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14日星期三

買入滴滴

昨晚美股開市早段買入滴滴,己經錯過了低位買入骑單車的美團,不能再錯過騎私家車更勁的滴滴

若為未來打賭下注,筆者認為Uber和滴滴取勝機會可能會高於電動汽車。

是這樣的,如今的電動汽車的股價大升,是建立於以下三點:
1. 一個未來只有新能源的汽車市場,
2.某些早發展的電動汽車會奪去過去傳統汽車的市場份額,
3.自動駕駛能替代集體運輸令電動汽車制造產量進一步增大。

筆者認為前1,2點是成立,但市場仍然是有天花板,第3點则想象無限,只是還未肯定這朵花會落誰家。

自動駕駛的利用,把生產出來的私家車的傳統私用,擴大到大眾公用领域,後者的利用會奪去部分集體運輸市場(想像現在一兩個人打的100公里路程內的费用減去司機成本後再比較高鉄费用的相差,並且10分鐘內自動汽車就去到你家門口等你),這部份的電動車需求數量便被预测成會大幅提升。

不過後者的容易獲得是會減弱前者的需求,比如現在街道上行走的私家車和公用的車輛的數目,未來若果總數量在自動駕駛汽車登場後繼續大升而不是平隐或下降,那自動駕駛就沒有為人們帶來更方便和低價的"美好生活"了。

現在滴滴有一千五百萬個活躍司機車輛集中在單一中國市場,而全球头二名汽車銷售總數的豐田年銷952万和大眾930万的分別,基於安全考慮,各國政府很難給予外國汽車製造廠收集本國國民出行數據和經營大眾運輸業務。而當自動駕駛系統的進入時,滴滴減小司機相對擴大行車數量必會成為反比的增長。

筆者對有関近期滴滴下架的解讀,從呀厘的螞蟻金服的擱置上市,到美團受查和一系列的針對科技股的懲罰,筆者認為市場是過度以政治去解讀事件。

科技股其中一個最大問題是大數據助長了壟斷行為,加快蠶食消費者的剩餘價值(consumer surplus),這是環球政府都發現和正想辦法壓制的。若投資者能轉個角度思考,就會明白中國政府不是也不会因"某個资本家的發言"去整死一個企業,這樣做和習大的科技強國說法有矛盾,對科企的做法不外乎犯法便罰錢和整改就是。

不讓科企利用大數據誘騙消費者消費和吃盡consumer surplus的政策,並不會損害科技股的長遠核心利益,只要他們把焦點置在擴大科技層面上的利用而不是定焦於资本壟斷行為,把餅做大遠比獨吃全部的前途更無量。

人們不會為出行而出行,大數據很容易预测到出行目的,於是滴滴出行的業務可以不斷延伸,出行為旅遊商務就可為你定酒店機票丶景點門票丶用餐,小的自動無人駕駛車就用來送餐,直接插入美團的市場。



57 則留言:

  1. 謝謝巴黎兄的好文, 同意你的觀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提供多一個觀點給大家參考,謝謝二當家支持。

      刪除
  2. 打死當然不會,打到半死不活就是。就像中移動低收費為人民服務。人民高興,股東失望。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移動是公用股,高位追入錯誤理解,投資者本身也有责任。

      刪除
    2. 大陸可將一切變成公用,只要做大了就充公,你以為共產個朵係流架。

      刪除
    3. 前幾天看記錄片,中鐵建在雲南有兩座好像分隔山頂和西九的太平山上架了一條好似話多項世界記錄的天橋,這條橋賣去發達國家肯定令中鉄建股價爆升,去落後村落搭就益了那班土佬窮人,中鉄建万億企業赚多10%只是千億,但千億盈利资本化去到1千間1千萬市值的土佬窮人企業就是千支十倍百倍股,土佬变土豪。
      和中鉄建差不多的中移動收得咁平就益左D人小的村落去上網學習或做生意或益了十凡年前的QQ和微信用戶爆升。

