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7日星期一

修理資本主義 “Saving Capitalism”書評:你到底值幾多錢?/科技股會狂跌?


筆者看這書時時去查作者背景,並在Netflix也發現有同名紀錄片。

作者Robert Reigh的背景是哈佛大學的講師,後來成為克林頓總統時的勞工部長,離任後在百克來大學任教。

這本書探討資本主義出現的問題,作者說多數人把自由市場和政府參與放在兩個對立面的有你無我去討論,但他認為這是錯誤,理由是:

1.無論是什麼市場,都有政府設定的規則和維護遵守法律,否則在沒有法律和執法,買賣就只能依靠強權和暴力;

2.任何市場規則的定立,應該先問是服務多數人的還是小數人利益。

3.因為1和2會隨著時間和社會的變化而變,所以有關法例,本來就非神聖應該不時被政府更改。

所以大眾常常應討論的不應是自由市場vs政府,把問題看錯成意識形態之辯。

在這個思路下,作者看到美國現在的制度出現很大的問題。


民主制度是小數服從多數,理論上應該規則的訂立會反映多數人能獲利,而和資本主義的宣傳也是這樣,所以認爲民主制度+資本主義是小市民的最佳選擇組合,但實際上這些規則卻被背後的權力潛改,令大財團獲利,投票無法改變有實則效果的規則。

Princeton &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有關1983-2002報告說當大公司歡迎的法案有60%會通過,他們不歡迎的100%不獲通過,vs多數的普羅大眾歡迎的是30%獲通過,不歡迎的也是30%不獲通過,即民主制度並不能反映普羅大眾的意願。

作者說原因是大機構花的一年的遊說費用,等同平均每個議員5.9百萬之多,政治游說捐款,給遊戲規則制定官員工作,利益去交換“市場規則”,一方面反對干預自由市場,另一方面卻不停止地改變市場規則成對他們有利。更甚是在大公司影響下2010年最高法院更通過修憲遊說費用以後無上限。

資本主義宣傳的個人失敗、貧窮就是自然的競爭結果,你就是只值3毫6,但實情並非如此。

作者說言論自由不是簡單的一人一把口,因為在人造法律下,巨大的大財團也被當作是一個人,他們在傳媒上有著巨大改變規則的影響力,口大遠超普通自然人,他們可以抹黑對手,有遊說和宣傳軍隊,阻撓或改變現有法律和它被執行的能力,用這些“自由”,自由地把市場轉為對他們有利。

例如在Patent期限法案中,大科技企業就花錢遊說修改法律去認定怎麼樣的是智慧產權替代R&D,以權力改變遊戲的產權在自由市場的定義。

在美國,政府居然不能以大批量的批發價格購買藥品,做成弱小的消費方完全沒有能力去和強大供應方討價,大藥廠在Patent到期前更改小小配方從新登記Patent內的成份去延續期限,或收買製造平靚仿制藥的藥廠延遲做藥,或給回扣醫生去用它們的藥,或准許賣大量廣告,或禁止買海外平價仿制藥,或購買一些不能成藥卻能阻止別廠可以生產跟自己競爭的"成份",這些費用早已遠超藥廠應用於創新發展的R&D,結果搞到窮病人寧死也不吃貴藥。

創作知識產權期限由原本14年,被修改加長至42,然後又56年,之後是至作者死後50年,之後就是可以pass給公司總年期75年,然後又改至95年,這條法案是為米奇老鼠而定,於是由1928年創作張會延續至2023年,預期之後又可以再延續。

Patent原意是保護創作者有動力去創作,而教科書說“自由市場”讓“大批消費者”可以用“低價”享受“多樣化產品”,這只是大企業的宣傳或相信者的個人幻想,實際是大企業假借此名用來阻礙新加入者,食老本並榨乾榨淨消費者。

美國法例甚至可以讓Comcast禁止Chattanooga 市政府自建光纖讓百姓平價使用,Comcast提供FCC的決策人Michael Powell工作去增加影響力。有多個州也有類似的禁止鋪設光纖法案,所以在美國上網費用也遠比較香港或星加坡貴,而網絡速度就慢40%以上。


