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8日星期日

如何教導子女從D到A

巴黎:

最近筆者的女兒來了一個Email,叫我替她在Amazon網站買兩本數學練習書,她希望可以為下學期作準備,雖然距離大學還有兩年時間。
女兒從不要我為她選那間大學、將來做那一行操心。而事實,我也不打算做這些事情,為什麼呢?!


女兒幼小時很蠢,她讀書的成績都在尾後,數學最差。筆者發現即使我如何教她,她的吸收力好像總不及別人的兒女。

最後筆者放棄幻想自已的女兒長大成人後會成為一個聰明出眾的精英,而是選擇盡力令平凡的她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令自已的兒女快樂較使他們聰明容易一百倍,女兒只要分數較上一次多一點時,即使仍只得15分還是不合格,只要較上一次進步一點點,也能獲到我的讚賞

對她來說,獲得父親稱贊的快樂,完全是她能力可以做得到,她忘記了自已天資是較別人差的事實,而兒童對這種事實引起的不快樂,99%來於父母不自覺流露失望之情而來,我學懂隱藏而不讓她發現。

後來當女兒的成績進步到一個程度,有時無可避免地會下跌,我改為對她所盡力的多小而非分數的進步而讚她,這就可以把一時的好運與否排除在外,更令保證對女兒有讚無彈了。

女兒變得不單樂於接受失敗,簡直當失敗不是一回事。

如果你的女兒願意為一件她不拿手的事、無把握的事情也盡力做,你怎能不滿足呢?她亦感受到父親的真心的快樂。她的成功的次數,也隨著失敗的次數上升而上升。她的快樂源於從父親讚賞她付出多小而非分數的高低而來。


而筆者只向她堅持,一次也不能嘗試那些會令人沉輪的事,其它的,我都任她、鼓勵她,有時也暗地為她選擇好同學,例如如果她與好同學上街,我都盡力抽時間滿足並親自接送,透過觀察朋友、同學,她找到一個更能令她自已開心的學習方法,而不是筆者的方法。

最近看到一篇關於理智和情感的科學文章。

我們的腦,對事情和感受的記入,是獨立存於腦的不同部分,而快樂和痛苦也分開在二處不同地方,有一些人,因為腦中對悲痛感覺的記憶部份受損,同一件事情記憶猶在,但痛苦的部份卻再沒有感覺。

如果腦部果真如此運作,筆者的女兒腦部感應普通人對事實失敗的應有痛苦、恐懼部份,可能在她幼小時被我"扭曲"而變得不活躍,或努力未必達到成功的無力、失敗感反而被腦部對盡力就會快樂的感應部份加強了而被取代。

最近我的女兒一半以上的科目都能拿到是A,其中包括從前不合格的數學科,她說希望下次要全A。我對她說,無論是什麼成績,即使我是他的父親也不能拿走她為自已努力的自豪感,這樣說是因為無論個人如何努力、付出,未來在社會上仍被別人無情的打擊是不可能避免,筆者希望女兒養成為自已快樂而活、能尤然面對這些。
 

筆者亂打亂踫教導到女兒從D到A,
 

而女兒也讓我體會什麼才是求學不是求分數,人生不過只是一場遊戲。

2 則留言:

  1. 呵呵! 如果你的女兒是男孩子,你會有不同經歷。
    [版主回覆03/21/2012 18:12:03]其實我是根據幾個兒童心裡硏究調整自己,請看上面

    回覆刪除
  2. 巴黎為了女兒也曾參閲很多兒童心理硏究,有兩個硏究令我有膽使用本文的方法。一:兩組兒童被安排完成一件容易工作後,一組被讚聰明,另一組讚勤力,後再被安排做較難工作,前組裹足不前,後者再接再勵,穫較髙成功率。另一個實驗是兩組兒童都同樣喜愛一個遊戲,一組被說假如勝利,會穫獎品,後一組沒有,後一組成績沒有受影響,過程快樂過第一組。 雖然自己改變心態教導方法起初心大心細,不過有一點我在最初的時候很快肯定:自己女兒必定有個快樂的童年。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