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星期一

股數計算的重要性

巴黎:

我們就像小學生的數學般直接拆開上篇文:

1「 08年 12月於 0.019元買入1222宏安,投資額
15萬元。」之後公司就「向下炒」,廖先生於第一次供股時用
9萬元供股,其後於上月中,公司以同一個方法再度供股,截至昨日收市,廖先生所持股份,市值僅餘約
3萬元。單單一隻股票,便令小股東於短短一年之間,賬面輸近九成,面對新一次合股,再大比例、大折讓供股,廖先生坦言:「都唔知供唔供好!唔供又擔心持股
被攤薄,供又怕陷入無底深潭。」翻閱公開資料,宏安曾經於 09年 2月中,將股份 25合 1,並將股本面值由 0.125元減至
0.01元。

拆解:

a)09年2月前以15萬2千元買入每股0.019元的宏安,就是8,000,000股。
b)25合1後等於8,000,000除以25= 新股 320,000股。
c)股本面值是資產負債表中的Share Capital 總值,把面值減少只是把左袋(資本額)減低,並把減低的全額放進右袋(Retain Earning),並不影響每股股票的實際帳面價值。

因此,第一步後,廖先生是以$152,000買入了320,000股

2. 於合併股後再以 1供 3方式供股,每股供股價 0.1元,較調整後股價 0.6元大幅折讓 83.33%,然後每供 3股送
2股紅股,集資 1.129億元,公司股價其後已應聲下跌。。

拆解:
a)廖先生1供3,他要供960,000股每股$0.1元,等於是9萬6元,和第一部份他自已說的是差不多了(為了方便計算,我round up了股數),又每3股送2股,即送了640,000股給他;
b)現在他總共有的股數是 320,000股 + 960,000股+ 640,000股 = 1,920,000股;
   又他總共付出了$152,000+96,000 = $248,000
c)你有10張紙弊總值是1千元,每張就是100元,現在增加紙弊量到100張,每張就會是@$10元了,紙弊有沒有大幅折讓9成呢?我看並沒有,和這裡說的0.6元大幅折讓 83.33%相同道理。

因此,第二步後,廖先生是以$248,000,買入了1920,000股,每股成本就是@0.13

*番看紀錄,在2010年12月宏安公告類似集資前,股價是0.162元,廖先生一直都是有Floating Profit$61,000,只是他不懂小學數學,不知自已每股的成本價。

3.相同的手法,於去年 12月底再度出現,公司計劃將股份 5合 1,之後 1供
8,每股供股價 0.1元,每供 8股送 1股紅股,公佈供股之前,宏安股價為 0.162元,相當於重組後 0.81元,供股價
0.1元,即較市價折讓 87.65%。消息公佈後,公司股價跌至 0.097元,至近期才見回升。

a)5合1,1920,000股= 新股384,000股,成本不變仍然是$248,000;
b)1供8,供3,072,000股,供股價是$0.1元,要付$307,200,
c)8送1紅股,即送384,000股;
d)折讓多少多少的問題,又是小學6年級的20蚊紙轉換100蚊紙的數學,不值一提。
e)最後股數是384,000+3,072,000+384,000= 3,840,000股,總投資成本是$248,000+307,200= $555,2000 ,每股是@0.1446

因此,第三步後,廖先生是以$555,200,買入了3,840,000股,每股成本就是@0.1446

總結:

近日宏安市價一直在0.18-0.25(100元大紙弊)間上落(20元細紙弊是0.036-0.05),他一直是在賺錢。


從這篇蘋果報導,我們可以看到,一些看似複雜的安排離不開小學生的加減乘除數學,只是散戶被"專家"習慣性指到一些不關主要的複雜事情上。又市場上不了解和不小心的人是佔大多數,這裡包括了廖先生、呂志華、蘋果日報記者。

-------------------------------------------

投機最高的境界是虛實、變幻。即如果你學投機,你就必須選一個不誠實、虛假了得的師傅,學他的這一套功夫,如果你的師父是誠實,那他就不會是一個好的投機師傅,如果他是虛偽,那你就要一路給他欺騙、一路學他的技術,他絕不能真心教你,否則他就不是一個投機的最高高手,因此你和他的關系必定就是建立在每天的猜忌中。這就是Game Theory,博奕理論。

學習價值投資的人,又為何懂得投機呢?!
下次再談!


