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日星期五

不要預測市,因為市場是錯的

巴黎:


今天看了篇好正既文:
Howard Marks :不要預測股市短期漲跌
呢篇文好多人或會無感覺,但對曾經在海嘯年參予投資美股的筆者來說, 就真是如同身受,歷歷在目。


尤其呢段:

"我觉得事情明摆着:市场的见识就是一般人的见识,但是它的情绪却经常比一般人还厉害。所以,我们不能听市场的话。其实,逆向投资的理论基础就是群体在做什么,我们一般就应该反着来,特别是在极端情况下,我喜欢逆向。"


它令我我想起海嘯時孤獨的日子,真是百般嗞味在心頭。

投資最難受不是失敗,而是你用了賺錢的方法卻沒有身邊人認同,你會懷疑到底個人的成功是靠勇氣和智慧還是符碌。
是的,所有學習價值投資的人,去到某一步會發現,你用的方法必須要越小人認同才能越高回報,這是一種價格和價值的博奕関係。因為當別人認同你的方法,回報便會下降,這種真實的予盾會很易令人發狂。

若在市場輸錢是正常的話,最好的方法只會令你看來不正常。

例如早排打算調動部分內銀資金到匯控,其時內銀仍升,匯控只是剛定神,我就不斷問自己又要和市場對著幹為乜?
我甚至懷疑這幾年間賺幾倍的錢是否一個短暫的幻象,自己有沒有勇氣再和市場繼續對抗下去?

前一排和一個朋友同睡一房,大家才睡了20分鐘他就大叫,並說自己見到鬼,我望了他一會,心裡媽媽聲我是給他嚇醒而不是什麼鬼神,這朋友平時就是八卦無謂的東西太多,安慰了他一下便懶理繼續睡。

不要以為筆者是無神論,其實我是尊重未可知的事情,只是生有這麼多仍未知的好東西,為何要理死後的未可知鬼神的煩事呢?!

而市場是集合所有人的決定,所有人都會於某一時受某些不知怎解的東西影嚮,我相信仍未有人有能力去預測這鬼神莫測的來源,但投資者連企業的內在價值也未弄清,何必去說、去理會一大篇自己也難明和沒有能力去執行的鬼話。

市場每天很多對手都像撞了邪去預測未來,去八卦股票中的鬼神,去和你談市機,然後睡到一半扎醒大嗌,像我那位朋友一樣。

最後以Howard Marks另一段文總結:

"一般的投资者不懂价值,市场也不懂价值。听从一般投资者的建议,你当然不可能超过一般的投资者。"

筆者幾年前決定學習價值投資就立了這標準:
If you want to be the best, you should learn from the best.

於是我只會聽從一些能在市場生存、有持續長期跑勝大市紀錄的人的建議。其後發現很多聽起來無敵的分析的人,並沒無膽量給你知他的成績,這類人在意個人文章但卻羞自己的成績.

我開始循這方向去找尋是什麽原因做成這批投資人說時天下無敵,成績卻不堪入目。
於是得出:
投資市場最難的不是分析,而是由平常心出發,  決定下注的膽量;

一旦你有這膽量,你就能逆向思考!
並能夠聽從你的心指示, 而非市場.

報永遠是由出手而非把口而來,你必須要作出這決定:

是想學習大多數人聽起來舒服的雄辯法?還是多數人不同意的賺錢投資法?

這個你懂的!

27 則留言:

  1. 『所有學習價值投資的人,去到某一步會發現,你用的方法必須要越小人認同才能越高回報,這是一種價格和價值的博奕関係。因為當別人認同你的方法,回報便會下降』

    是的,不但在價值投資,其他有效跑贏大市的投資法都一樣。
    因為大市就是「平均」值,跑贏大市就是高於平均值,在更多人使用時,便會把回報拉向平均值,也就是回報下降了,這套投資方法的有效性也降低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市如是,個股也如是,多人買,入市價就高於平均,回報也容易低於平均了。

      刪除
  2. 回覆
    1. Howard Marks是超級高手,連結內說的那本著作一流,值得學習。

      刪除
  3. 筆者幾年前決定學習價值投資就立了這標準:
    If you want to be the best, you should learn from the best.