      有人話對有人話錯。

      我只知股市有佢行的路,我地求神拜佛想學的就是佢條路,唔係自己認為的對錯

      刪除
    4. 如果佢地一直係國企冇問題。唔去走去上市,跟住用股東錢補貼。

      刪除
  3. 中移動上市時己是國企來的。
    它只能有合理回報,不過即使以回報7厘Yield計,現價仍是過低,過低原因不是在沒有暴利問題,而是美國打壓下小了很多大型穩定收益基金買它。國企不會死收益穩定,即使沒有暴利那些基金仍然會買,投資者要考慮是否適合他個人性格。買了後如果要抱怨,你應該去怪美國不講武德。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從來都唔係中移動股東。本來國企上市, 股東利益和國家利益就有很大衝突。 股東想佢賺錢,但國家偏偏安排好多低回報嘅任務畀佢。就算你話股東一早知佢係國企,應該只祈求合理回報,咁呢個合理回報應該係幾多?係邊個去決定?

      刪除
    2. 我覺得以泛意識形態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對個人尋求真知灼見是一種阻礙。

      過往沒有保存大量公眾數據的跨國巨企,而該如何兼顧公眾利益,國家安全,股東利益,世界各國都在摸索,現在都未有一套成型的方法。

      社交媒體巨頭可以未經審判禁錮一個民選總統發聲的權力,讓民眾聽不到兩面的聲音,是非常危險的信號。數據巨頭已經有了顛覆政權的軟實力,所以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商業問題。各方一起摸索出平衡的道路,才能讓數據巨頭繼續發展。

      滴滴一個潛在風險是投資者對信息隱瞞的集體訴訟。我個人認為在上市準備期間,管理層已經知道了監管風險的嚴重性,但是他們在賭。

      刪除
    3. 當然,如果沒有疑慮,沒有相反的意見,股價就會已經飛天。不確定性正是股市的魅力所在。

      刪除
    4. 再講,科技龍頭都係上市公司或私人公司,並非國企。但係國家要佢平台互通,開放技術,減低平台費用,當正佢哋係國企與取予攜。當然如果佢哋違反壟斷法,懲罰佢冇問題。但係很多政策根本做出嚟係要佢哋為人民服務,犧牲股東利益。

      刪除
    5. RC兄,抱歉以為你是指中移動。
      總結你的回覆,可以拆分涉及兩個問題:
      1.應由誰人判斷企業的合理回報?
      2.政府應否介入私人企業在"自由"市場的所有作為?如果再用一句說簡單去表述你大既的看法会是:
      政府不應插手私人企業在"自由"市場所做的一切。
      你的看法很有趣,但呢D國家大事我無力去関心,只能花時間係個股票市場係點work,我估錯了會move on to the next.。

      刪除
    6. 美國強制過私人持有黃金非法,也拆分過通訊巨企,還補貼國內運營商去除華為設備,歐洲要收數碼稅以及要求數據存放在歐洲服務器,英國強制過跨國銀行不准派息......私人企業的自由市場,從來都不是絕對自由的,很經常需要服從國家和公眾利益。

      刪除
    7. 資本的本質是貪婪的,財富的集中,尤其當增量經濟達到瓶頸變作存量經濟的時期,這種集中效應會更加明顯。當財富分配到了一個失衡的程度,就會出現極端動蕩的再分配,不斷循環。

      有兩條路,一是通過科技的革命(比如常溫超導,量子計算,可控核裂變等),釋放更大的生產力,維持增量經濟。但顯然現在人類的基礎科學遇到瓶頸。第二條路就是用各種方式來延緩財富分配矛盾的激化,以期待第一條路。