2011年1月29日星期六

買股票前必須要學的一樣重要東西?

巴黎:

-----是小學六年級的加減乘除數學------

巴黎不是說笑,看完這篇文,你會發現,很多所謂專家,不管是投機還是投資,就是連小學六年級加減乘除數也不懂。

題目是:

「 08年 12月於 0.019元買入1222宏安,投資額
15萬元。」之後公司就「向下炒」,廖先生於第一次供股時用
9萬元供股,其後於上月中,公司以同一個方法再度供股,截至昨日收市,廖先生所持股份,市值僅餘約
3萬元。單單一隻股票,便令小股東於短短一年之間,賬面輸近九成,面對新一次合股,再大比例、大折讓供股,廖先生坦言:「都唔知供唔供好!唔供又擔心持股
被攤薄,供又怕陷入無底深潭。」翻閱公開資料,宏安曾經於 09年 2月中,將股份 25合 1,並將股本面值由 0.125元減至
0.01元,於合併股後再以 1供 3方式供股,每股供股價 0.1元,較調整後股價 0.6元大幅折讓 83.33%,然後每供 3股送
2股紅股,集資 1.129億元。公司股價其後已應聲下跌。相同的手法,於去年 12月底再度出現,公司計劃將股份 5合 1,之後 1供
8,每股供股價 0.1元,每供 8股送 1股紅股,公布供股之前,宏安股價為 0.162元,相當於重組後 0.81元,供股價
0.1元,即較市價折讓 87.65%。消息公布後,公司股價跌至 0.097元,至近期才見回升。(轉自蘋果日報1月27日)


問廖先生蝕了多小?

--------------------------------------


廖先生求救於保障投資者協會主席呂志華,義士建議,監管機構應該要如何如何修改法例、限制這種合一、發股、供股...等等行為,義士心地良善,不過其做法卻是非常錯誤。

最好的幫忙是教廖先生小學數學,或誠實地告訴他,他不屬於股票市場。

而巴黎並不是義士,因為我賺的錢是從散戶而來,所以教他等同倒自已米,不過我和Blog友有緣,下篇文,會談談呢條數學問題。有興趣的朋友,不妨post你們的答案?!


股票市場最危險的地方不是你不懂,而是Graham說的:

"你很認真地參于其中,但卻不具備相關的知識"







2011年1月20日星期四

好的投機,必定也屬於好的投資。

巴黎:


有Blog友說1222是老千股,並暗示不要沾手。

我今天補充一下:


無一間公司股東及經理和你有親,不要太天真,這是做任何證券分析的預先準備,不要隨便讚大股東、管理層,我會敬重李嘉誠做善事時的糠概,但從股票利益角度看,他永遠是和我們對著幹的!

按歷史紀錄1222公佈集資後股價馬上下跌幾成至$0.1元(舊股),事後孔明看,以這個價買入,跟它供股後,收了紅股後,最終成本會是$0.13(新股),以65.2億股計,市值就等於8.5億。


Blog友可看看2010年報的減除所有長短負債後的淨Working Capital是3.8億,若集資完加多5億現金就會是8.8億,在$0.1元買入(舊股),隻資後是對你有利,因為淨Working Capital將大過市值,兼等於無負債,還送14億固定物業給你(實際應是16億)。


我們看一看對手大股東,他集集埋埋股份多年,成為大股東,千又好,無千又好,集資前的成本肯定不只$0.1,集資後亦不會只$0.13(因為它的帳值的確是$0.38,是他多年無收(派)盡股息累積而來的),大股東的成本也不夠我一炮過$0.13入貨平(新股)。


事實證明,現在的市價是0.041 x 5合1 = 新股的$0.205,市值就是$13.3億大過淨Working Capital,現在放貨,不就是有(0.205-0.13) / 0.13 利潤嗎?!(57%)。

價值投資人買貨是為長線,但有時市況就手,例如這一次,他們就順手拿下來,只是幾天的時間,一除權後就升57%。別人不明白以為他投機,但他們卻是依足內在價值和Margin of Safety原則行事。

有包頂頸天材又會話,若有人癡線,唔要身家,質低到以今天的市價$0.041的一半$0.020散貨,或更低的$0.01,那巴黎一樣輸。(他們真的是這樣說:當所有人癡線,我清醒有鬼用。但他們不知道,呢個世界是由清醒的人統治發夢的人,如果連清醒的人也無,人類就不會活到現在,而發夢的人將會是第一批死,咁簡單的道理也不明白,有時我不知應嬲還是笑好!)

