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4日星期日

超級銀行—書評(二)華為是如何走出去,中國在非洲之路

中國開發銀行的资金全部依賴發債,它發債量之大直接令中國債券市場依賴它的存在,副行長高坚把利息釘在銀行存息基礎上浮動,因為國開銀行是主權級,於是購買它的債的商業銀行就必赚了,中國政府控制了貸存息差和水平,確保了國開行壓低和不按市場贷款價格為基建集資。

中囯總理温家寶曾經一度想把國開銀行变成另一家商業銀行而非主權銀行,即使它的貸款風險控制的努力證明是成功,面對這即張來的改變,會削弱國開行失去主權信用評級和增加资本成本,與及持有它的債券的商業銀行產生巨大的損失,2008年西方金融海嘯和失敗幫了國開行的忙。

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陳元徹底放棄購入要财政部打救的华爾街資產,認知到中國是需要天然气和石油,而不是質量差的西方金融機構,中國需要創造自己的金融系統,因為完全依靠市場救不了金融危機,要在政府和市場中平衡,並放棄商業化唯一利潤目標,把金融目標和社會目標一致,才能有更多发展空間,更要放棄以西方標準而轉用國際客觀標準去衡量世界级銀行。

陳元認為中國可以直接購買原油和商品而非在交易市場買衍生工具,但西方政府卻鼓勵本國商業銀行在本國而非進駐非洲和拉丁美洲去進行贷款。

2008年國開行為中鋁提供资金收購力拓去阻止必和必拓全球的龔斷和定價,因爲資源被西方壟斷代表中國付出更多購買的成本,囯開銀行在2009年也給中石油300億美元贷款支持其海外并購。

國開行2007年在香港首發人民幣点心債,2010向全球发行20年期人民幣債券,這是美國二戰後獨享的特權,也推翻陳元一直擔心人民幣只能是美元的延伸或任由美资銀行擺布。

埃塞俄比亞的皮革廠工人成本在2011年是中國的1/5,是越南的1/2,在2010年皮革出口只是800萬美元而越南是23億美元,埃國氣候能牧優質羊群並已有一億頭,本國有聚集功能供應鏈,但它皮革出口只佔世界市場0.9%,美國鞋業顧問說是是一個巨大的浪費,最大挑戰是運輸至吉布提港的道路,走500英哩要用4天。

西方長期提供埃塞援助,而非建設,其總統把中國投資引入設廠,中興是當地运管合颗商並提供互聯網,得到國開行450億美元贷款華為在當地是中興對手,中興也是國開行客戶,中交建負責連城南到市中心道路,而中鉄正在建設通往吉布提港鉄路,幫助了當地中國和外國的皮革廠的運輸。

世銀經濟學家林毅夫在任時說西方不推崇非州制造業,因為又污糟又不環保,但他說廉价勞動力和原材料正是擺脫貧窮最好的相對工業化競爭途徑,就算有靠石油或商品,也要大規模制造業才能支撑持續發展,他不認同西方認為貧窮是非洲政府治理水平低所累,因為中國和台灣幾十年前也是窮和腐敗。

非洲錯失了全球制造業猛增的十年,2007年前制造只佔非洲GDP8%,73%是源礦出口,未來中國因為成本上升會釋放8500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到更窮的發展中國家,非洲現類似的不到2千萬個,要獲這好處首先必須直接投資資金,製造基地和技能。

胡錦濤承諾50億美元中非合作基金,國開銀行提供所有资金,中非合作基金在非洲的投資退出週期目標是5-8年,它不做大股東, 目標是中國公司把资本丶技術和經驗帶到非洲,希望做血而非捐血,而若中國公司和中非基金合作,國開行就為它們母公司提供貸款,例如新疆金风科技,蕪湖奇瑞汽車,都在非洲設廠。

中國希望避開西方過去留下很多华而不實工程,基金主管認為本區域市場吸收能力有限,以原來的交通設備並出口至週邊國也行不通,非洲必須打造区域互聯互通市場。

陳元認為中國的需求量會推動非洲商品價格上漲,非洲的下一個階段是基礎設施需求和會加大,但西方國一直不做這類投资,也沒有短時間就能搞大規模城鎮化建設經驗,例如前宗主法國輸了科特迪瓦和塞內加爾水电投资的競爭給中國,雖然法國傳媒經常指責中國在非洲是新植民主義,但中國仍願和很熟識當地的法國公司以顧問形式共同合作。