      刪除
    8. 1. 如果係私人企業,合理回報取決於市場,唔應該受到政府左右。更唔應該要為政府承擔國家任務。如果私人企業自願承擔某部分社會責任係錦上添花。
      2. 大市場,小政府。政府角色係要維持市場有適當嘅競爭,所以有壟斷法嘅存在。除此之外唔應該過度插手企業經營方法。

      刪除
    9. RC兄,明白你的看法是"自由市場"是神主牌,置在那裡企業就能自動自覺,人人都會心地慈祥。

      刪除
    10. Samuel兄,
      一間善良的滴滴是無可能奪到中國9成市場。

      呀女話只有psychopath的人才能勝任做巨企經理,佢地和殺人犯丶殺人不動容的將领和帝王都是同類。所以不要奇怪Bill Gate性變態丶Steve Jobs拋妻棄女,Mark Zuckerberg出賣你的訊息,佢地的合理回報就是"全部和一切",若果現在的"自由市場"不能,佢地就會創造另一個能達到佢地目的概"自由市場"。

      只有戀態的人(主席丶總統)才能治戀態者。祈求巨企自動仁慈和守規的人很理想化和不現實。

      刪除
    11. 巴黎兄,我覺得政府管制也是市場的一部分,畢竟政府不是一個獨立於經濟活動的存在。

      說說我持有的兩隻股票,GEO作為私有監獄REITs,被拜登政府搞到殘;MO則因為無休止的電子煙管制,要不斷為JUUL撇賬。

      刪除
    12. 真正的自由市場是達爾文的無法規市場,現在大家嗡的應該是由政府制定法規的"自由市場"。
      Samuel兄的持股真是回應到位,赞!

      刪除
    13. 唔明點解巨企就要心地慈祥?性變態,拋妻棄女係佢私人嘅事,和殺人犯又點可以相提並論?

      刪除
    14. RC兄,呀女喜愛人民科學,呢D野最喜愛把人分門別類,發現CEO丶將軍丶帝王丶大賊丶連環殺手丶虐待狂丶性戀態…等屬於psychopath類。
      一般大眾眼中的自覺不會出現在佢地身上,你對大企業的自覺盼望好難會出現,若果你研究佢真係發自內心好仁慈,好守法的股票,佢也好難敵過對手,最好唔好掂。

      刪除
  4. 似乎變左探討經濟、人生哲學。

    滴滴當前最大問題係被政府盯上,認為它們不愛國,搞對抗,不顧聖意去美國上市。

    這種不合作態度在中國是沒有運行。

    所以,我對滴滴投下反對票。

    當然,市場就是有正有反,才可以成交。

    如果我錯了,就當我上了一課。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安少兄,理性討論,大家得益。
      商人無祖國,有的很難找也不一定有能力做大。
      沒人有能力知道商人的愛國真心或假意,不過稱職的管理層都應有能力扮愛國。
      滴滴做錯己成,"是否改錯抖正"才是重點,因為是要做給後來者看,做得好丶夠配合起良好示範可能有獎添。
      當然又係靠估,估錯就分手。

      刪除
  5. 在香港上市的潘石屹與張欣夫婦的SOHO中國,因為一家四口都已經遷往紐約,最近據報黑石集團收購已接近達成協議,大陸就大聲喊:別讓潘石屹跑了!
    民企千方百計“走資”是常態,因為大陸有錢人一向認為,錢賺到了但錢與人還在大陸,錢就不真是你的。現在嘛!錢與人還在香港也不一定牢靠,最好在外國。拿滴滴開刀,意思就很清楚,在香港集資吧!馬雲的螞蟻則是另一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 Liu,我是非常同意身懷巨富的人都會考慮走资到美國,美國就是资本家的天堂。首富也说過大陸不讓他跑而心寒。