若$0.01,5合1就是0.05,市值就只有3億,是淨working capital8.8億的34%,你叫齊親朋買都得,買買下,你地就係大股東了。

今天的討論有點像投機嗎?

不!這其實是價值投資的操作,因為好的投機,必定也屬於好的價值投資!

那我為何常常批評別人投機?

因為那些不是好投機,所以稱不上是投資呢!



2011年1月19日星期三

不要只看財經網的P/E及P/B

巴黎:

一般財經網、例如Google,Yahoo....,都有列出股票的P/E,P/B,Yield等等。
很多投機人合起兩眼就飛身入去,以錯誤的資料、錯誤的投資方法,結果就很明顯。有無可能賺呢?有,六合彩也有人中,不過買六合彩只是區區幾十元而矣。

這裡有一個簡單的分析P/B,P/E法,呢D差不多是價值投資人的必定動作。

第一:

先看最近的年報的股東權益的金額,我以1222宏安為例:

Google Finance 說它有32.62億股,市價0.038,市值1.24億,市盈率0.5倍。

比較2010-9-30年報的Balance Sheet:

財東權益為18億,固定資產有14億,淨流動股本有4億元,賺1.5億,P/E就是..嘩!你計吧!P/B就是1.24/18= 0.067,有無咁著數?!

第二:

看一看財報內附錄有關股份的備註,那個是大股東,公司發行了多少股,有沒有回購,有幾多認股權証,比較一下認股價和市價,如果市價大過認股價,你就當股數全認購並要如大,假如1蚊市價,以3角認購1萬股,便要加多1萬股,而認購人付的3千元同樣要加大在股本內。宏安在這方面並不需要調整。

第三:

在港交所網頁找尋公司的最近通告,看看有沒有股本重整文本。宏安就有一個如下。
唔洗問呀貴,呢類集資一定係想吃你個份,但講明乜都要以理性計算:

a)通告說先5合一:

即現在那32.62億股會5股變一股,每一調整後的一股要供八股,呢條是小學乘除數。

  拆細部份              供新股部份
( 32.62億  /  5)  +  
(32.62億  /  5     x    8 )  =   58.72億股。

b)然後又話有供股者有1股紅股送:

=  32.52億 /5             =  6.52億

總股數最終會是  =   65.23億。

第四:

計計供了現金入了公司後的最終股東權益值

原本是18億 + 現供股除費用後淨入 5.06億現金  =   23億

每股新股資產值為  23億 /  65.23億  =  @$0.352

第五:

看清楚通告的除權、供股、5合1、新股的交易日時間。

除權日是1月17日,即今日買的股票是無供股權,同時今日每買5股,在1月28日後會合并成為新一股。例如你今日以0.038買入5,000,000股,付出$190,000,1月28日後只會有1,000,000股,到時每股要上升至0.19,你才能無賺無蝕。

最後比較除權日之前買股並打算供股的股東是如何:

1月17日

                       買入股數               當日市價             付出
    買入             500,000                  $0.1             =   $ 50,000
                        -----------
   5合1後 =       100,000
   1供8   =         800,000                付$0.1           =   $80,000
   獲紅股          100,000                                               
                        ----------                                ----------------
  實收股數  = 1,000,000                                實付$130,000   每股@0.13

很多少股東一見供股,通常都不理或沽了就算。

以這支股票計,供股前資產值有大拆讓,供完股一讓有,你不供股,內線人就吃了你那份。

我很小買這類細市值公司,因為即使你買入,大股東只要問一些有興趣內線人夾錢,只是幾億元,壓低價後再私有化或不斷供股就可show你的hand。而一些較大市值,例如幾百億的公司,因為供股、或私有化金額較大,難度就增加。

當然,如果企業年年派息,又賺錢,折讓又大,p/e不高,你能找十支八支分散,預留一些錢供股,限定佔你portfolio在一定%。你的取勝機會,以一lot計回報還是不錯。

聰明的人自然不會笑這十支股票內有一、二支是虧本吧,是嗎?!