筆者在年輕時讀書都是教自由市場的好處,冷戰時對共產主義的敵對宣傳是中央計劃是會導致"资源錯配",因為市場資訊不容易讓中央的管理人員收集去計劃市場到底喜歡什麼,容易判斷錯誤生產而浪費資源,前共產主義蘇聯的窮人排隊買麵包的宣傳影片瀝瀝在目。

资本主義說工資和財富就是“無形”的自由的論功行賞結果,對這些獲獎的教科書和宣傳片教育從來沒有質疑,窮就是因為你只值這樣,大药廠要病人傾家蕩產後或見死不救都是“自由的公平”。

這些理論的書幾十年來的內容今天仍然沒有改,"就算"以前是真的而非宣傳,中央分配資源那時容易失誤,但今天已經是大數據分析時代,可以很容易知道市場是什麼樣和如何有效集中利用資源,從而避免甚至是獨立市場的各自分散的供需和過熱做成的一窩蜂的浪費。

你是有理由懷疑“這些經濟理論”教育系統是為某幾個最有錢的人服務而設。

這不是毫無根據,美國和中國的醫療產業分別佔國民生產總值的17% 和5%,但兩國的前十大致死的病的總人數都是差不多其國家的6.x%,多出的12%的國民所得很明顯去了某些人的口袋。

下面的2010年美國的財富三角型分配圖,佔有整個國家財富82%的人口只佔5%,而最底層中產和無產佔的財富3%的人卻是縂人口的80%。

理論上投票可以讓大部份人生活改善,但實際上是近年財富分配越來越偏向超級富豪,個人的投票越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有錢的人掌握了媒體,和影響大眾的法律能力,讓所有看來都是“自然競爭”的結果。

電影最後一幕是工會在作者不斷努力下爭取了最低工時工資的提升,作者嘗試製造一個只要大家能獨立思考,明白事情,就能改變的完美結局。

但筆者眼見的殘酷現實是,某些大企業,只要揮一揮衣袖影響政府濫發銀紙,就廢掉他們經歷多年的努力提高工资的實質購買力,把窮人的錢再轉入他們的口袋而變得更有錢了。

要面對一個作者努力多年仍無法知道解決方法的殘酷現實並不容易,尤其是某答案可能是在他意識形態不接受的社會主義制度內。

這本書很長,看完可能頭也轉轉下,所以這裏有精簡影片說出最top 的Captialists是如何運作獲得他們的利益:





------------
股市方面:
早一個星期想寫一篇關於科技股但類似幾年前的標題:


但未出文話咁快多支科技股大跌,跌夠未?

傳統企業這大半年関門唔做生意,科技公司生意食埋佢地,於是1+1自然等於2,於是現在的股價卻是假設它們可以1+1+1+1+1+1...般的增長。

但是未來只會得兩個结果,人地死曬於是科技股就是等於2+0; 人地開番門,條數就會是2減一個數,大部份科技股未來業績只有衰過今天,就算有一兩間可能会再好,也不會像上季這樣的高速,所以很難支撑現在的估計。

出來行咪當唔使還。

於是幾乎可以肯定科技股會大跌,而又很大部分的會狂跌。



15 則留言:

  1. 《拯救資本主義:在大翻轉年代,照顧多數人的福利,不是少數者的財富》是台灣繁體中文的譯本。下面的網址是該譯本的一般簡介: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57080

    一般言之,凱恩斯已經拯救過一次資本主義。當年是凱恩斯VS馬克思。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東歐瓦解,現在只剩下中國、朝鮮、越南與古巴還把馬克思當成神主牌供奉著。我不認為英國與大部分歐洲國家是社會主義國家,本質上,它們依然是資本主義國家,只是經過改良的資本主義國家。所以,我認為,書的標題應該是:《拯救美國資本主義》!像瑞典,長期心臟病人藥特別貴,政府便定立了一整年的醫藥費用最高是2000克朗(約港幣1800元),超過這數字,病人只需付很低額的藥費,甚至是象徵式的十來克朗。看病也是,每次200克朗診金,超過2000克朗後免費。這對一個長期患者的家庭經濟不會帶來太大的負擔!