      不過有更多人覺得资本家控制下社會一家幾口住擋房的現象更讓人心寒。

      早幾日國家己有明說:中國的是市場經濟而不會是资本家主義,企業別妄想大到能挾持國家。

      覺得有問題自己好多錢是巨富的人應選擇美國,覺得不對和明白現實的自己不是巨富應選中國。沒有對錯只有選錯。

      资本家仍然會喜愛有同股不同權的美國市場優先。香港商業法並不像美國的嚴苛和有牙,一旦港交所放鬆同股不同權後無人跟進,资本家就無皇管,若在港交上市同股同權滴滴中资部分就唔夠power,估計股權早晚會变動。

      刪除
    2. 隨便就大喊 /別讓xxx跑了!/ xxx 犯了法嗎?多可怕的國度。

      刪除
    3. RC兄,西方教科書是市場經濟,馬克思說的是社會主義和资本主義,西方把资本主義和市場經濟炒埋一碟,中國则把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炒埋一碟,你站在前者角度谂就覺得後者可怕,佢站在後者諗就覺得资本家最叻鑽法律空子無人性。

      刪除
    4. 貝索斯要太空旅行,數萬美國人聯署要不讓他返地球(當然和不讓潘跑了一樣無任何約束力)。仇富是非理性的民粹的標誌之一。

      說到市場經濟,李祿的書寫得很好,這是人類社會從2.0進入3.0的決定性推動力。中國走上現代化之路,加入WTO參與地球最大市場是決定性因素。所以國際形勢再惡劣,中國有遠見卓識的領導人不會退回封閉的經濟體。

      中國加入世界市場體系開始的幾十年,是以廉價產品提供者的角色獲得發展。市場體系是1+1>4,但收益的劃分可能是控制規則的發達國家3.5:發展中國家1.5。我同意李祿說中國應該和美國合作,為維持穩定的世界市場體系承擔更多義務。但我有另一個觀點就是義務和權力收益需要合比例。中國的現代化之路,必然要在世界市場體系的高端產業佔據越來越大的份額,而這和西方資本集團的根本利益是產生衝突的,因此西方開始全力遏制中國。

      李祿引用的文明發展指數中的一個度量衡是人均能源消耗量,美國遙遙領先,日本只是美國的一半多一些(記憶未必準確)。如果中國人均的能耗達到美國水平,在西方世界看來,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刪除
    5. 公平跑馬的規則是超班馬要負重磅讓赛,所以才有要負156磅和106磅馬同場競赛,佢地唔係仇頂頂班馬,而是不想玩得咁盡和大家也有多D機會和長玩。

      現實的资本主義不單不會在勝出後加磅,反而會吃掉對手甚至未出場先吸乾你的精,並越变越巨型。

      刪除
    6. 中國大陸的段永平先生是我很敬佩的一位價值投資者。據他說,他本人與太太住在美國加州,是他向他太太求婚前曾答應過的承諾,所以,他們沒有住在大陸。但他的事業,OPPO與VIVO都在大陸生產與營銷(現在在海外也開始佔市占),他本人並不直接管理這兩家公司,而是在美國分別投資大陸與美國的證券,績效甚佳。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不會“燒”到他,我很好奇!但他的確一向很低調。

      刪除
    7. 段永平也有投拼多多丶網易,他很多投資想法都很值得投資者細心思考。

      刪除
    8. 段永平先生當年2006年,以60.01萬美元標下與巴菲特午餐的機會,還带上了當時在威斯康辛大學讀計算機碩士學位的25、6歲的黄崢,後來黃崢創建了拼多多,人家都說你段永平的學生黃崢發展得比老師更好,段永平說,千萬別說黃崢是我的學生,大家只是好朋友。拼多多後來怎麼把創辦人黃崢擠走了,我就沒有再follow。

      刪除
    9. 滴滴 有新留言。


      RC 在您的文章「買入滴滴」留下新留言:

      黃崢係自己退下,係人都知大陸太有錢太有影向力遲早比攪,有錢冇命使。

      回覆:

