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9日星期五

學價值投資,學說不.

巴黎:

上篇文之後,很多人應順理成章質疑筆者為何自己不做期權買家去發達。
筆者雖然有時能逆向思維,不過我衰孤寒,就是不捨得交期金,而又知道只要慢活地運用價值法,必定達到心目中的目標,過去幾年己經超額完成任務,於是就選擇較合個人的方法.

但blog友不是我,如果你用閣下方法能賺到錢,或你根本唔志在,喜愛現在生活方式,那麽應繼續享受自己的選擇。

學習價值法是筆者一生遇到最快樂的一件事。
只要想想由細到大,  總是要聽這個那個人的指意去做,不能這不能那, 要跟隨別人的步伐,終其一生,把年青時滿腔理想夢想,一步一步陪自己走入棺材,鬱鬱而終,衷哉。
而現在卻可以順心而行,別人恐懼我貪婪, 又每次在打敗大盤後, 心内就對那些Random Walk權威和神聖不能侵犯的學者會心一笑。


雖然做離群野馬是寂寞點,但求仁得仁,仍是我嚮往的地方。
 
還有一點是價值法教曉筆者原來在資本主義市場,做一個好人是可以有好回報就更加神奇。
筆者不敢說做衰人賺不到錢,也不是說要做愚蠢的好人,只要看看閣下強績金的成績和打理它的那經理的薪金,會明白現實世界有時是多麽黑色幽默,做衰人是多麽誘惑。

筆者想說的是重讀巴老50年股東信後,看到的並非一個先知,可能我較蠢,看到他買家私鋪,銀行,織布厰, ..很多次買入不好的公司的個案,看不到別人誇獎他選增長股的高超能力.

我看到的是一個聰明的好人在賺好多錢的方法。

這是一篇1980年他憶故友信中流露和別人合顆做生意的心態。
.............................................................................................................................................
 當你向某個人買下一家公司時,你對這個人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後你又請他以夥計而非老板的身份繼續經營這家公司。在買賣開始前,他對這家公司了若指掌,而你卻一無所知,賣方有太多機會可以欺騙買方,而當交易完成後,微妙的態度開始改變而模糊的認知也會發酵,就像是求婚的過程一般,失望總是難免的。
而當我們第一次碰面,Gene 百分之百坦誠,就像是其為人一般,談判的開始,他把公司所有負面的因素攤開在桌上,另一方面,在交易完成數年後,他還會定期地告知你當初交易時未討論到的地方。
而就算是當他把銀行賣給我們時已高齡71歲,Gene 仍然興勤工作更甚於以往,雖然極少發生問題,但一有問題便立刻報告毫不遲疑,你還能對這樣的人多要求些什麽呢?,他永遠記得他是在處理別人的錢財
Gene負責伊利諾國家銀行的營運將近50年,約當美國歷史的四分之一,當初是一位工業巨子George Mead從芝加哥把他找來Rockford開設銀行,Mead先生負責出錢,Gene則負責出力,他的領導才能立即在Rockford地區各種社交活動中展現出來。
許多Rockford的居民告訴我這些年來Gene 給予他們很多幫助,有時是金錢上的,但更多時候包含的是智能、同情與友誼,而我本身也從他身上獲得許多,因為個別年紀與工作上的關系,我們益師益友,不論如何,這種關系相當特殊,我永遠懷念他。
................................................................................................................................
巴老買股第一件事並非談什麼前景,而是希望和一些早己能賺錢又誠實能幹、但因為某種原因需要賣盆的聰明生意人做生意。
做生意有時會受私人原因限制,不能做對公司長遠有益的策略,甚至要結束,但現在得到一個又精明又信任自己的財主,為自己掃清障礙,自然會更用心拼搏令企業更進步。

人就是有種遇好越報答,遇差越對抗的常情。

這個世界若真有護城河,必定是最投入的人才能建得最深最闊,也必會是給最昏庸和內鬥的企業荒廢。

股神懂得是投資能幹人材,令人變得更好和更英明。
他能吸引誠實的人是因為他誠實,能吸引英明的人是因為他英明。
股神說他還能夠管理多一打好人的公司,仍有時間打瞌睡,但只要其中一個是蠱惑仔,24小時也不夠用。

現在股神簡簡單單蝕底小小給賣家(當然不是懵懂懂那種),其實是蝕頭賺大尾。

資本主義沒有教,但這卻是他長賺大錢之道。
也是我看到股神的方法。

老驥伏櫪, 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 壯心不已.

巴老既是一匹千里馬, 也是一個百樂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