中國的贷款己超越世銀,主宰發展中國家的倡導發展觀點,2001-2010年中國進出口銀行對非洲投放了672億美元,國開行在單一2012年對非洲贷款額是137億美元,但未包括向中國企業例如華為丶奇瑞丶中石油等提供它們對非洲投資的贷款,而胡錦濤在2012年7月欧洲國家在債危机掙扎時再向非洲提供200億美元新贷支持基建和制造業。

2011年國開行副行長李吉平說傳統銀行以現金流收益决定项目,但國開行則相信他們能培育一個项目,培育和過濾風險才能使项目成功,如三峽工程一旦建好就能發電和賣錢。

在當年3月,行長陳元談到為剛果路網丶礦業丶能源丶農業丶制造業丶建設和發展協議的簽定的貸款能讓國開行創造有效回收條件,和即使其中一個项目失敗也可用多项平均彌補風險,平台贷款目的是平行現金流,糾正有問題项目,使好的更好。

西方銀行對非洲贷款在50年代開始是以基建為主,但後來70年代卻轉為加大贷款至扶貧,令非洲通過贷款彌補赤字,致外債高築丶通貨膨脹。在1982墨西哥無力還債後,西方銀行開始徹资而令商品價大跌,利率提高,非洲國家要還更多的錢,引發更高財赤,被迫接受lMF和世銀更爭議的條件,撤南非州國債務在80年代增加了一倍,而人民收入卻較年代初更低。

中非專家Brautigam說:"西方贷款主要扶貧或资源,認為非洲沒有商机丶不開拓業務,而中國人覺得资源外還有很多潛力领域。"

因為IMF也對加納有數億元贷款,它拖延了中國和加納贷款簽定協議1年至2011年,並則指中國對加納未有通盤整體考慮當地狀況,中國認為lMF很無禮。

在2012年加納在海油田开发计劃後不久,中國向它提供有史以來加納最大單一30億美元贷款,也為中國基礎設施承包商獲得了工程合同。

中國反駁說IMF和世行沒有考慮貸款能推動巨大增長。西方的標準是看非洲過去的歷史,中方看經濟推動的未來,這也是國開行不像IMF那樣要求非洲國定期詳細匯款,因為國開行有资源商品擔保,匯款是流向中國承包商而不是非洲政府,間接防止了其多年來政府腐敗魔印,但仍遭到反對黨指責,即使懷最好的互利意圖,國開行非州業務也不是暢通無阻。

中國的目標只是1)保護自身资源戰略和2)推動中國企業走出去,但卻完美结合了3)非洲本身基礎設施需求的目標,只餘下非洲國家怎樣利用基建設施去提高國家工業收入,這像上世紀西方在中國投资所促進的作用,中國明白一窮二白是怎樣,國有企業需要有佔比重,所以不像世銀和IMF要求當地私有制和自由市場。

在新能源方面,國開行也全力支持英利綠色丶尚德太陽能丶华銳丶賽維....全球擴張,2010奧巴馬也把再生能源提上議程掀起美國企業加入競爭熱潮,引致後來過多供應致價价暴跌而至少14間美國和德國太陽能企業破產,雖然中資企業也虧損和股價暴跌,但無阻國開行繼續貸款支持,包括對外的拼購,因為中國在2011年定了至2015年太陽能发電翻倍的目標,國開行在企業贷款條件中加入當企業負債率達75%,銀行"可能"採取行動,國有化是其中一個可能行動。

中國新能源目標間接完了美國環保先鋒希望太陽能價格能接近其它能源夢想,而對资本主義來說,唯一考慮卻是"企業能否盈利"。

通訊方面也如此,國開行給予華為和中興客戶包括巴西最大通訊Norte丶和墨西哥城Movil..等公司非常大筆利息特低的購置和升级貸款,甚至低於這些企業的債券利息,國開行對這些外國客戶一無所知,它給貸款幫助了華爲和中興走出中囯,而企業則反過來幫國開行找可靠客戶。

作者最後的總结是:
金融創新只能通過私營銀行和自由市場的结論證明是个謬論。

看完全書,筆者得益非淺,有一個傳說是玩大富翁遊戲只需要不斷去起點打圈拿錢,並購買物業和放租再獲得收入,週而復始就能成為贏家,但更利害的玩家则是不需要玩遊戲,而是直接印無限量美元,並要在場玩家不斷把手上的錢交換他的美元,供他購買和控制資產之用,他一定會是最後的贏家。說易行難,無源無故人家又怎會換美元,因此到處也顛覆動蕩和制栽會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

中國好像己摸到如何用另一種合作途徑踏上這條贏家大道,它對資本家眼中的盈利和整體社會能否持續發展有著顯著不同的考慮,並開始大步向一帶一路前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