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1日星期六

水無常態

巴黎:

這一個星期的股票市場所發生的事情,非常值得投資者記住和學習。

一開始的A股狂瀉、大量上市公司的自動停牌、中央的救巿措施從入市買貨、無力挽救引致香港狂跌,然後大陸調查、到公安介入到只能買不能賣的情況下上証全星期倒升。

很多基金、Blog友、新聞都明暗狠批這種"人為式"侵撓市場。

不過筆者卻有不同見解。

筆者並不是故意曲高傲寡,事實筆者在大跌市也有損失,雖較大市輕微得多,而我只是想用另一角度和大家分享。

投資的唯一目的是賺錢,說起來市儈,但筆者不會去掩飾,亦相信所有人心底都同意我的說話。

取之有道也是很多人時常強調,亦是因為人人的"道"的解說不同,所以就會紛紛撓撓。

而筆者多年的經驗是,直正的道是如"水",並没有一個形狀,一個形態。

這聽來太玄會,固筆者直接D講,在草原上自己捕獲的獵物給更大的掠奪者搶去,要做的事情並不是哀悼或和牠講道理,因為這是浪費時間,毫無益處,甚至危及自己生命。要做的是要學懂觀察他的行動、借助牠的力量,為自己謀取下一頓豐富的午餐。

沒有一種事物更能像水能「隨時機而轉變自己的形態」。

筆者觀察到的是,中央是有能力完全控制買或者賣的力量,無論你是否認同其手法,客觀上他的行動是全球有金融風暴海嘯紀錄以來,制止得最快和最有效。中央對於"價值"的評估、偏向和底線,只要細心推敲,從他起初只買大價十多隻內銀內險,己經暴露無遺。

作為一個投資人,要做的是改變自己去配合事情的發展,我認為現在的調整已經完結,有投資價值的股票的基底是非常結實,而更蠢的國內股民都上了一課,也知道假如再入市,買要的應是什麼的股票。

因此現在入市無論從內在價值、力量博奕、形勢,都是非常有利的時間。

種類方面,不妨留意一些十年來從未停付又高息、借貸低資產折讓、PE低估和ROA高的股票,這些股雖然在看對力量博奕下可能會升得較一些借貸高和高槓桿的股票低一點,但卻能在看錯情況下保護閣下的持續現金流實力,有源源不斷的現金流,才有能力調改自己再配合下一波事情發展。

這就是銅幣的公仔一面向上大賺、字的一面小賺的價值法精髓。

*很多基金朋友於此間只顧驚慌和憤怒,分散了個人的集中力,這是兵家之大忌。
筆者5月份己說過,價值法是不可能逃過大跌,但就一定保證組合是價真貨實,長遠必會跑勝大市。有興趣追蹤筆者組合者,不妨番看個人6月底成績和之後的交易至上星期5收市(1/7-7/7)跌幅度比較,現組合只跌2.7%,恆指卻下跌6%,上証下跌4.3%,所有中港基金這段時間跌幅更驚人,筆者還有什麼可投訴?












45 則留言:

  1. 謝巴黎兄,因經驗尚淺,今次都有一半倉被震走,心情差就梗喇,但都要冷靜再建倉。

    回覆刪除
  2. 我們價值型喜捕捉低潮,明顯現在只可說大調整。
    量力以為!
    當天大跌市,整天買,現在收兵看清形勢。

    回覆刪除
  3. 回覆
    1. 哈哈,是的,My friend。

      巴黎

      刪除
    2. 剛回港,第一件事就是今天去書局買入巴黎兄同止凡兄的著作,回袋鼠國拜讀後再分享睇法。yeah!

      刪除
    3. Mike 兄應該上載一張darth vadar / maul 作頭像

      刪除
    4. 多謝Tom Kan兄的支持。

      巴黎

      刪除
  4. 支持!
    我也看到很多投資者和評論員都太emotional了,將來他們會後悔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情緒對個人投資賺錢完全沒有幫助。

      巴黎

      刪除
  5. 經過今次,我更加深信市場總會不斷出現錯價,理性投資者在非理性市場總有機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Darth Mike,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大家一起努力順著個勢,瞄準價值資產股。

      巴黎

      刪除
  6. 當年港府入巿打大鱷,最初很多人批評,事後對錯,已經有定論。政府查惡意沽空,也是想股巿健康成長,不竟中國股巿還在幼兒園階段,要大人保護成長。待慢慢長大,便會懂得放手。

    bigtiger

    回覆刪除
    回覆
    1. Bigtiger 說的正是,美國海嘯的TARP救市方案,到今天仍然有官司。
      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是非常正常,用乜野手段就人言人殊。我地不是學者,是資本家,要去利用機會,不是去討論個機會應該是否三角還是四方。

      巴黎

      刪除
  7. 水放進杯內是一杯水,放進盤內就是一盤水,倒在地上成了一灘水。它本身的變化在於你用什麼容氣。

    回覆刪除
    回覆
    1. 自由兄說的正是要點,市場是有它的一套,
      要fit佢唯有要像"水"一樣。

      巴黎

      刪除
  8. 我反而有另一種見解。升市時我時常望佢跌俾機會我入貨, 但跌時我遇到另一種心理質素嘅考驗。就係好多我睇中嘅股票都未跌到我嘅目標價。依個時候就好考驗我, 跌勢似乎差唔多, 但係又未到價, 買唔買好? 最後以資金嘅1/10入左工行, 但係都有d狼狽。

    回覆刪除
    回覆
    1. Herman, 這是人之常情,正常。

      巴黎

      刪除
  9. 請問跑贏大市,但又仍然是負數,是否有點矛盾呢?但之前建行不是已經派息和升了一段嗎?巴黎兄點會還出負數?