    說得太好了!這些人不但隻身經百戰,而且長期戰績標榜,寫出來的論著,擲地有聲。 Howard Marks本人就是其中之一。經驗之談,比紙上談兵(現在是“線上”!)具體實在。我從2009年1月19日開始買進人生的第一張股票的同一星期就每星期都買進LOTTO(瑞典的六合彩),每週234克郎。 LOTTO沒有讓我成為百萬,但股票只需要4年半就達標。不幸的是,年年補稅。派息與賣出股票都要抽30%的稅!幸好瑞典政府近年增加了一個“個人投資帳號”,不抽盈利所得稅,只向帳號所有人的總金額抽一個固定稅額,是參照國家央行所定的標準稅率徵收。呵呵!現在瑞典是負稅率,難道政府會貼補給投資人,絕對沒這回事!但稅率低於1%,是上一任右派政府定下來的,現在社會黨與環境黨聯合執政,大概他們也買股票吧!沒有改變,真是德政! 30%對1%的稅,你說我在瑞典會投哪一個黨?

    回覆刪除
    回覆
    1. 起初我覺得因為香港兩種稅也沒有,便放心買賣,但近年我會盡力減交易,因為即使沒有賺錢的盈利稅,交易費也要減小,它會損害回報。

      刪除
    2. 我也是近兩年來才開始減交易,2009年第一年繳交給銀行不少交易費!那時候覺得錢太容易賺,無所謂。等到精讀Graham的論著之後,材質大謬不然!

      刪除
    3. “材質大謬不然”是“才知大謬不然”之筆誤,見諒!Google的拼音輸入與微軟的拼音輸入都常容易出錯。中文就是同音字多,一疏忽便出錯。

      刪除
    4. “標準稅率徵收。呵呵!現在瑞典是負稅率”中的兩個“稅”字是“利”字之誤,這是自己打錯字,與輸入法無關!

      刪除
    5. 我也是用拼音而常常出錯字。
      1百萬本金,年回報15%,交易費用每年1%,15年便失去1百萬,多利害。

      刪除
  4. “不但隻”是“不但只”之筆誤,見諒!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戰績標榜”是“戰績彪炳”之筆誤,見諒!

      刪除
  5. 感覺跟從大眾是一個避難所,但是在各種不適合的情況使用貌似很容易死人的說:3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人做過痛苦測試,有人陪痛,即使客觀程度較沒有陪的高,前者感覺會較舒服,所以有不小人會不自覺尋求別人認同,以為獲避難所。

      刪除
  6. 人云亦云,就不會與眾不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聳眾難,因為是人性弱點。

      刪除
  7. William J. Bernstein指出人們過分關注最近發生的事情的趨勢-近因效應-一次一次地影響著人們的行為。比如說,大陸的股迷到現在終於明白AH價差很大,香港是“價值窪地”,北水要到現在才開始南來!說不定會越來越兇猛,近因效應在發揮作用。

    回覆刪除
    回覆
    1. 要選擇沒有差價也是便宜的股票,就能增加持股待回歸能力。

      刪除
  8. Howard Marks的書近期還會再讀一遍,覺得他真是一位了不起的投資者與投資理論家。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是一位計數計到一滴渣都無的價值投資高手,尤其精於債券,
      有關風險的文章非常有深度。

      刪除
  9. Howard Marks' article is interesting and logical. Thanks for shar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Edwin, 是的,他每篇文都很有啓發!

      刪除
  10. 能有別於群眾是很好的提醒,但亦需要小心分析。 謝謝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心是首要,小心便能辦別市場的錯誤。

      刪除
  11. 假如你的投資知識能讓你輕輕鬆松賺取得到第一個百萬,那就會同樣能讓你輕輕鬆鬆地賺取第二、第三、第四......無數個一百萬。這裡面沒有什麼秘密,離不開:
    一、資本。
    二、知識。
    三、耐性。
    知識能讓你尋找出一個風險極小化、收益極大化的投資方法,使你的資本慢慢地積累越來越多。假如你只想精讀一本書就能做到這一點的話,我願意使用洪荒之力向你推薦Benjamin Graham 的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