    回覆刪除
    回覆
    1. 應該說美國正走Adam Smith說的資本主義終極之路,有朋友要長期食一種每月$7000藥,後來轉在印度購只需要$500仿製藥,以前我不留意,更一度想買那間藥廠的股票,但財報上公然說一些不能成藥的Patent的價值是用來阻止競爭去提高病人的付費,也知道美國和加拿大是不能進口能減低病人支出的仿製藥,就無法說服自己去買這公司,雖然它之後升幅也不錯。

      中國也是學美國,所以就有電影“我不是藥神”的一人生病,全家傾家蕩產,我建議一些為新冠病毒有关藥廠的patent旗吶喊,或認為"智識產權"應該千秋萬代或神聖不可侵犯的朋友去看這電影。

      刪除
    2. 前些時候從新聞讀到美國很多人付不起醫生處方抗生素的藥,而在網上買到相對便宜得多養魚所用的抗生素當藥來用,我真是無語!

      刪除
    3. 因爲藥厰影響政府不能在網上賣或進口給人用的抗生素去和他們競爭。
      就算明天中囯有世衛認可的疫苗,免費給美囯,美國的藥厰一樣會叫政府不要進口,因爲這直接影響他們十億十億的收入,至于死的人,算吧啦。

      刪除
  2. 建議香港無論是黃是藍的朋友,還有很多一直努力工作揾錢並對一些下層人有看法的中產朋友,看第二條影片。

    回覆刪除
  3. 人到中年,越來越覺得沒有完美的制度,重要的是平衡、適應、和自我修復的能力。人類社會似乎在走向一段黑暗時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人生閱歷多了,看到的顏色的不同灰階的能力也高了。
      世界一直是這樣,有人死,有人窮,有人被歧視,有人被侵佔,只是選擇願意相信這是選擇"普世價值"的不可避免,還是只是一個慌言。
      人人都看到elephant in the room, 但就沒有人唐突地說出來。

      刪除
  4. 至少美國還有人能出書將尼的事講出來。大數據是好,但始終人做決定,沒制衡問題一樣會好大。至於藥物問題,除非系規定藥廠利潤是多少,否則藥廠可以話成本大,專利期肯定越長越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Lzh已經說出重點,資本主義是要管而非神聖不可以侵犯。

      刪除
  5.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6. 沒想過因為資本主義制度,導致窮人有病冇藥醫。
    印象中,歐美各國,都有福利主義。
    以前在內地旅遊,看見交通意外後,司機不但不下車救人,還倒後輾死傷者,非常心寒。
    沒想到歐美國家,已到達殺人不見血的地步。
    最近聽朋友說, covid-19 pandemic下, 美國死亡數字中,大多數都是黑人,他們沒有購買保險,又沒錢買藥醫治。
    如今看完你的文章,才明白他們都是制度下的犠牲品。

    回覆刪除
    回覆
    1. 醫療服務是一個不容易解決的問題,不能說是單一某種主義導致,但把資本主義奉為複雜世界"唯一"的真理,则肯定不會是好事。

      刪除
    2. 我反而認為美國先似社會主義,我親戚系三藩市,本來唐人街拉腸粉,現在救濟金比工資還多,我就不太明白的黑人為何沒買保險,難道他們不打工?

      刪除
    3. 救濟金比工资高是因為covid19可能引致暴動的"暫時權宜當屆政府而留給未來政府之計,
      在加國,我的朋友收到入息補貼很開心,他沒有想過這些錢從那裡來,以前看歷史劇集,遇到天災,政府都會去打有錢佬丶地主的主意。

      現代資本主義已經發展到當有錢派的時候,其實是在搶窮人的錢,2008年的有眼睜,所以這些救濟都不可能是服務多數人的社會主義。

      你說黑人為何不買保險,我会說他們無飯食為何不吃肉: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