    回覆刪除
    回覆
    1. 股票的人到底組合和大市減值了多少。之前1-6月己說過,不重複了。

      巴黎

      刪除
    2. 如果要評論,便不只看一篇,可從6月開始一直到本文,了解所有。

      巴黎

      刪除
  10. 還沒有讀到iMoney 《會計師博客 4招辨妖股》的網友,今天在Yahoo香港財經網頁的iMoney那兒貼出來了:

    會計師博客 4招辨妖股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3%80%90%E7%B2%BE%E6%98%8E%E7%90%86%E8%B2%A1%E3%80%91%E6%9C%83%E8%A8%88%E5%B8%AB%E5%8D%9A%E5%AE%A2-4%E6%8B%9B%E8%BE%A8%E5%A6%96%E8%82%A1-042538041.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Ch Liu的引文連結。

      巴黎

      刪除
  11. 可惜小弟我因為職業關係auditor 無時間去上你的堂~今次跌市又沒有勇氣入巿!期待巴黎每日寫文章分享,希望未來能舉辦視頻課程!(自六月起,我每天都入來看看,之後考試假會看舊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惜,你可whatsapp我,待有人若有人星期六轉平日就可轉班。

      巴黎

      刪除
  12. Graham在他的《賢明的投資者》第8章Buy-Low-Sell-High Approach那一章中曾警告說:

    But we must point out that even prior to the unprecedented bull market that began in 1949, there were sufficient variations in the successive market cycles to complicate and sometimes frustrate the desirable process of buying low and selling high. The most notable of these departures, of course, was the great bull market of the late 1920s, which threw all calculations badly out of gear. Even in 1949, therefore, it was by no means a certainty that the investor could base his financial policies and procedures mainly on the endeavor to buy at low levels in bear markets and to sell out at high levels in bull markets. (p.193)

    回覆刪除
  13. “但是,我們必須指出的是,即使是在始於1949年的空前牛市出現之前,連續的市場循環中所發生的變化,足以使低買高賣這種理想的做法變得更加複雜,有時還會使這一理想的做法遭遇挫敗。實在說來,這些背離現象中最顯著的就是20世紀20年代末期的大牛市,它讓所有計算方法都嚴重地失序失誤。因此,即使是在1949年,也決不能確信,投資者可以將他的金融策略與執行主要建立在這種的努力上,此即在牛市最低價位買進與在熊市最高價位賣出這種努力上。”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 Liu,這篇文非常有意思,我自己的領會是千萬不要在心中有一個指數,或一個牛或熊的想法。這種想法會嚴重影響個人的情緒。

      巴黎

      刪除
  14. 在1921年至1929年這長達9年的牛市,會使價值投資估值方法失靈,會使低買高賣難以執行,而當格雷厄姆寫他的這一本名著第一版時是1949年,這一個牛市他後來稱之為“空前牛市”,一直延伸到1962年,整整長達13年之久!當一個長達10年以上的牛市,試問如何低買?如何高賣?就美國的股市言,最靠近我們的這一次牛市開始於2009年4月,到現在也長達6年,所有的指數都顯示了ALL TIME HIGH,不單只所有藍籌股都完全沒有低買的可能,甚至連二類企業也幾乎都處於高價位。那麼賢明的投資者該如何進行他的投資?這個問題,應該是非常值得深思的。

    回覆刪除
  15. 以上是我的那一篇文章中第六節 六、《賢明的投資者》第8章《投資者與市場波動》之要義 的結尾。
    Graham與巴菲特都曾因為這樣而把他們的業務結束了。晚期的巴菲特的做法是:

    I could give you other personal examples of "bargain-purchase" folly but I'm sure you get the picture: It's far better to buy a wonderful company at a fair price than a fair company at a wonderful price. Charlie understood this early; I was a slow learner. But now, when buying companies or common stocks, we look for first-class businesses accompanied by first-class managements.(To the Shareholders of Berkshire Hathaway Inc., 1989)
    http://www.berkshirehathaway.com/letters/1989.html

    回覆刪除
  16. “我可以給各位另一個關於‘檢便宜’的愚昧行為的個人經驗,但我肯定各位早已明白:以合理的價格買下一家好公司,要比用便宜的價格買下一家普通的公司,要來得好的多。查理老早就明白這個道理,而我卻反應遲鈍。不過現在當我們買進公司或股票時,我們尋找的是第一流的公司連同第一流的管理層。”

    我相信還有其他的方法。John Templeton的全球投資是其一,尋找低估值的市場,香港便是其一,新加坡也是,2014年初的上海也是。

    回覆刪除
  17. 不過,上海不是一個成熟的市場,所以投資要特別小心。我只研究上海市場的公司而也同時它們也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另外就是研究那兒的指數ETF。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Ch Liu的資料,Blog友如能細味必有所得。

      巴黎

      刪除
  18. 我要多謝巴黎兄,睇你既blog 可以令我心情保持舒坦,今次跌市我撈左883@10 , hsbc@66, 以息養戰, 明日仲有幾隻可以慢慢排隊買貨。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較為擔心中海油的長遠前景。

      刪除
    2. Andy兄,利用市場,集中如何擴大自己組合現金流之外,其實真係無乜野可做,無也野籍得個人理會和擔心。

      巴黎

      刪除
    3. 絕對認同,其實大跌市我既心情比起升市更加踏實。今年剛完成左自己資產分配在不同範疇,包括股票,債券等等。大跌市都影響吾到自己心情,以後還要繼續拜讀巴黎兄文章,我既心靈雞湯。

      刪除
    4. 多謝Andy兄支持,我只是提提朋友注意組合的現金流吧。

      巴黎

      巴黎

      刪除
  19. 回覆
    1. 價值投資法配合到大勢就加貨,配合不到就等待。

      巴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