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9日星期四

一千年

巴黎:


那一天巴黎在手機上發現了一首慢歌“A thousand years。歌手的聲線很特別 ,聽了幾次之後便喜歡上。原來我的女兒在沒有我批准下下載。

雖然這是一首給小男小女的情歌,無論歌手、主題曲的電影,但我想,如果真是一千年的話。應該也蠻合我這些年紀或更年長的人去看或聽。


如果你和家人已"相知"一千年,住後還繼續下去另一千年,就沒有什麼事情不能等待和容忍,不能為對方付出一點。 生活再沒有什麼籍得你恐懼,死忙就像電腦來一次hard reset而已。

大自然真的很奇妙,如果沒有久不久的hard reset的"軀體死亡",每個人都得拖著一堆舊舊的包袱記憶,過一千、二千 、三千年長生不老的"人生"。這不單自已疲倦,連宇宙也被拖慢。

某種意義上看,我們的確是長生不死,循環的hard reset,把所有的記憶循環的清洗。而靈魂都是盆古初開的那個"一",只是軀體,木偶和要做的角式都不一樣吧。
"
有一種重過新生的方法,忘記舊所有,包括過去的角式,重新做一個你希望做的角式。當你能忘記,你就能創造自已新的性格和命運。

有一次Dustin Hoffman向 Laurence Olivier請教他如何在Marathon Man內演那變態牙醫,可以如此真實,Laurence Olivier反問 Dustin Hoffman 怎樣演活Midnight Cowboy。Dustin Hoffman說他在鞋內放碎石,痛到跳舞,所以就能像一個身體時常搖擺的跛者。

"你呢?" :Dustin Hoffman問。

"我扮架咋"(I acted): Laurence Olivier只簡單一句。

是的,當你連自已都相信是一個變態的牙醫的時候,你身邊的人 將無法分辨你的所有變態行為是假的。

我也認為,如果某天我在天堂踫到Steve Jobs,問他何來如此驚人的改變市場的能力,答案都可能會是一樣-------------- "我一直非常努力地扮演,所以我就成為那個人"。

當巴黎對某種陌生環境產生不安的時候,我常問自已那種人能在這種環境下也不會害怕,然後我向自已說"我現在要扮演他",那一刻我就再沒有一絲害怕的感覺了。

我們的所有強大的力量,都源自能否相信自已可演活自已希望的角式,當你相信自已能演快樂的人,你就能快樂。無論你用什麼科學測度的方法,都能証明你的確是在快樂。但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你就在相信自已只能演好一個不快樂的人,你將會不快樂到每個人都認為你天生如此。生活并不要求創造,而是發現。

你是否願意被動地一直等到生命終結,然後期望上帝可憐你下一生一個好的角式?

還是此刻向自已說一句" "我扮架咋",並選擇開始自已喜歡做的角式。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為自己服務的上帝,而今天是第一千零一年的第一天。














4 則留言:

  1. 對了對了!我一直忘記了! 我在YOUTUBE找到了:
    1) Columbia紀念Ben Graham的短片,開首及尾部都有大約1分鐘他教書的片段
    Legacy of Benjamin Graha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1WLoNEqkV4 ;
    2) 講述巴老年輕及現在教授他人情操的短片,都有一分鐘他30幾歲電視台的訪問(做那段片的人很有心機,值得大家去俾個like)
    Mr. Buffett the Teacher (2013): Warren Buffett Omaha Documentar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fKhragHLCU

    兩段都好看,一定要給先生知!

    回覆刪除
    回覆
    1. Mike, 謝謝分享。祝新年進行

      刪除
  2. 這個不就是"The Secret"的思想方法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