巴黎在站內曾經以Dupont Ratio發掘企業營運的穩定的關系是一例子,當然你可以用自已任何有說服力的方法,正如Graham說,重要是,你清楚自已在做什麼?


--------------------------------
附上一次自已對沖的實驗,美林被美銀收購的對換率是,一股美林可換0.8595股美銀,公佈消息後,兩者的價格相對換股比例,一日內從7成偏差一直下跌,直至收市時的3成半。巴黎左計右計下終於下定決心做了一次對沖賺錢,無本生了160股美銀(860-700股)。

又股神買入高盛的附認股証Preference Share大賺都是出自Graham的教導,有興趣朋友,不妨參考Securitiy Analyisis的Chapter 25. Page 282,巴黎節錄部份如下.........



對沖的一種中間形式—對沖的一種中間形式的操作程式是,買進可轉換證券,同時賣出對應於這些證券的普通股的一部分,比方說通過轉換可獲得的普通股的一半。在這個基礎上,無論普通股的價格大起或是大落,操作者都將獲得利潤。這也許是最為科學的對沖形式,因為它無需顧及未來價格的走勢。要想這種形式的對沖操作取得好的效果,需要滿足兩個前提條件:.......。

這些賺錢的機會,每天都會在地球任何地方出現,可以是在大陸、香港、美國、歐洲,問題是,你有沒有價值投資的概念,全身的觸覺有沒有準備好?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