      RC兄, 所以有錢有“影響”力的人,最好還是去美國去影響政府立法機關。
      有個朋友跟我說很多人讀資本主義書讀得死了,一聽到政府找有錢佬或大企業就怕得要死並反對,因為社會主義是萬惡。
      佢地完全沒有看看現實,自己無可能是巨富,自己生活卻被巨富們每天蠶食著

      刪除
    10. 講得好聽就係為人民服務,其實在政權維穏。獨裁政權打著社會主義旗號,唔鍾意就拉就打壓。
      不只富可敵國的人受害, 窮人都可以受害。 一個不講法治,不講人權,不講道德的國度,係完全沒有可比性。

      刪除
    11. RC兄,越來越離題,要開專頁。

      刪除
    12. 沒事的,最重要是買到賺錢的股😉

      刪除
  6. 史上首見「七堂會審」 北京雷霆出擊滴滴大事不妙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10717000623-260407?ctrack=pc_main_headl_p14&chdtv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早排看大陸發生一單看來是尋常事故,公安丶消防丶……大概5個紀律部門一起出動。看這新聞時我比較香港方式覺得誇張,不知道這是否大陸執法的方式,防止呢個部門推那個,互相推卸不辦事。

      刪除
  7. lawless nation! that' s all!!!

    回覆刪除
  8. 要理解和判斷中國經濟的運行和管理模式,不論持有何種立場,由劉鶴主編的 兩次全球大危機的比較研究,是必須要反復閱讀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近來正想找些好書看,感謝Samuel兄的介紹。

      刪除
    2. 這是一本非常好的書。除了一些“黨”八股廢話之外,大體仍算專業。
      黨八股,如p.3,“總的說,金融和經濟危機的發生時資本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徵之一”。
      p.4,“在下面的報告中,我們將按照馬克思主義的分析方法,歸納兩次危機的不同點。”
      p.171,“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均處於資本主義經濟周期的末端”

      刪除
    3. Ch Liu 兄,謝謝補充。
      關於"金融和經濟危機的發生時資本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徵之一", 再Marx的資本論也有說,但就沒有明細解釋,我也以為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廢話,不過仍努力去思考,終於記得橋水老板在YouTube上一套有關how the money system work中的解釋就明白了,Marx說的不是廢話,金融危機的確是資本主義的特質。當然這並非說Marx"當時"有什麼"肯定"的靈單妙藥。

      非常期待看這本書。

      刪除
    4. 老毛在60年代與70年代“消滅”了“市場”,“創造”了全民一窮二白的新經濟危機,不是鄧小平出來重新擁抱市場,中國人民傳統的勤奮精神還被馬恩列毛那套意識形態所捆綁。八十年代初,還一直在爭辯究竟“僱用”4個人還是8個人算是“剝削”,後來定調最高是8人,可見當時仍是小農思想,很難一下走出來。現在大陸盛行的主流經濟理論是變種凱恩斯,因為他們“隨時“合法‘干預“市場”,民企也必須成立黨部,記得阿里巴巴最早成立,馬雲自己也算是資深黨員。問題是:過度干預“市場”,後果會是如何,答案是顯然的。大陸常被“封杀”的經濟學家向松祚的著名演講《四十年来未有之大变局》在第6點裡談及“保護企業家人身與財產安全”,說真的,像馬雲、馬化騰等“稀有”物種,不知大陸高層是否意識到應該好好保護的?

      刪除
    5. 中國過往一直在儒家的外套下,以道家和法家的思維方式輪流治國,道家休養生息,法家開拓進取,不斷循環往復。這兩種方式並無絕對的對錯之分,構成了中國近2000年的歷史。

      而西方超越東方,也就是最近幾百年的事。期間還嘗試了現在的市場經濟制度,德國戰前的國家資本主義和蘇聯的計劃經濟五年計劃這三條道路。Economic Meritocracy是否一定優越於Political Meritocracy? Winner takes all是否就代表效率最高? 如何約束越來越貪婪的金融資本? 這些都是我心裡的疑問,也是我認為西方的整體制度正走到一個瓶頸,一個十字路口。我很希望中國能探索出一條新的前行之路,這也符合歷史枯榮交替螺旋上升的基本規律。

