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星期六

《沽注一擲》我的投資心路歷程的改變

巴黎:

Blog友們對筆者的要求真的不低。有時他們會認爲我不應太純”價值“法,有時另一些會認為我的"價值法"未夠純。就像今次筆者低價買入渣打事件,Joseph 兄認為我的方法不是價值法,是一種投機行為。

如果渣打可以做多一次,我會選擇使用期權,這種想法是我學習價值法時從來沒有想過,我的期貨戶口有十多年未用過,事實四、五月上證大升的時候,筆者至少向十間國內和本地的證券行探索以槓桿10倍買A股Put的可能。那正是我出"上証不會大跌,但會狂跌"一文時。

可惜鑑於當時的法規,筆者只能用naked short,雖然那支A股結果從17元跌到6元,但筆者卻被大市震至平手無功,若果能用熟手的揸put,今年至少30%回報。

最初學習價值法時,Ben Graham說:"好的投機叫投資;不好的投資叫投機!"。

把這話延申,若能找到一種能控制到情緒,又能有把握的方法,無論其它人或門派怎麼想是在投機,實際都是在投資。

這是多麼的吸引,但隨後幾年不斷鑚硏價值法,就忘記了最初的想法。

直至後來遇到一些失敗的投資,筆者明白到投資市場只有"錢",絶不能純情、學院式的對待。

再感謝這本對價值投資人極具啓發的"The Big Short"真人故事小說,筆者終於明白自己缺小什麼。

投資是你個人的事情,做你最順手的就是最好的方法,你自己最擅長的工具就是最好的工具。你必須有自己的個性,走自己的路。

很多Blog主看到別人對某一方法、某一指標或某一工具,總愛找一些弱點批評一下,他們並不明白,一個乞丐舞動那支爛棍就是他最利害的打狗棒法,因為那支棍是在他的手中而不是你的手。

The big short 《沽注一擲》中有兩個小子不懂什麼叫投資,但他知道拿了諾貝爾獎的Black Scholes期權計法是錯的,他們一直只在市場出現轉角時做期權買家,並且在其它大銀行, AIG等認為用電腦計次按債券價格無敵時候《沽注一擲》空次按債券,入了大量的put option。

我的偶像Michael Burry也逆他基金合顆人價值投資法高手Joel Greenblatt,並孤注一擲 put option,狂打販大市,為其基金劃上完滿句號。

1月21日我看定此片。









15 則留言:

  1. ’’筆者明白到投資市場只有"錢",絶不能純情、學院式的對待’’

    很好, 原來巴黎兄也是同道中人。 但我看到有不少人把某一種投資哲學視為教條, 不嘗試去弄清楚其他操作手法便把它視為 ’’非正派’’,或’全不可取’。 

    但我的看法是, 無論圖表,技術,基本因素,催化因素,大家都是為搵錢為回報,道不同不相為謀是也。 

    無論任何操作方法,都有風險。方法是否可取,由錢的回報衡量。就是這樣簡單。 

    但有人卻大打’教條’的主張,明明過去5年什至10年的回報跑輸大市,或跑輸’價值+技術混在一起,不倫不類的操作法’,便把遊戲規則更改,’把時間無限延長,不設停賽檢討分析’機制,認為股票內在價值不停累積增加,有股息化為現金流,即使 ’股價差+股息’的總回報長時間 (5年或10年明顯不是短時間)跑輸大市或跑輸其他’非正派投資法’,也是在價值投資, 因為股神的教條也是’好公司的持股年期,最長是永遠’

    大UP一輸,只是在說有一些價值投資信徒大打茅波,可以隨意更改遊戲規則,混淆視聽,什至歪理連篇卻教條化成真理。

    我的立場很簡單,不停檢討自己的方法是否有效 (以是否戰勝2800為指標),投資年期3-4年是一個很好的’比賽長度’, 絕不’加時’, 或把’比賽時間無限延長’。 我不需自問自己是否投資或投機, 只要我的方法至少跟2800同步,便自認不是一個差的方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Joseph 兄,我唔能夠代其它人說。如果你認為自己的方法OK,那你應該繼續使用。

      不過可能你未讀完Ben Graham二書,否則你不會對價值法信徒的回應有此反應。

      巴黎

      刪除
    2.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刪除
    3. 對的, 用自己的錢投資, 當然是對自己負責. 十分合理.