即使是約一個小時的股數計算勞動(未計財務分析),有一些人也嫌煩,其實"煩"對於價值投資人是非常有利,怕煩的人會因為不計清楚數字而處於不利,我們就能賺到他的錢,上面除權前後的價足有46%的相差。

大多數公司並不會如此複雜,如果你能找一個類似的練習,其它的公司就很易做了。我聽過一個誤人子弟的Blog主說,買股票並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唉,如果你認為也如是,我除了想賺盡你們的錢外,還有什麼可說呢?!

昨天的第三點說實踐是檢視真理的唯一標准,若現在我說今天我只會以0.026才買宏安,你一定知道了我的秘密,(0.026 x 5合1 = 0.13有63%資產拆讓),有決心的Blog友,快找一些便靚正的好股,自已動手實踐並計一計,然後email 上來看看。

    email : valueinvestingca@gmail.com




後記:Blog友來文更正了我計的股東權益應該是$19.9億,有準備的人,當然是他對的。

我應該補充一下,我是用了Graham教的清算價,把很多資產都打了拆,打了拆的內在價值,Margin of Safety更大,更小意外,你們可參考天知君一篇有關資本策略的清算價如何計!















2011年1月18日星期二

命運與機會

巴黎:


可能(possibility)和機會率(probability)兩者的意思,在日上生活的說話中,我們很少像語言學家那樣清晰劃分。但在股票市場,清晰明確分辨兩者是必須,因為它將決定你的投資成績。

股票市場有N種投資/投機法可贏錢,甚至乎可以找八爪魚呀paul代你,或在發夢後選股也可能賺到錢。因為我們知到,不管你是天材、或者白癡、甚或是一個低等動物、植物,都有可能(possibility),而可能是由命運掌管,我們無法掌握相同的結果的出現。

既然投資市場的合理的市場回報(Market Return)之外的額外回報(extra-return)是一個零和遊戲的爭奪,那麼明顯地,不同的策略的買賣方法,就存在著不同的致勝的機率(probability)。將命運與機會率的原則混淆是非常致命的。

較好的理論、方法,或會在運作一百次中出現五次的意外(Normal failure rate),我們因而會說,他的致勝機率(probabilty)是95%。這種機率的出現,必須能承受嚴厲的時間和市場的考驗。

有一些Blog友問我,價值投資法很難運用,我認為這涉及三種認知問題:

1.在運作價值投資法時必須排除所有非Graham的指定的動作,例如以大市、走勢、未來等等,因為這些原素會引致混淆個案的失敗原因,到底是因為操作不正確,還是正常probability內的常態失誤(normal failure),又或是價值投資法的不足和限制。這是很多學習價值投資法的投資人最容易犯的錯誤,因為有太多"專家"無時無刻以這些因素去分析,並潛移默化我們。

2.俗語說,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對價值投資法來說,這話更加正確,在未熟練書內初級技巧前就跳級運作絕對要不得。看年報是第一步,不要以為專業人便一定較你佔優,即使巴菲特也說,每次看年報,也總發現很多新東西不明。有一些公司的年報,因為行內監管甚嚴,年報會非常複雜,尤其金融、保險股並不適合初級者,因不懂而不買它們,並不可惜,市場仍有很多又易明,又便宜的選擇,此為第二戒;

3.實踐是檢視真理的唯一標准,這句包含兩個重要詞語,一為真理(理論),另一為實踐。有一些很好的理論,由一個懶人或智力有問題的人去實踐,會很易糟蹋了它。所以務實、勤力、堅持的態度是非常重要。如果你發現不知從何開始,多數的問題並不是你無法明白Graham說什麼,而是你並未找一些研究對象和開始。









2011年1月14日星期五

Warrant----無有的有用

巴黎:

幾天前Refeal君談及AIG將發的Warrant。有興趣學習價值投資的blog友不妨揭到第xxx頁(自已找吧)有關Graham如何教計warrant的叻數,然後跟一跟今次AIG的發輪,這是一個很好的練習,之後,我保證閣下叻過很多Zombie屁股專家,事實呢一次的輪有些少特別,不過難不到我們價值派。

Graham說,任何的拆股,合股,紅股,輪,等等的價值(如有的話,不管正數或負數),都是由現在的股東而來。

即是說,羊毛是出自羊的身上,股東的財富不會變!