      說幾句馬雲,我的看法裡他是挑戰到了金融監管的安全底線。螞蟻的“花唄”在我個人也許偏頗的看法中,和抖音一樣的兩大社會毒瘤。我期望的螞蟻是類似Paypal,而不是類似大眾財務。我欣賞開創淘寶和支付寶的馬雲,反對要放鬆金融監管的馬雲。就如同我欣賞作為創業者的Musk,而反對利用影響力在虛擬貨幣市場興風作浪的Musk一樣。我心目中好的新經濟,是創造增量的經濟機會和財富,而不是改變存量的再分配。因此如果美團能夠用大數據科技讓店家、車手、顧客和投資者分享效率提升帶來的利益,就是好的模式,可惜現在還不是如此。

      有很多感觸,啰啰嗦嗦了一大串。

      刪除
    6. 至小有三人不會同意你說要保護二馬,第一個是雷軍,一個稀有的华為手機倒下馬上被小米頂上,多得中國政府保護不了這稀有手机,第二個是王维基,一個曾說在香港攪大陸版淘寶會馬上被海關拉,他多麼希望中國政府過去沒有一直保護犯法的淘寶。但王维基何嘗不是走法律網線冒起?多年前就和香港電訊法律大戰。
      psychopath的CEO就是喜愛走法律鋼線。騰訊和36O幾年前的鬥爭就嘆為觀止,二企完全當法律不存在的拼過你死我活,36O老板也不會同意你的看法。
      其實還有很多大丈夫當如此,彼可取而代之的企業家想二馬死。

      刪除
    7. 這篇文章有點意思:
      《國戰會論壇》中共百年建黨過程中的台灣經驗(張明睿)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10718001875-262110?ctrack=pc_main_headl_p15&chdtv

      刪除
    8. https://www.reuters.com/business/finance/berkshires-munger-says-will-like-have-chinas-financial-structure-us-cnbc-2021-06-30/

      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N) Vice Chairman Charlie Munger praised China's move to impose a sweeping restructuring on Jack Ma’s Ant Group, the fintech giant whose record $37 billion IPO was derailed by regulators in November.

      The 97-year-old told CNBC in an interview alongside Berkshire CEO and billionaire investor Warren Buffett that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take a leaf out of China's book and "step in preemptively to stop speculation".

      ......

      刪除
    9. Samuel兄
      對於政府插巨企巨富,個人意見是很簡單。
      10%巨企巨富控制90%社會财富,巨企巨富眼中90%的百姓只是待他們宰割的羔羊。
      作為其中一只羔羊,支持誰你懂得的。
      另外有關芒格的表態。
      從未聽過有巨富不支持政府打擊另一個巨富,原因不言而喻。:)

      刪除
    10. 估唔到10年前劉鶴的書己预告螞蟻將會被插:

      "1.危機爆發之前,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經濟繁榮,危機發源地的政府都採取了極其放任自流的經濟政策。1929年大蕭條之前,柯立芝總統實行了以放任自流著稱的經濟政策,政府對市場經濟的運行基本保持著緘默,金融利益集團也對放鬆監管、推動金融自由化發揮了巨大影響

      2美國經濟確實出現了人類社會有史以來的最長期的繁榮,人們樂觀地認為,由於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傳統的商業周期已經不複存在。在兩次繁榮期間,經濟的自由放任和企業家創新精神的發揚互為補充,推動著經濟的高增長,但也與後來危機。"

      創新科技互聯網令大眾落觀,馬云樂觀地說大數據改变金融貸款的風險,銀行當舖概念己過時。要求金融放任的苗头何其相似。

      刪除
  9. 回覆
    1. 今次做了明燈,除非滴滴判死刑,
      會繼續持有。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