      我也不想有'踩場'的意思. 所以未來應該不會經常留言.

      我相信 '和而不同'是正道, 即使'道不同'也可以交流一下.

      刪除
    4. Joseph兄,其實你也可以在個人Blog站,發一些統計有關技術分析和價值分析如何可以相輔相承統計例子,這較單純的那個對錯的爭論更有意思,因為很多價值人已經有予盾的統計,反而相輔相承就無乜,這會是很有趣。

      巴黎

      刪除
    5. Joseph Leung 在您的文章「《沽注一擲》我的投資心路歷程的改變」留下新留言:

      我說得出 '技術配合基金因素' 去選股, 當然有往績支持, 就是小弟買股數年的往績. 我知道這數據對你和其他價值人而言, 意義不大, 因為
      (1)只是個別例子,
      (2)只有數年往績支持, 不夠'長線',身為價值人,當然是看長線數十年.
      (3)數年不能証明什麼, 只是符碌, 運氣好.

      所以既然channel不同, 不用再討論下去. 我也會減少留言.

      套用你的邏輯, 投機性的手法, 在你的手上make money的話, 便是投資.

      非正派手法, 在我的手上用的話, 你可以說我是投機, 純粹運氣好, 不可以話你講錯, 但我可以make money, 自然從我的角度可把它'當成'投資'吧. (根據你的邏輯,我應該沒有錯吧?)

      最後只想說, 小弟敬佩你花費大量心力去跟所有blog友sharing, 連我這一些'非正派'也有心機跟我討論, 我是敬佩的, 真心的.

      刪除
    6. Joseph 兄,連你自己也覺得往績歷史紀錄不足夠,那別人有懷疑也是正常。
      你也誤會我對投機/投資的定義,其實這是Ben Graham大的定義和哲學:
      祇要經過小心分析和確信價值和價格出現分離,而Margin of Safety又足夠大的下注叫投資,其它叫投機。
      按他的定義,投資或投機,真係要自己至知自己事。

      PE, PB, Yield , ROE, 收購合并、圖表、分析集資配股承包、八掛新聞…對我唯一目的只是用於計算內在價值和能否維持此價值水平之用。

      所以任何能提供股票內在價值的資料和看法,我都認為值得討論和吸收。

      巴黎

      刪除
    7. 巴黎兄的投資哲學真的踏入化境, 把Margin of Safety和內在價值這一些字眼演繹得完美, 小弟多一層敬佩之心了.

      原來, '看誘沽空者行動去買賣' 可用於 '計算公司的內在價值', 利害利害.

      偏偏價值正派提出質疑的手法, 卻給我帶來不錯的回報, 令我難為情得很. 除左自認好運, 能力不足以領悟價值投資真理, 我也沒有更多可說的了. 就讓我的好運持續下去也不錯的.

      在此別過. 不用花費大師的時間跟小弟再討論了.

      刪除
    8. 如果不願意或無興趣先看對方背後的理論,又真的很難溝通,
      後會有期吧。

      巴黎

      刪除
  2. 這電影好像很有趣!我也要找時間去買票看!

    回覆刪除
    回覆
    1. Wanderer,絕對不宜錯過。

      巴黎

      刪除
  3. 我簡單認為
    1.聚焦公司本身的業務,生產力,我視為投資。
    2.聚集與人搏奕,你贏人家蝕,假想敵是市場的人,我視為投機。

    回覆刪除
  4. 講得很好,我手中也有支爛鬼棍!我估計,若我舞動這支爛棍能做到雙贏便是投資,反之便是投機。不知對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師所言正是,識得點用那支打狗棒,就叫投資,亂fling支棍既就叫投機,

      巴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