的確,如果你在自已左袋的大紙銀紙,轉成小紙或硬幣放在右袋,你並沒有增加自已的財富。這種情況發生在股票市場時,我們常常用除淨去形容。

現重組後的"部份"股東,將獲0.534股$45認購價的十年認股証,未計時間值以認購証的內在值就是13元,時間值就有10元多,即每份就是23元,0.534份就是$12元,所以就有人簡單說,除淨後在右袋的每股股價是$58-12元= $46元,左袋的輪就值$12元,那就和除淨前的一個袋袋的$58元一樣,無多無小。但...是真的嗎?!

數對了一半,另一半是錯,而且是嚴重的錯。
如果Blog友不善忘,我的另一篇Blog文說  我是如何計算AIG的價值  有說,今次的輪的安排有特別之處。

完成重組後的股數將會是 1,792M股,以現市價每股$58元,它的市值就是$104Billion。

不過今一次發輪是非常特別,只有142M股*的股東可以獲得0.53393的輪,即總共只會發 數出75.7M*數的Warrant,以每張值23元計算,總數就是會由$104B的右袋提出$1.74Billion來,並放在那142M股的股東左袋

之後右袋就餘104Billion- 1.74Billion= 102.26Billion,除以1,792股票,每一個股東的股票除淨價就會是$57元了。


但是只有142M股的股東的左代才有Warrants,我當然是其中一份子,我現在的右袋有$57元,小了一元,但左袋多了有半個(0.53393)值$23元的輪,咁我米有$57+ $12= $69的財富,又多11元呢!

難計嗎?!不,都是一些加減乘除的數。

今日是除淨日,這幾天可看看巴黎有沒有計錯數,不過計錯也不重要,那只是Bonus麻!!

*政府的92%持股不獲發輪

2011年1月13日星期四

質優是否一定好?

巴黎:

天知君說:

"他們什麼價錢也知道,就是不知價值"。


這句話非常好,但我想綿上添花加多一句,

到他們知道有價值的存在時,又忘記問價錢!


以下是簡單的買進和賣出的價值投資法,有一點一般散戶很難接受的觀念是:

"價格上升對長線投資人是不利",這句話是股神說的。

唯有你明白這句話意思,你才能真正做到"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否則在別人恐懼時,你只能口震震說自已在貪婪,大聲小小你面色都變青。

舉一個例子,假如你有一隻每年能有股東資金20%回報的公司,年年派全息,如果你把全息再投入買股,你10年後的回報就是第一年頭的6.2倍。

這裡有一條件是,那支股票在市場並沒有溢價,設是$100元,10年後就是620了。但假如第一年年頭的P/B是3倍,你以$300元買入,即使隨後的股
價下跌回每年股面的淨值,10年後你的回報亦只會是$620/$300 =
2倍。明顯,股價上升是對長線投資者不利。數學上很容易明白邏輯,但實踐時,很少人能克服這市場誤區,因為他們會被市場Zombie感染,不能再獨立思
考!


以下是幾幅圖表,圖一是說,一支股票的價格長遠來說應該等於它的價值。







圖二說,假如一支股票是優質,它的價值重於它的價格,就應買入它。






圖三說,一支股票的質素不斷增加,很多人會不問價,以成訂金原寶押進它,實際付出天價,無論那支股票怎樣高價值、品質,你都無法賺回那訂金原寶。

正確應該在這時候賣出。
pic 3




圖四是相反,一支股票的質素或內在價值下跌,很多人會以一條羽毛的價錢把它賣出,其實這時應該買入它,最終即使只值一個或半個錢弊,但因你只是以一條羽毛的價錢買入,回報就可以非常驚人。




pic 4


如果Blog友看得明這幾幅圖,便會知道價值投資人的手影:
1.並非一定要買優質股不可;
2.並非一定要長線持有不可;
3.走貨決定在個股的價值和價格相互關系,而非大市或板塊;
4.買貨決定在個股的價值和價格相互關系,而非大市或板塊;
5.價格因多人買上升,小人買下跌,所以他必須在別人貪婪搶高價時謹慎,又在別人因股價下跌恐懼時買入。
6.雖不是有意,但無可避免,他的行動是眾人的相反,並會是一個孤獨者


2011年1月11日星期二

鑵頭分析

巴黎:

今天早上,AIG和一些銀行股價下跌,然後我看到一些分析員急不及待說下跌的原因是因為投資者擔心銀行的"Foreclosure Mess"。

有時我真替一些分析員難過,好端端的一個人,為何變得像我的小女兒愛看的Zombie電影裡的Zombie,都做同一個它們自已也不知做乜的事情。

什麼外圍因素、通漲影響或控制、歐債惡化或改善、政府優惠或打擊、出口增加或減少...等等等等。都是速食投資建議鑵頭,只要市場有一批Zombie饑客,就有一批Zombie廚師制造垃圾鑵頭,把Zombie饑客的肚皮填滿。怎麼樣的鑵頭也有,只是食物沒有!

為什麼他們總不能說句"不知道"?

對不知道的東西說"不知道"有多大的困難?!

如果你問我AIG為什麼今天跌幾蚊?美國銀行卻升少少?

我一定會答你:

我不知道!

我只能答你,股票最終為何會上升的其中一個不能改變的事實,這亦是為何資本主義仍然不倒,仍能使我們努力建設和生活得以改善。

股票上升的的終極原因,就是因為它的價值高於它的價格,下跌就是因為它的價格高於它的價值,唯有這個原因,資金才能發揮它的最高效能,我們人類才一步步前進!

但是明白這個道理,期望高價值的股票長遠此終能上升還不足夠,要堅定這個信念你還得要謹記JP Morgan 的一句說話:

"它們會波動"。


股神在投資界蹤橫馳騁,被市場Zombie譽為先知,實際他不是先知,只是懂得這個人人皆應知的事實,但股票市場就像Zombie電影一樣,人人愛吃鑵頭,個個被傳染成一個個做同一模式思想的Zombie,再沒有人認真對待簡單的道理。

而唯有明白這道理,即使你好像是,但你卻不會為長期持有而持有、為買優質股而買大藍籌、為博反彈而買股、為怕下跌而沽貨,當然Zombie是不會明白的!












2011年1月7日星期五

無敵ABC

巴黎:



很多投資人、投機人,都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們總愛輕視超高的境地、領域的要求,並且事無大小,也要求加一腳,好像不加腳、參于其中自已就會有損失。

例如,總愛發表一些宏觀經濟如何影響大市、股票。講到大市,居然還能說出大市會在上下幾多點。恆指是由數十隻股票的上升或下跌計算,即是說,要預測未來大市的點數,首先就要研究清楚指數中所有企業,每隻對他預測的未來經濟的影響。

即這個人,是和一班穩藏的高手敵人(如有人真的做到的話),比較:
1.準確預測無數變數對經濟的拉動、又大眾心理變化行為;
2.準確預測幾十間企業的主管人對這些經濟變動的反應,行為。

後又要在敵人未估到前,低價購入(否則就無水位)。

他們也愛在IPO市場一顯身手,和IPO企業的老板過招,期望這些老板會大發慈悲以合理價錢賣給他,又或期望這些老板連他也不知做到幾時的生意可以發揚光大。

對於洞悉力比賽,這班人特別歡喜參加,或者就是因為這領域需要天材級的智商吧!未來那種行業會大發特發、又有那間公司會一支獨秀,他們好像已經勝卷在手般加入這個鬥獸場。

最神奇是,他們連外國股市,如何拉動港股,後如何影響外圍,再反轉...一連串的行動的無數變化,也震震有詞,擺開馬步,好像已經運籌為握。

你想像得到的領域,他們也喜愛踩一腳進入,和那地盆的可能高手扭六壬,並處處找敵手,要戰勝他們,贏取獎金。

我告訴Blog友,如果有人挑戰巴黎,以一支股定勝負,我不會和他比賽,也不會玩秒速賺錢法、IPO遊戲、不會宏觀預測、不會看圖表比賽、不會在國策如何影響氣車行業比賽、不會在洞察未來是否另一偉大股票比賽,我甚至什麼這類比賽也沒有興趣。

我只會在買賣股票前問,這間公司在過去十多二十年的平均價值大概在那個水平,現在的價格是否大幅低於那個價值。其它的事,我既無能力,也沒有需要知道和預測。

我到街市買菜、到百貨公司買襪,我只需要知幾多錢叫便宜,我幹嗎去理會不等用的東西?!

巴黎從來無學武功,也不打算和別人比武,如果你能打敗葉問,你就和泰神打吧、如果你能打敗泰神、還有很多你可以挑戰的人,但無一個會是巴黎,若一兩年後你仍然健在,我還是有能力用我賺到的錢的零頭,請你喝咖啡。

巴菲特說:
"我不懂科技股,別人懂,別人就賺他的錢"

Walter Schloss說:
"不要期望股票馬上上升,讓那些專家做(如果他們真能)"

老子說:
"聖人無為故無敗"(聖人沒自找野做,所以無失敗)

我只是那些整天圍在超級市場大減價貨架上和師奶一齊掃賤賣的住家男,我沒有大志做大事,我沒有敵人,未曾也不會和不同領域的高手較量,故無敗。











2011年1月4日星期二

從美國銀行、富國銀行看財務陷阱 (二)

巴黎:

上文已經說出,我們可以透過資產負債表每年的年初和年尾的股東權益總數變化,去反核對究竟公告的所謂盈利是否真正入了股東的袋,又再把無形資產鉤出,計計入袋的是否只是空氣。

雖然以這種多年變化就能避免很多所謂財務陷阱,不過買賣股票中其中的"素"較這些因素更為重要,例如,如果一間公司年年作大了一千萬利潤至1億1千萬,另一間卻實報實為七千萬,前者雖有所謂財務陷阱,但其內在價值是沒有理由低過後者。





從上面的14年市場最高和最低價與美銀(BAC)的除Goodwill後資產比較,我們得出一個印象是,不計風暴年,在最高的P/B範圍大約是2.6-4.5,最低的約為1.78-3倍,不計2002-2006年按揭債券最賺錢的假象,保守的派息記錄顯示為平均為除Goodwill後資產淨值的10-12%。因此在現價13.4P/B 1倍買入,無論從資產保護、回報、派息,都是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我們也可以從2008年的資產淨值大跌至$11.44後反彈至2010年(3季)的$13.633,得知美銀是在改善而非惡化加強信念,雖然兩年間的公報是虧損,這類與資產值背離的虧損公報,其實反而對買入者有利,因為大多數散戶從未想過認真去了解此間財務意義,單以情緒決定就殺價沽貨。。

一些朋友以為,等待至市況回覆至稍為正常水平,P/B或會升上1.8倍後,便是$13.633 x 1.8= $24.5,沽出就很好。以這種想法很容易令閣下太早沽出股票,賺少一大舊。任何股票賣出時,都一定要從新計算當前的內在價值,而不是以你買入時計算的內在價值,更不是你付出的價格。比如你以5元買入,在等待股票回複正常P/B前,銀行已經賺了2元,其資產值就會躍升至15.633,此時股價若只是$24.5,仍能提供不錯的Yield和ROI,投資者也是可以再等一會,雖然那$25元是你買入的5倍。



以上的是富國銀行(WFC)的15年紀錄,我們可以從每股除Goodwill後的資產淨值、每年盈利和派息,反轉還原,在市旺時相差也不大而得出一個印象:雖然它也是以收購壯大,但管理層是有考慮到股東利益,其回購股票或收購對手的出價都是有節制的。

而在2008年海嘯間富國銀行的收購對手更是拾到一舊金,因為它的每股資產淨值大升了5成,超出其公告的盈利幾倍,它實際是海嘯中的大贏家。

有人常常說,分析管理層的能力(小道消息、傳記或個人自述)較財務數字更重要,從兩篇的財務比較,我們得知只需觀察數字就能知道領導者的能力,且客觀和有說服力。這種以數字評估的做法更有利是,你只計算這個因素一次,而不會重複財務數字一次、管理能力又一次而計貴或便宜了股票的內在價值。

若果單從海嘯以外年間,富國銀行最低P/B為3倍,以$16.838元水平,即達$50.5元上下,就是現價$31元有可能至少賺63%,看起來較美銀的可能至少到$24.5賺的80%少。不過要明白,假如這一年內,美銀賺1元,富國賺2元,產生的槓杆比例就能拉近相方距離。這亦是巴菲特常常強調買賺錢的股票的重要,他說:"即使現在付出較多一點,還是有利,因為股票賺錢後的溢價,也會隨內在價值上升而上升",道理亦是如此。

但這種想法是有條件的,股神說付多一點,而不是散戶的付多一大舊。即:

如果一間公司能賺大錢是一個買入的好因素,那麼股票的價格上升就是一個買入的壞因素。兩者在選擇股票時幾乎是同等重要。
雖然大部份散戶都認為前者大大重要過後者,或把價格上升的壞處以相反態度來處理。

因此價值投資人在考慮購進一間自已認為公司能賺很多錢時,不妨也把它過去的高低P/B比較,如果這間公司是新投股票,沒有往積,那就放棄它吧,這不是否定它的投資價值,而是我們沒有一支可參考的盲公竹,我們不知這股票的價格升到那裡算是貴、跌到那裡是便宜,遇到市況向下時我們不能堅持而會畏懼,到市況向上時,我們也不能夠眾人皆醉我獨醒。

最後,美銀是一隻很奇妙的股票,美國的報章,無論以基礎分析或投機,都把它列作頭號買入的股票,可是它就是一直下跌。

巴黎認為,投資市場跟紅頂白是人性最難克服的一種常態心理。
然而我們有了理性的分析,始終還要有言行一致的行動,一心一意,心無旁念的投資人通常就能夠勝任這工作。


p/s:美國銀行今天大升6.37%









2011年1月2日星期日

如何為學習價值投資定計劃

巴黎:

我常常收到Blog友說自已買了Graham的證券分析,問我從何入手。

巴黎認為不管是學習Graham的價值投資,或任何學問,要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方向相互配合,一種是完全聽照那人的說教,另一種是完全挑戰那人的學說。


聽其言,不要遺留每一言
完全聽照那人的說教的目的是,學問是一種多年經驗的累積,然後精簡成一家之言,當中很多極有用的細節,無可避免地會被簡略了。如果連最後的教學書,我們也選擇性地閱讀,就更難進入學者的心路歷程,便會容易誤會作者的想法和他的心思。有人說,你甚至要了解作者的背景、家庭、生活狀況、際遇才能了解某些弦外之音,如果這是最好的方法,那麼先準備全部每一章、每一節、每一段、每一句我們都不應遺留接受,就是最起碼的學習要求。

觀其行,
從生活上的實例,找尋矛盾之處,挑戰它
有一些特殊的學問,是由抽象的數學而來,即你未必遇過三度空間,但你可以用數學證明它能夠、或已經存在。但更多的學問,是從生活經驗累積而來,即是說,如果這種學問,不能反轉頭解釋現實生活,那麼,這學問就存在弱點,當然,沒有一種學問會是完美,因此,好的學問,矛盾較少,較難找,差的學問,矛盾處處,只要一二個挑戰,就完全倒下來。所以,如果作者以他自已的實例證明自已的學說,你不妨以另外一些類似的例子,但以相反方向,不斷挑戰它,看看他能否仍然是寫(說)得出,做得到。


總結
我建議Blog友,閱讀"證券投資",不妨反覆來回幾次,有時有一些章節較易明,可以先看,並記下每章節的大綱,與及Graham所用的每一種實例。不要遺留任何一句重要的說話,然後就自已在市場上找一些例子,挑戰它原先的說法,看看他的道理能否受市場考驗,如果不能,看看Graham有沒有註解,是否自已的例子有些條件是獨有,例外,罕見,又或本身存在局限性。(所以要看完全書,就不致冤枉了作者)

一年之計在於春,一生之計在於勤,很多人總愛定下偉大的目標,更多時是他們會被這過度偉大整怕自已,最後年複年不能完成自已的大計。我自已讀書時不是聰明的那班人,我通常會先問想學的那科,合格的學生平均讀了幾多小時,然後自已就在日常生活中擠一些時間,總之加起來要超過那個平均時數。我發現,沒有一科最終是完成不到,只是早晚而已。因此讀者可以算算"證券投資"的總頁數,總例子數,然後定下可行的時間分配、並做功課不欺場,就沒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沒有不可能獲得的學問。

當然如果你像我般熱愛價值投資這科,腦袋無時無刻在思考價值投資的問題,你是無需定時間表的!